银河在线赌场

《金钱的游戏》连载6:梦龙有悔

  第 6 章

  梦龙有悔

  2011年4月1日和4月6日,分别是清明放假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和放假后的第一个交易日,股指期货主力合约都有1%左右的涨幅。方梦龙认为这两根阳线意味着股市后续可能上涨。

  4月6日晚上,方梦龙接到新加坡家里的来电,家人说家族生意出了较大的问题,急需资金周转,在美国的对冲基金公司已经低价转让,在美国和新加坡一些额外的房产和股票也已经处理,但还是差一些钱,看看能不能在一两个月内再想想办法,不然经营数十年的家族企业可能会崩塌。

  因为原来的股指高频策略已经不能赚钱,这些天手续费的损耗甚至把之前积累的少量利润也吃掉了,方梦龙在半个月前就让助理Tony开发新的高频策略,可是效果不好。若是开发波段和趋势交易的策略,由于股指期货只上市了1年不到,测试数据不够,而且方梦龙和Tony对中国股市也不太了解,即使开发出来了,也需要较长时间的实盘跟踪才行。

  方梦龙一夜未眠,思来想去,觉得抛开一切所谓的分析,纯粹从技术图形上看,股指期货虽然往上能走多少不确定,但在这个位置大概率是要往上走一段的。

  “那就尝试一下做多吧!”毕竟有多年的交易经验,方梦龙对自己辨别技术图形还是有一定信心的。

  2011年4月7日,星期四,一开盘方梦龙就用基金产品他管理的那5000万元的10%买入股指,当天上涨0.48%。

  4月8日,星期五,方梦龙在早盘又加仓10%,当天股指上涨1.27%,账户浮盈近百万元。

  方梦龙喜出望外,主动找韩子飞说新上线的股指波段策略效果很好,两天就盈利了100万元。韩子飞提醒方梦龙注意风险,上线和运行新的策略还是要以谨慎为指导理念,同时他减掉自己在期货上的部分隔夜头寸,因为整个基金产品在期货方面的隔夜头寸有总体限制,既然方梦龙用了隔夜持仓的指标,韩子飞就只能少用一些。

  周末,新加坡又来电话,方梦龙焦虑起来:“那就赌一把吧!成败在此一举了。”

  4月11日,周一,方梦龙加仓到30%,当天股指期货下跌0.64%,利润回吐一部分。

  4月12日,周二,股指期货下跌0.56%,近百万元的利润全部回吐,并倒亏20多万元。方梦龙决定扛一扛。

  4月13日,周三,股指期货上涨1.47%,百万元的利润又回来了。

  4月14日,周四,微跌;4月15日,周五,微涨。到周五收盘,账户资金变化不大。

  韩子飞在4月15日把基金产品中他管理的分账户的所有头寸全部平仓,并交代张超下周开始对方梦龙交易的部分进行实时风控。

  4月16日,韩子飞和唐雨秋去了东海的一个小岛度假。一年前结婚时因为雨秋体弱未度蜜月,这次他们感情经历波折后重归于好,子飞决定暂时放下工作,抛开一切,和雨秋补一个十几天的“蜜月”,也算是为他们和好之后的感情润滑。

  岛主是唐家的一位世交,两年前租下这个小岛20年的使用权,据说租金极其便宜。该岛本无人烟,因为形状像一只鸟,岛主便称它为“凤凰岛”。

  整个小岛郁郁葱葱,岛主就地取材,雇了少许人建了一些木屋,小岛并不接待外人,也没有人打扰,甚至连手机信号都没有。销售山林中的鲜果是目前该岛唯一的经济来源,岛主并不宣传,只是在朋友圈卖卖,就已经供不应求。

  春天的生机,在凤凰岛每一个角落散发!子飞陪着雨秋划船、钓鱼、种菜、看书,听潮起潮落,看云淡风轻,只叹此生不够。

  4月18日到22日,股指期货连收5根阴线,虽然累计的跌幅不大,但形态已经不太好看,方梦龙管理的基金账户出现60万元左右的浮亏。

  张超提醒方梦龙注意持仓风险,TONY也劝方梦龙下周一先平掉再做打算,方梦龙非常纠结。

  周末连续两天方梦龙一个人在办公室“加班”,查看各类媒体的新闻和各路专家的观点,在纸上画画弄弄,时而开心一笑,时而唉声叹气,也到公司楼下的运河旁边散步边思考,时而欢快如兔,时而步履沉重。

