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19岁女孩一个月8000块零花,富养女儿是不是错了

   13:23:03 碾转成泥

  暑假的时候小侄女来电话说要来这边打工,勤工俭学嘛,也挺好。就很爽快的答应了,心里还在感叹,孩子懂事了,知道自己赚钱花了。

  小侄女今年19岁,高三刚毕业,即将迈入大学的门槛,青春亮丽,真的是让人看着就心生欢喜,本来还担心这么大年纪的孩子,自己不知道怎么沟通,结果,这孩子个性开朗活泼,及其会说话,沟通起来毫不费力气,甚至让自己觉得都跟着年轻了几岁。

  哥哥打来电话,问侄女在这里怎么样,我还笑着说他瞎担心,孩子在这里很好,也很懂事,一点也不像从前他和我抱怨的那样。

  是的,从前哥哥经常和我说起侄女的问题,每一次都唉声叹气,语气里就是孩子大了管不了的无奈,现在的我也没有想到,不久后自己也同哥哥一样,不停的叹气。

  

  1

  “妈妈,妈妈”

  女儿噔噔噔的跑过来,神秘兮兮的趴到我的耳边嘀咕着。

  “姐姐在抽烟,爸爸不是说家里不可以抽烟么?”

  女儿和侄女住在一个房间,姐妹俩玩的特别好,此刻女儿脸上有着出卖姐姐的不自在,却也还是跑来告诉了我,因为老公明确说过家里不可以抽烟,所以亲戚往来都知道,常常背地里说我家规矩多,女儿听人说起过,就记在心里,所以只要有人在家里抽烟她就很反感。

  我只能在一个没人在家的时候,找小侄女聊了聊,语重心长的告诉她:“抽烟不是大问题,女孩抽烟在当今社会也并没有什么惹人非议的地方,可是孩子啊,它会让你牙齿变黄,皮肤变粗,身上混着浓重的烟草味,考虑清楚利弊后,你自己选择下,要不要继续抽。”

  小侄女只是沉默,脸上有着被抓包的尴尬,却没有一点动容,我就知道什么都不会改变。

  

  2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响起,女儿挥着小胖手跑到门边大声问,“谁啊?”

  “快递”。

  “姐姐,你快递到了。”

  是了,自从侄女到了家里,每天无数次快递和外卖的敲门声此起彼伏,从前老公还笑话我一个人能养活一个快递站点,现在只能调侃我是小巫见大巫。

  我看着房间里大大小小的快递箱子,家门口各种精致的外卖盒子,内心一阵悲凉,我的哥嫂,她的父母,如今正在三伏天的太阳下挥汗如雨,被阳光炙烤过得地面,热的让人窒息。从农村那片土地走出来的人,都深切的知道自己手里的钱有着怎样的分量,那是多少汗水和期盼交织的分量。

件,让她不知疾苦。她从来都不知道父母在用怎样的力量去支撑她随心所欲的买买买,她不如意时的大吼大叫伤了父母多少心。

  不是没有埋怨过哥哥对孩子的骄纵,哥哥却红着眼睛说:“我不想她像我们小时候那样苦。”

  是啊,我们小的时候很穷很穷,常常会看着别人露出羡慕的目光,那穷刻到骨子了变成了长大后的卑微,总是觉得自己比别人少了些什么,可是欲望哪有止境,孩子越大,对物质的追逐会慢慢升级,渐渐的,我们就无法再提供给她足够的支撑,那个时候怎么办?

  

  3

  虽说我和哥哥是亲兄妹,是骨肉至亲,但我骨子里是凉薄的人,很不愿意参和别人的家事,所以再怎么不赞同哥哥对侄女的纵容也始终没有说什么。

  让我爆发的顶点,终于到来。

  “姑姑,你要吃什么么?我点外卖。”

  小侄女又拿着手机问我。

  “我不吃,家里做饭了啊,别点了。”

  “我爸刚给我转了500块钱,我得花了,要不我去买点衣服?”

  我看着房间里大大小小的快递包裹,衣服鞋子好多她都没有穿。

  “还买?不是好多都没穿过么?”

  “我买回来发现不好看,不想穿了。”

  “不是可以退回去么,有运费险没?”

  我感觉我已经是忍着火气在和她交流了。

  “不知道,有也不退了,太麻烦。也没几个钱。”

  听了这句话,感觉我瞬间无名火起。

  “我给收件的打电话,穿不了的,你给我退掉,我看看有多麻烦。你现在算算你这个月花了多少钱”

  小侄女有点被我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到,来家里这么久,我从来没有凶过她。

  “好像8000左右,我自己赚了3000,我爸给我转了5000”

  她小声说着。

  当时我真的被这个数字惊到了,8000块,在这个城市里的很多家庭一个月工资都没有八千块,这意味着一个月不吃不喝都无法供养一个孩子的开销,而哥哥嫂嫂虽然因着现在农村的收入渐渐提高,不似从前那般贫困,依然无法负担小侄女这样的花费。

  我真的是什么话都不想再说,一个19岁的孩子,都已经成年,我除了摆出长辈的架势做威吓以外,再也没有能力改变她任何。

  

  我知道哥哥嫂嫂的想法,他们除了不想孩子受苦之外,更害怕孩子在她们那里要不到钱,会选择其他的途径。

  现在社会新闻里层出不穷的事件,让他们犹如惊弓之鸟,虽然身上负担沉重,却依然想给孩子撑出一片无忧无虑的天地。

  我看着小侄女,再看看自己的小女儿,心里的滋味无法言说。父母之爱子,则为其计深远。我们想为孩子谋一个长长远远的未来,可是自己却不堪重负,爱她,虽无怨悔,却不知怎样才是更好的爱。

