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因得演化盖世神兵的奇宝,家族被诅咒五百年,直到少年到来

小说:因得演化盖世神兵的奇宝,家族被诅咒五百年,直到少年到来

这是一处地下密室。

风云随姜衍三人通过屏风后的密门,径直走下。

密室在地下五十米之处,一段S形的石阶蜿蜒向下,四周油灯照亮黑暗的空间,密室约有百米宽敞的空间,暗金石板铺就平坦的地面。

密室中央,设有一米之高的玉台,玉台约有三米长宽,晶莹剔透,丝丝白雾环绕。

风云随三人走到玉台之前,玉台上一长形方盒引起了风云的主意,此盒不知由何材质构成,一会儿泛发青光,一会儿泛发黄光,明暗转化,似有似无。

“这就是‘七绝界’!”

姜怀生向风云解释道。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云小友了!老夫先行谢过。”

风云点了点头,道:

“姜前辈,此物需要以精血为引,不知...?”

风云看了眼一旁的姜衍,随后又看向姜怀生询问道,毕竟此宝一旦开启,将跟随一个人到终身!他的意思很明显,谁成为这方至宝的主人?

姜怀生淡笑,随后看向姜衍,缓缓道:

“衍儿,你天赋心性皆是上乘,为父老了,姜家的重任,日后就交给你了,去吧!”

一旁的姜衍点头道:

“孩儿必不负厚望!”

说完,姜衍上前,手间一滴精血流出,滴在宝盒之上,顿时,宝盒震颤。

风云见状,立马上前,一掌按在‘七绝界’上,双眼一闭,法诀施出,只见风云周身发纹波动,全部传向手掌。

姜衍与他父母,凝神闭气的看着‘七绝界’,生怕出现了什么岔子!

数息过后,玉台上的‘七绝界’,忽然金光乍现,一股七色异光冲天而起,整个地下密室,顿时明亮至极。

风云只感一股浓浓的玄妙之气透出,仿佛身在一方道界般,威压盖天,‘七绝界’已开启,风云立即收手退离。

还好此处是密室,不然这异像怕是要引得不少强者注意。

这时,姜怀生身躯一震,身上泛发出一道殷红血雾,消散于空中,仿佛诅咒消失一般,而一旁的姜衍反应却不一样,一是他感应到自己仿佛与‘七绝界’同为一体,而是,就在‘七绝界’开启之时,他一口鲜血喷出,身影不稳,恍如诅咒加身一般,心神难受之极。

“衍儿!你怎么了?”

姜怀生夫妇顿时一惊,急忙上前道。

姜衍见父母担心,强忍难受,惨笑道:

“爹、娘,我没事!我感应到了七绝界!”

天下之女,凡是有孝之人,在父母面前,基本上都是报喜不报忧,姜衍也是如此。

姜怀生看得出姜衍的身体,必然是诅咒提前发作,他本身就身受诅咒的折磨,哪里不知!

“衍儿,苦了你了!”

听着自己父亲慈祥的话语,姜衍强忍一笑,随后看向玉台上的‘七绝界’道:

“收!”

话语刚落,一团七色光包裹着‘七绝界’,直飞姜衍眉心,进入体内丹田,密室再次恢复平静。

而这时的姜衍,脸色抽搐,难受之极,只见他咬牙切齿,忍不住盘膝而坐,双手呈一拈花手势放在双膝之上。

半响过后,一股绝强气息爆发,赫然是姜衍突破至半步浮空之境,离浮空境界,只差半步。

风云一惊,暗道:

“半步浮空!果然是堪比罗浩与宁青天的不世奇才!”

对于修为来说,风云如今的功法与世人不一样,所以他的境界,不以修道界的修炼系统衡量,但是他却知晓世人的修行境界。

这时,姜衍睁开双眼,眼中恍如有七柄惊世道器流转一般,数息后方才恢复正常。

“爹,成了!”

姜衍起身,兴奋的告知他父母道。

姜怀生微微一笑,道:

“成了就好,诅咒可有解除之法?”

姜衍点了点头:

“嗯,爹放心,诅咒与‘七绝界’本是一体,悟出七绝,诅咒自然会消失!”

姜怀生父母一听,心中终是落下一方巨石。

这时,姜衍对着风云抱拳道:

“姜某,多谢云兄!”

对于姜衍来说,犹如‘七绝界’这等逆天至宝,风云却毫无觊觎之心,可见风云的秉性,所以姜衍一则是感恩,二则是心中对风云更加认可。

风云摇了摇头,道:

“这是师命而已,恭喜姜兄喜获至宝,也恭喜姜家!”

姜衍也终于露出了一丝难道的笑容:

“云兄乃是性情中人,可交,我家中有些薄酒,今日高兴,不若一起品尝一翻如何?”

风云朗朗一笑,道:

“哈,甚好甚好,花间一壶酒,询问美人心!天涯孤君路,唯有逍遥魂!”

一旁的姜怀生神色恢复红润,轻笑自嘲道:

“老咯,老咯!”

同时,姜衍母亲赵燕清美颜一展,抿笑道:

“废话真多,走吧,我去做些拿手小菜!”

就这样,四人前后离开了密室。

同一时间,中州某地。

此处是一繁华的都市,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一街道角落,一名身形邋遢的垢面中年男子,头发衣衫,像是许久未洗过一般,他病秧秧的躺在一旁,落魄至极,其身旁还有几名与他一般模样的人。

突然,中年男子身上一震,殷红血雾泛发而消散,他顿时坐起,眼中露出一丝不敢相信的神色。

“这...,难道‘七绝界’开启了?”

“哈哈哈...!”

中年一声大笑,四周几人一愣, 其中一穿着破烂的妇女询问道:

“姜道友,何时如此高兴?”

原来此人,真是消失多年的姜舟子。

姜舟子神色掩饰不住兴奋道:

“哈,姜某没想到有朝一日能有脱离苦海之时,哈哈,诸位道友,姜某要走了,替我向堂主说一声,他日江湖再会!”

说完,姜舟子春光满面,起身抖了抖身躯,径直往人群中走去。

清水镇外,姜家。

姜宅二楼,四周并没有遮挡,整个湖泊之景,一览无遗。

中央石桌之上,摆放了十多道美食,什么鲍鱼、蟹虾之类的菜肴,应有尽有,丰盛至极,这正是姜衍母亲为庆祝而准备的菜肴。

美酒佳肴,风云四人分享。

半个时辰后,姜衍父亲姜怀生吃完,便离去调息身体,而他母亲也没有打扰风云二人,跟随离去。

清风抚过,掀起湖面一道道涟漪!

风云二人聊得甚欢。

“这么说,姜兄的二叔姜舟子,曾经也是一方天骄之辈了?”

风云一边喝酒一边询问道,姜衍点了点头,道:

“嗯,二叔当年离去时,修为便已经超越我父亲,因为诅咒,二叔不得不外出游走,寻找解决之法!这些年,也不知二叔是生是死!”

“对了云兄,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风云想了想,如今修为恢复,接下来必须要尽早寻找其余的几味稀世大药,以便为生死轮回功的第一转战体境做好准备,只有突破战体境,才能延续自己的生命,不然,之前在凌阳城秘境中,那神秘女子对风云的残命猜测,一旦降临,他将生死难料,这是他与生俱来的命中之劫,无法逃避。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事需要解决,那便是他师姐关瑶逃离到清水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