  经过两天两夜的纠结,方梦龙还是决定继续持有股指多单。

  4月25日,星期一,股指期货低开低走,下跌1.41%,方梦龙不听TONY和张超的任何意见,决定死扛。

  4月26日,当天股指微跌0.26%,方梦龙觉得股指已经企稳,第二天就能反弹,于是尾盘时尝试再加仓,结果下单成交了。原来,韩子飞把所有头寸平掉之后,对整个基金产品1亿元的30%隔夜仓的限制,对这5000万元资金来说相当于可以做60%的仓位了,方梦龙加足了头寸。在基金产品已经达到仓位限制无法继续加仓的情况下,方梦龙把500万元公司自营资金的账户加到满仓,他想既然要赌,就赌大一点。

  4月27日,股指盘中下挫超过1%,张超联系不到韩子飞,只能根据之前收到的授权把公司500万元自营资金强行平仓,并且修改了交易密码,方梦龙想再次把多单做进去,张超不同意。到收盘时,行情跌幅收窄,全天下跌0.69%,方梦龙责怪张超把自营账户平仓在低点多亏了钱。

  4月28日,股指小幅高开震荡,方梦龙觉得股指已经阶段性触底,命令张超把公司自营账户的股指多单重新做进去,张超坚决不同意,两人争吵引来不少同事围观,方梦龙只好悻悻离开。

  股指并没有向方梦龙所预想的方向运行,而是盘整后破位下跌,当天下跌1.08%,张超在尾盘时对基金账户做了强行平仓处理。

  5000万元资金,短短两周就亏损660多万元,幸好是基金账户有隔夜持仓限制,而且股指期货的杠杆只有6倍,如果是像商品期货那样的10倍杠杆,又能满仓操作的话,这次就亏大了。

  当然,如果另算一笔账的话,情况又有不同,这5000万元资金,相当于只有1250万元是公司的钱,另外的3750万元是付利息借来的,即使不算利息支出,亏损660多万元,亏损也已超过53%。

  “居然连走9根阴线!老天都在耍我!”方梦龙心想。

  方梦龙和TONY收拾了一下,早早地离开了办公室。

  2011年4月28日当天,另一个消息在金融市场不胫而走:下午3点15分,股指收盘时,1978年出生的辽宁人,上海财经大学的硕士生,申银万国自营部的一名年仅33岁的职员赵立臣因为把房子抵押做多股指期货大亏从上海申万总部大楼跳楼自杀。

  4月29日,方梦龙和TONY没有来上班。

  5月3日,韩子飞和唐雨秋度完假后到公司上班。韩子飞看到鼠标下方压了一张纸,拿起一看,是方梦龙的留言。

  子飞兄:

  近期基金账户和公司自营账户亏了一些,都是我一个人的责任,因为新加坡家中有事,我心绪比较乱,导致交易没有做好。

  此事给公司带来的损失,我深感惭愧。

  我现在已无脸面继续留在公司,且新加坡家中有急事,所以我不辞而别,请您多多担待。

  另外,虽然我和张超有点小争执,但我觉得他是可用之才。

  您的恩情,若有机会,他日相报。

  方梦龙

  2011年4月30日

  韩子飞试图联系方梦龙,但发现他留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已经无效,助理TONY也同时失联了。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韩子飞对张超说:“以后公司程序化交易这一块,就由我们两个自己研究、自己搞定吧!”