  暑假的时候小侄女来电话说要来这边打工,勤工俭学嘛,也挺好。就很爽快的答应了,心里还在感叹,孩子懂事了,知道自己赚钱花了。

  小侄女今年19岁,高三刚毕业,即将迈入大学的门槛,青春亮丽,真的是让人看着就心生欢喜,本来还担心这么大年纪的孩子,自己不知道怎么沟通,结果,这孩子个性开朗活泼,及其会说话,沟通起来毫不费力气,甚至让自己觉得都跟着年轻了几岁。

  哥哥打来电话,问侄女在这里怎么样,我还笑着说他瞎担心,孩子在这里很好,也很懂事,一点也不像从前他和我抱怨的那样。

  是的,从前哥哥经常和我说起侄女的问题,每一次都唉声叹气,语气里就是孩子大了管不了的无奈,现在的我也没有想到,不久后自己也同哥哥一样,不停的叹气。

  

  1

  “妈妈,妈妈”

  女儿噔噔噔的跑过来,神秘兮兮的趴到我的耳边嘀咕着。

  “姐姐在抽烟,爸爸不是说家里不可以抽烟么?”

  女儿和侄女住在一个房间,姐妹俩玩的特别好,此刻女儿脸上有着出卖姐姐的不自在,却也还是跑来告诉了我,因为老公明确说过家里不可以抽烟,所以亲戚往来都知道,常常背地里说我家规矩多,女儿听人说起过,就记在心里,所以只要有人在家里抽烟她就很反感。

  我只能在一个没人在家的时候,找小侄女聊了聊,语重心长的告诉她:“抽烟不是大问题,女孩抽烟在当今社会也并没有什么惹人非议的地方,可是孩子啊,它会让你牙齿变黄,皮肤变粗,身上混着浓重的烟草味,考虑清楚利弊后,你自己选择下,要不要继续抽。”

  小侄女只是沉默,脸上有着被抓包的尴尬,却没有一点动容,我就知道什么都不会改变。

  

  2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声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响起,女儿挥着小胖手跑到门边大声问,“谁啊?”

  “快递”。

  “姐姐,你快递到了。”

  是了,自从侄女到了家里,每天无数次快递和外卖的敲门声此起彼伏,从前老公还笑话我一个人能养活一个快递站点,现在只能调侃我是小巫见大巫。

  我看着房间里大大小小的快递箱子,家门口各种精致的外卖盒子,内心一阵悲凉,我的哥嫂,她的父母,如今正在三伏天的太阳下挥汗如雨,被阳光炙烤过得地面,热的让人窒息。从农村那片土地走出来的人,都深切的知道自己手里的钱有着怎样的分量,那是多少汗水和期盼交织的分量。

件,让她不知疾苦。她从来都不知道父母在用怎样的力量去支撑她随心所欲的买买买,她不如意时的大吼大叫伤了父母多少心。

  不是没有埋怨过哥哥对孩子的骄纵,哥哥却红着眼睛说:“我不想她像我们小时候那样苦。”

  是啊,我们小的时候很穷很穷,常常会看着别人露出羡慕的目光,那穷刻到骨子了变成了长大后的卑微,总是觉得自己比别人少了些什么,可是欲望哪有止境,孩子越大,对物质的追逐会慢慢升级,渐渐的,我们就无法再提供给她足够的支撑,那个时候怎么办?

  

  3

  虽说我和哥哥是亲兄妹,是骨肉至亲,但我骨子里是凉薄的人,很不愿意参和别人的家事,所以再怎么不赞同哥哥对侄女的纵容也始终没有说什么。

  让我爆发的顶点,终于到来。

  “姑姑,你要吃什么么?我点外卖。”

  小侄女又拿着手机问我。

  “我不吃,家里做饭了啊,别点了。”

  “我爸刚给我转了500块钱,我得花了,要不我去买点衣服?”

  我看着房间里大大小小的快递包裹,衣服鞋子好多她都没有穿。

  “还买?不是好多都没穿过么?”

  “我买回来发现不好看,不想穿了。”

  “不是可以退回去么,有运费险没?”

  我感觉我已经是忍着火气在和她交流了。

  “不知道,有也不退了,太麻烦。也没几个钱。”

  听了这句话,感觉我瞬间无名火起。

  “我给收件的打电话,穿不了的,你给我退掉,我看看有多麻烦。你现在算算你这个月花了多少钱”

  小侄女有点被我突然提高的音量吓到,来家里这么久,我从来没有凶过她。

  “好像8000左右,我自己赚了3000,我爸给我转了5000”

  她小声说着。

  当时我真的被这个数字惊到了,8000块,在这个城市里的很多家庭一个月工资都没有八千块,这意味着一个月不吃不喝都无法供养一个孩子的开销,而哥哥嫂嫂虽然因着现在农村的收入渐渐提高,不似从前那般贫困,依然无法负担小侄女这样的花费。

  我真的是什么话都不想再说,一个19岁的孩子,都已经成年,我除了摆出长辈的架势做威吓以外,再也没有能力改变她任何。

  

  我知道哥哥嫂嫂的想法,他们除了不想孩子受苦之外,更害怕孩子在她们那里要不到钱,会选择其他的途径。

  现在社会新闻里层出不穷的事件,让他们犹如惊弓之鸟,虽然身上负担沉重,却依然想给孩子撑出一片无忧无虑的天地。

  我看着小侄女,再看看自己的小女儿,心里的滋味无法言说。父母之爱子,则为其计深远。我们想为孩子谋一个长长远远的未来,可是自己却不堪重负,爱她,虽无怨悔,却不知怎样才是更好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