  公司自营账户几个月的利润灰飞烟灭倒是小事,基金账户因为方梦龙亏了660多万元,把韩子飞盈利的500万元抵消后还亏了160多万元,加上这三个月的利息支出,产品净值已经不太好看,整个产品净值回撤很大,劣后净值就更难看了。接下来,只能靠自己慢慢做上去了。

  韩子飞心想,做企业和做投资一样,都是风险很大的事,选合伙人和选股一样,选错了都会带来损失。上一次是轻信东方俊,公司差点崩盘,这一次是轻信方梦龙,基金差点搞砸。

  幸好这次增资后新公司的主要合伙人是坤叔,韩子飞这样安慰自己,并且这次方梦龙大亏也不完全是坏事,至少证明张超很称职,以后应该可以委以重任。

  “子飞,该下班了,我们走吧!”唐雨秋走进房间,打破了韩子飞的沉思,“方博士的事我听说了,你不用太难过,你也没有看错人,或许他有难言之隐,所以一时乱了分寸,再说1个亿的基金产品,现在总账才亏了100多万,这么小的亏损要赚回来也不是很难。”

  雨秋心里多少也是有点难受和自责,补充说:“其实我也有责任,是我让你一起去‘凤凰岛’的,一待待了这么多天,又没有手机信号,所以公司才会发生这么大的事。”

  “这哪里有你的责任呀!我还亏欠你好多呢!”子飞看着含情脉脉、通情达理的雨秋,心里释怀了许多。

  《5月凤凰》

  就是你一回头的温柔,

  融化我无尽的忧愁。

  就是你那灿烂的双眸,

  伴我到天尽头。

  一方面,韩子飞决定程序化交易还是按照公司现有的资源去运作,不再找新的合作伙伴。他和张超每天下午收盘后一起研究、讨论、编程、测试、总结、改进,有时候甚至到深夜才回家。雨秋有时也会参与,帮他们端茶倒水,偶尔还会提出一些奇思妙想。

  两周后,从上百个策略中,韩子飞挑选出三个股指期货策略和两个商品期货策略:

  一个股指期货中线策略,平均持仓一个月左右,主要用于跟踪中长线大趋势,该策略只能轻仓做,因为持仓越长的策略需要忍受的回撤也越大;

  一个股指期货波段策略,大部分单子持仓3~5个交易日,该策略主要抓取一个阶段的波段行情,有点像波浪理论的操作方式,根据行情走势一波一波、一段一段地持续追踪和跟进;

  一个股指期货日内短线策略,一天操作5~20次,主要根据重要点位和形态的突破进场,多空比较灵活,测试下来平均10个交易日有4~5个交易日是盈利的,其中1~2个交易日盈利会比较多,所以综合下来,30%的仓位几乎每个月都能实现5%或更高的正收益,并且最大回撤只有20%;

  一个商品波段策略,大部分单子持有5~10天,主要是根据多个维度的形态识别,找到一波行情的启动点,盈亏比在3∶1左右,胜率40%以上,成交活跃的商品期货品种均可以配置;

  一个商品短波段策略,一天操作3~15次,虽然是根据半小时线和小时线做的策略,在单个品种上信号不一定很多,但这个策略可以用到所有活跃的商品期货品种上,所以每天总有几个品种会发出买卖信号,进场思路也是抓一波行情的启动点,只不过抓的是级别小一点、短一点的行情。

  另一方面,整个基金产品韩子飞先用手工交易的方式运作股票和期货,股票用的是相对持仓长一点的波段操作,期货则是用持仓相对短一点的波段操作。

  股票上,韩子飞用5月3日、4日、5日三天时间逐步买入600340 ST国祥,共占基金产品5%左右的仓位,这只股票有重组预期,并且在技术图形上已经走出了可以买入的信号,但它毕竟是ST打头的股票,韩子飞根据自己定的交易原则,最多只能买5%的仓位。

  期货上,完全根据技术图形的分析预判,韩子飞从所有期货品种中精选了三个——塑料、棉花、股指,以短波段做空的思路进场,三个品种仓位各只有3%左右。

  1周左右时间,基金产品就扳平了之前的亏损,还略有一些盈利。韩子飞终于松了一口气。

  和张超一起开发的5个程序化策略,韩子飞用自己的资金以程序化自动交易的方式实盘做了1个月,各策略效用综合之后,风险可控,效果不错,他们还在过程中稍许修正了两三个小BUG,随后这5个策略在公司自营资金、基金产品上正式上线。

  2011年6月23日、6月24日,股指期货在经历了15%左右的下跌后,迎来了两天大反弹,分别上涨2.2%和2.65%,收盘后,韩子飞接到坤叔的电话。

  “子飞,几个月没联系了,今天有没有空聚一聚?就我们两个。”坤叔向韩子飞发出邀约。

  “好的,公司最近发生的事情,我正要向您汇报一下。”

  之前虽有谢重夕的事情纠葛,但此时误会已消,加之坤叔和韩子飞都算是胸怀宽广的男人,早已不再介怀。

  韩子飞到了坤叔指定的咖啡馆包厢,推门进去,看到坤叔正用手提电脑在看股指期货的K线图。

  “坤叔也研究股指啊?”

  “是的,我最近也想做一点。”坤叔合上电脑,“子飞,那位美国来的博士亏了点钱走了,我看走了也好,不对路的人,早点散伙是好事。”

  韩子飞本想汇报此事,坤叔这么一说,韩子飞反而没话题了。

  “我今天找你来,主要是谈两件事。”

  “您请说。”韩子飞感觉坤叔可能要谈比较重要的事。

  “第一件事,我想向你借一个期货账户,户就开在我熟悉的期货公司,我要入金1.5亿左右,做空1000手股指。”

  韩子飞先是一惊,在股指大幅反弹后,坤叔还敢于做空,并且做空的量也不小;后是一喜,坤叔能把1.5亿打到自己的账户说明他非常信任和看得起他。

  “借用我的账户没有问题,我们可以签一份协议,证明这笔钱是您的。只是您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账户做呢?”

  “证明就不用签了,你下周一就去开户,我周二就入金。”坤叔顿了顿,“至于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账户,说来就话长了,简单说就是因为上次做橡胶时空头主力故意搞我,所以我决定我自己的账户暂时就不做期货了,这样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哦,就是上次传闻您被证监会检查的事情,原来这是对手的伎俩!”韩子飞对上次的橡胶事件也有所耳闻,当时也觉得纳闷,今天终于明白了,“我也感觉股指大周期还是要跌的,坤叔为何看空股指?”

  “我觉得现在中国实体经济有较多问题,但社会资金并未有效流向实体,反而更愿意流向虚拟经济,也有不少钱进入了房地产,当然还有进入到民间借贷领域的,现在办厂的老板们都很难受,政策支持小了,资金成本高了,人工成本高了,房租成本高了,税负支出似乎也高了,这是大环境的不利啊!”坤叔颇有感慨,“但不管怎样,中国经济还是有希望的,上市公司这么多肯定会有好的企业。所以我的总体思路是:做空股指,做多精选出来的股票;做空大盘,做多中小创;做空旧经济,做多新经济;短期做空,长期做多。”

  对坤叔的逻辑分析,韩子飞非常钦佩,这对他后续操作股票也提供了借鉴。

  “第二件事,我近期主要精力转战股市,刚刚也说了,我想要做多新经济,选一些好的上市公司或拟上市公司进行投资,主要会选择‘新经济方向’,比如新能源、新技术、新材料、新媒体、新金融等领域。我做空股指,做多新经济,是想用做空赚的钱投到推动创新产业的点上,这样也算是变相的资源优化配置。同时,如果想重点考虑投资的公司,我会去实地调研考察,因为只有看了公司、看了团队、了解了商业模式的核心,才算真正了解,只是看财务报表还不够。所以我想邀请你最近两年和我一起去考察一些公司,你在股票投资方面经验比较丰富,业绩也挺好,在有些投资上也希望子飞你帮我把把关。如果你感兴趣,我们下周末就可以动身去趟深圳,我们一起去看看几个上市公司,同时我带你见几个证券公司、交易所还有私募的朋友。”

  韩子飞欣然答应。

  坤叔周二拿到韩子飞的账户后,用两三天时间就完成了1000手股指空单的布局。

  韩子飞则在周三平掉了期货上所有的手工交易的单子,股票上600340 ST国祥还是继续持有,因为他觉得这个股票持有的风险比较低,而上涨的概率比较大,并且这只股票不到2个月已经有了不错的收益,价值还没有充分体现出来,即使稍微回撤一些,也没有关系,至少目前来看,比较适合中期持有。

  而股指期货和商品期货的程序化自动交易,韩子飞和张超通过这段时间实盘的观察,觉得基本上没有问题了,盈利也还比较稳定,所以稍微加大了资金的投入。

  周五,韩子飞向张超稍作交代后,下午就去了萧山机场和坤叔会合。

  “黄总,真的不用劳烦你亲自过来接机,我们到了自己打车就行。”坤叔谢绝了深圳某朋友的盛情,“那好吧,你司机过来就好,我把航班号发短信给你。另外,吃饭就不用安排了,飞机上的东西也能吃饱,哈哈!”

  飞机上坤叔向韩子飞简单介绍了接下来一周的大体行程,随后就和韩子飞谈起了股票投资:“我现在对新能源汽车生产、充电桩有点兴趣,还有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对手机生产和基于手机端商业模式的应用也很关注。另外,我对国家力量推动的技术升级和创新,比如卫星、军工、高铁等也保持关注。当然了,金融软件类以后也会有较大空间,比如杭州的恒生电子。子飞,你怎么看比亚迪和恒生电子这两家公司?”

  “这两个公司刚好我也在关注。”韩子飞心里明白坤叔为什么问这两家有代表性的公司。一来这两家公司分别是新能源和金融软件两大板块的领军企业,对这两家公司的走势把握清楚了,至少能有几十个股票可以选择性运作;二来这两家公司比较出名,稍微专业一点的股票投资者都大概知道,坤叔能听到他比较成熟的想法,若问了偏门公司,可能他答不出来会比较尴尬。

  韩子飞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比亚迪的电池技术是中国第一、世界领先的,我个人觉得新能源汽车未来是推动整个世界制造业发展的第一大动力,而美国的特斯拉和中国的比亚迪将成为燃油汽车向新能源汽车升级换代过程中的最大受益者。当然,因为比亚迪毕竟盘子比较大,受大盘的影响要大一些,现在大盘总体上还不好,另外目前新能源的支持政策力度还不够,还有就是原油仍在下跌通道,理论上原油价格和比亚迪股票价格是正相关的,虽然不完全是,但也需要考虑,所以比亚迪应该是一个可以重点关注的股票,或许明年下半年中央政府换届后,如果有新的政策拉动,就是很好的建仓时机。”

  “你分析得很有道理,我比较认同,那么对恒生电子的看法呢?”

  “恒生电子,从股价的表现上来说,我更看好一些。”韩子飞说,“现在各类金融机构都想要创新,民间也有了各种新的金融服务,从而对金融软件的需求上升,而恒生电子则是金融软件设计、供应和维护方面的领头羊企业,我估计它的业绩会持续走好,加上它的总部就在杭州,我们也能预期浙系资金可能会对它有一些推动。当然,作为和金融、软件都高度关联的科技类创新企业,可以讲的故事很多,它又是轻资产、高利润成长的公司,说不定以后会有大鳄或相关资本运作的介入,所以我觉得如果受大盘连累股价有所下跌的话,在10元以下都可以吸纳,哪怕被套一些,解套也只是时间问题。”

  听到韩子飞对两只股票的分析,坤叔觉得自己没有找错合伙人:“恒生电子,我这边有个朋友倒是和他们的董事长交情不错,这个朋友对恒生电子非常了解,他建议我用一年左右时间逐步买入,买得越多越好,听子飞你这么一说看来这只股票是可以买的。”

  “我个人觉得这个股票可以买,但不一定急着买,我想应该会有更好的价格让您买入。”

  韩子飞和坤叔到达深圳宝安国际机场下飞机后,看到黄总的司机举着“欢迎杭州坤总、韩总”的牌子在等候他们。

  车子一路畅通,开到深南大道时,韩子飞感觉深圳的夜景比六七年前更璀璨迷人了。他在广州做证券分析师时,曾到深圳调研,就在华侨城附近住过一段时间。像深圳这样新规划的城市,行政性的羁绊更少一些,在城市建设、改造和功能设计方面要比北京、上海、广州有更多的发挥空间,能有更合理的设计,也能实现更好的视觉享受、人文关怀、产业布局和经济发展。

  司机把坤叔和韩子飞送到酒店后停车在门外等候。服务员说只需提供身份证登记即可,房费已经有人预付。两人上楼到各自房间放好行李,洗把脸就下楼上车。

  五分钟后,下车处霓虹闪烁,百花飘香。

  黄总,某大券商的副总裁,兼财富中心总经理及广东分公司总经理,是业内公认的这家券商的第一副总,手握实权。他和该券商的深圳分公司总经理蔡总两人在夜总会门口迎接坤叔和韩子飞。

  进入VIP888包厢,里面还有几位私募大佬和一两位不便给名片的朋友。

  觥筹交错、逢场作戏两个小时后,坤叔以明天还有正事要办为由提议早点结束。

  黄总有些意外,但也很识大体。

  第二天,蔡总带坤叔和韩子飞考察深圳3个最大的手机卖场,市场上各类触屏手机竞争激烈,移动互联网的应用丰富多样,手机游戏很受欢迎,当然最大的赢家是苹果手机,在深圳的白领中几乎有一半人在用苹果,在其他大城市也差不多如此。

  第二天的晚餐,黄总安排了家宴。韩子飞看得出黄总对坤叔的尊敬,当然黄总在业内也不是小人物,他如此用心接待,表明坤叔是他们公司最大的客户之一吧!

  黄总的别墅是临海的,虽说在深圳观海不是奢侈的事,但能独有一片私家海滩,在自家的客厅和露台上私藏一片海,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身家上亿也未必能如此。

  用过晚饭,稍观海景后,黄总提议打德州扑克,坤叔欣然同意。

  黄总别墅的棋牌室里有一张专门的德州扑克桌,7位“选手”抽签入座,美女荷官开始发牌。

  韩子飞早就听说过德州扑克是金融投资圈的热门“游戏”。因为德州扑克的牌面变化多端,就像市场行情:有时候牌局中也会有黑天鹅出现,就像市场中的小概率风险;打牌过程中的下注就像是投资中的资金管理,什么样的牌适合下多大的注,在什么时候可以全押,在什么时候必须止损,其中颇多窍门;另外选手面对面地博弈,并不是牌大就一定能赢。此中乐趣不同凡响,只是他此前就玩过一两次而已,技术不高,只当作陪。

  本次牌局,10万元买入一次,每次1000筹码,大小盲分别是10、20,买入次数原则上无限制,用记账方式登记各人买入次数,结束后结算。

  坤叔今天在牌桌上玩得比较激进和欢快,属于松凶型选手;黄总今天是松弱型选手;蔡总是紧凶型;私募大佬唐总属于表演型选手;量化高手严总是精密计算型选手;软件公司婷总是风水玄学型选手;韩子飞给自己的定义是谨慎型新手。

  坤叔一上来牌运很好,最经典的一把牌是坤叔56杂色和唐总AA翻前ALLIN,结果中了顺子,收了唐总3000多筹码。两个多小时后,坤叔达到本桌的最深筹,看着筹码量,浮盈近200万元;而黄总则是水下80多万元。

  到了晚上11点左右坤叔陆陆续续输了几把大筹码,韩子飞的感觉是坤叔在故意输送,特别是输送给黄总不少。到牌局结束时,坤叔居然还输了30多万元,大家都感慨:“牌局如股市,波澜壮阔啊!”

  韩子飞则始终保持输赢20万元以内,有一把坤叔输送给他10多万元,最后子飞还赢了7万多元,作为新手,算是不错了。

  美女荷官拿到的打赏也有近10万元,结束的时候和唐总还有点眉来眼去,看来是个吃得开又精明的荷官。

  第三天,坤叔让韩子飞自由活动,他一个人去香港办点事,因为他目前内盘期货不方便做,外盘上则计划做空“一点点”原油和白银,本次去香港就是落实换汇事宜。

  韩子飞刚好有五六个大学同班同学在深圳,刚好聚一聚。同学各个混得都不算差,最有“钱途”的那位孙同学说自己刚毕业时就想明白了人生、事业、爱情和金钱,并看清了大势,于是每年至少按揭买两套房,如今在深圳已经有二十几套房,赚得呼啦呼啦的,令所有同学羡慕不已,正应了一句话:“在深圳,明明可以买房致富,还去上班、创业干啥呢?”

  第四天,考察一家为新能源汽车生产充电桩的拟上市公司。

  第五天,考察一家移动互联网概念的团购网站。

  第六天,考察一家生产手机触屏的上市公司。

  第七天,考察一家高端医疗器械研发和生产的上市公司。

  第八天,回杭州。

  因为有黄总的安排和陪同,这四家被考察的公司基本上都是董事长或总经理亲自接待,只有一家是副董事长接待,坤叔和韩子飞对这四家公司做了比较翔实的初步了解,获得了理性数据,也做了感性评估。

  韩子飞对第六天考察的那家手机触屏生产商最感兴趣、也最看好。这家公司名叫深圳欧菲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8月3日A股上市,股票代码002456,简称欧菲光。该公司在精密光学光电子薄膜技术和元器件生产方面处在全国领先地位,管理团队有干劲,领军人物有情怀,董事长蔡荣军是中国光学学会薄膜专业委员会委员,属于技术派。这样的公司一般不会被短期的市场销售数据牵着鼻子走,或者被一段时间的销售业绩冲昏头脑,而是会在研发和产品质量上持续投入,保持产品技术和质量的领先。更重要的一点是,该公司属于手机触屏的供应商,特别是苹果的供应商,订单源源不断。

  坤叔也觉得这家公司的股票很有投资价值,打算大量买入。

  “这个股票确实可以买,或许从价值投资角度来说可以马上买,但它也可能会受大盘拖累,更重要的是目前它的技术形态并不好,或许等技术图形发出周K线至少是日K线底背离时再买入也不迟。”韩子飞这几天调研后晚上在酒店还做了一些功课,初步分析了几只股票的走势和技术图形,他适当地提醒了一下坤叔。不过后来韩子飞又想,一些个股股票或期货品种,所谓的技术底背离也许就是类似坤叔这样的前瞻性布局的大鳄提前入场买出来的。对小资金来说,突破了再跟进是可行的,而对大资金来说,也许在突破前的下跌过程就要布局了。

  回杭州后,韩子飞进一步分析相关股票的产业格局、企业经营情况、行情走势、技术图形等,保持密切关注,等待买入良机。

  坤叔则是对看好的股票开始少量吸筹,他采用的是越跌越买的策略。坤叔认为伟大的投机者应敢于担当,既要懂得右侧交易,还要敢于左侧交易。其实左侧交易就是投机者用承担更多的不确定风险来为自己的观点买单,如果观点正确,市场会大大奖励,这种奖励的力度和幅度将远大于右侧交易者,而如果观点错误,则要勇于承认错误,欣然接受亏损,既然自己错了,当然应该亏钱,亏钱是为了让自己长记性,找出自己分析体系和交易体系的问题,然后解决问题,再战江湖。

  坤叔觉得作为股票、期货的投机者,如果只是为了赚钱,则在资金小的时候就已经在格局上输了,即使后续技术精进之后也只能持续赚点小钱,实现养家糊口、初步富裕而已。真正有大格局的投机者是有社会使命的,投机者的使命在于让市场发挥更多的正面功能,一方面是活跃市场,让实体经济的推动者能够更加便利地参与金融市场,另一方面则是完善市场的资源优化配置,甚至可以这么说——对经济体系和社会体系中可能存在的漏洞进行纠错。

  金融市场中体现出来的经济漏洞,不管是价格偏差、价值低估、价值高估,还是信息不对称、信息错误、政策滞后,或是群体性疯狂和恐惧等造成的行情失序,都应当是有使命的投机者积极参与的,只要自己的资金能够承担对应的风险,只要通过自己的分析发现了一个漏洞并且预期这个漏洞在自己的带动纠正下后续会很快弥补或逐步弥补,那就是值得参与的交易机会。为市场纠错的职责原本应该由政府和交易所、监管部门、媒体去担当,其实它们也已经担当和处理了大部分,只不过有些漏洞不容易发现,另外,市场多变,在新的变化中会有新的漏洞出现,所以就需要有远见、有格局、有担当的投机者也去发现漏洞和修复漏洞,如果投机者先于他人找到漏洞,用自己的钱去纠正漏洞,赚到钱了既是奖励了自己也让社会或政府看到了漏洞,因此有利于政府和社会推进、完善漏洞的发现和弥补系统,也有利于整个金融市场的良性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