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86岁农村老人身体健康,能骑摩托上山路,用这门手艺养活了1家人

?

   19:15:40 荆卫定人文摄影

  

  图片上这位老人家名叫李道远,今年86岁,他家住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农村运头庄,8月4日周日的这天,我们一行人路遇了老爷爷,他骑着摩托车听说我们问道,热情的指路,当我们知道老人的年龄后,都很惊讶,后听说他要去巡查自己的村子,我们便跟着老人进了山。

  他说这里原本住着30多户人家,这几年大家都陆续迁往了上边的农村,自己的家也搬了上去,但是他在老宅院子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生财之道不能搬走,所以每天都要下来几次,因为这里就剩自己一个人还时常回到旧院子,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开玩笑说他当了“村长”了。图为废弃了的土窑洞院子。

  我们来到李爷爷的老院子里,看到了他养在这里的20多箱蜜蜂,老人家戴上装备开始为蜜蜂打扫卫生,他是一边干活一边和我们聊天,他说自己养蜜蜂70年了,靠着这个手艺养活了一家人,养大了4女1儿共5个孩子,说起养蜜蜂还有一段故事哩。

  老人说自己14岁那年父亲有个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他姓雷,是个北大的毕业生,住在邻村当农民,自己小时候经常跟着父亲去他家,雷先生有一个大自己1岁的女儿,两位老人就想让我们结亲,但是大人们给我们合了一下属相说鸡狗不合,所以无奈放弃了这门婚事,雷先生看着我长大,对我很亲,他说无缘成亲就要教给我一门吃饭的手艺,就是养蜜蜂。

  我跟着雷先生学了两年,16岁学会后,雷先生送给我一窝蜂,我在家里开始养殖,我听从了雷先生的话,一辈子养蜂都没有停过,先是给自家养,后来又把蜜蜂无偿贡献给了人民公社,又给集体养,再后来土地下放才又给自家养,算下来已经70年了。

  当年我就是住在这个老院子里养蜂种庄稼当农民,我家住的小山村地处黄土山上,没有人工水利设施,只能靠天吃饭,所以蜜蜂一直就是我家的主要经济收入,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养蜜蜂最多的时候有60多箱,现在年纪大了招呼不过来,所以只保留了20多箱。

  我的蜜蜂养活着一家人,这几年虽然蜜蜂不太多,每年也有4万多元的收入,现在家里还有储藏着2000多斤的蜂蜜呢。平时这里的房子就是放点工具和杂物,我和儿子一家住在上边的新院子里,每天下来管理管理蜜蜂,下来转转就当占个心,村民开玩笑说我是要当“村长”要巡山。

  李爷爷家的墙面上还挂着一个当地木工用的尺子,他告诉我们说年轻的时候自己是个多面手,不但会木工铁匠,还会画画油漆呢。

  老人家干完活邀请我们去他家看看新院子,他仔细地锁上了大门,自言自语说:“老了老了,还是离不开自己生长的地方,这个家虽然破旧了,但是每天还能来看看心里觉得舒服,人啊老了都是离不开自己的老窝啊。”

  李爷爷家的大门前有一块闲置土地,他说这里原来是老村子的村口,这里曾经有几间房子,后来坍塌了,没有人再回来,我就把这里重新开垦种上了蔬菜,既然大家说我是村长就要负责任,不能让土地荒了。

  小山村的进村口有一棵200多年的老槐树,李爷爷说当年这里还有个城门,四周有高大的城墙,到了晚上把城门一关,村子里非常安全,这是当年老人们防土匪和明火贼的的重要建筑,现在社会平安,再也不用操这些个闲心了。

  图为小山村东侧的黄土大沟,沟崖边还有一户农家遗迹。

  李爷爷的新院子就建在老村子上边1000多米的地方,院子很大看上去足足有半亩的样子,从他家的建筑上看家里的生活一定很不错。他的老伴在家里照看着重孙子,正在洗着衣服,看到我们进来放下手里的活计就打招呼问候。

  李爷爷说老伴今年82岁了,他们两个身体都很好,没有大毛病,秘诀就是整年喝着自家的蜂蜜,吃着各种蜂产品,接待客人也是用蜂蜜,到了家里随便吃。图为两位老人给我们调蜂蜜水喝。

  两位老人现在和儿子生活在一起,李爷爷说生活幸福着呢,儿子忙着他的事,我到老村子忙我的事,都在给家里赚钱,吃着自家的蜂蜜不花钱换了个好身体,我86了还能骑摩托车走山路,赶集卖蜂蜜,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恐怕现在不多。各位,您觉得老爷爷的“村长”生活过得怎么样?【想看到更多的百姓故事请点击右上角关注】

  

  图片上这位老人家名叫李道远,今年86岁,他家住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农村运头庄,8月4日周日的这天,我们一行人路遇了老爷爷,他骑着摩托车听说我们问道,热情的指路,当我们知道老人的年龄后,都很惊讶,后听说他要去巡查自己的村子,我们便跟着老人进了山。

  他说这里原本住着30多户人家,这几年大家都陆续迁往了上边的农村,自己的家也搬了上去,但是他在老宅院子里还有一个重要的生财之道不能搬走,所以每天都要下来几次,因为这里就剩自己一个人还时常回到旧院子,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开玩笑说他当了“村长”了。图为废弃了的土窑洞院子。

  我们来到李爷爷的老院子里,看到了他养在这里的20多箱蜜蜂,老人家戴上装备开始为蜜蜂打扫卫生,他是一边干活一边和我们聊天,他说自己养蜜蜂70年了,靠着这个手艺养活了一家人,养大了4女1儿共5个孩子,说起养蜜蜂还有一段故事哩。

  老人说自己14岁那年父亲有个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他姓雷,是个北大的毕业生,住在邻村当农民,自己小时候经常跟着父亲去他家,雷先生有一个大自己1岁的女儿,两位老人就想让我们结亲,但是大人们给我们合了一下属相说鸡狗不合,所以无奈放弃了这门婚事,雷先生看着我长大,对我很亲,他说无缘成亲就要教给我一门吃饭的手艺,就是养蜜蜂。

  我跟着雷先生学了两年,16岁学会后,雷先生送给我一窝蜂,我在家里开始养殖,我听从了雷先生的话,一辈子养蜂都没有停过,先是给自家养,后来又把蜜蜂无偿贡献给了人民公社,又给集体养,再后来土地下放才又给自家养,算下来已经70年了。

  当年我就是住在这个老院子里养蜂种庄稼当农民,我家住的小山村地处黄土山上,没有人工水利设施,只能靠天吃饭,所以蜜蜂一直就是我家的主要经济收入,这么多年我一个人养蜜蜂最多的时候有60多箱,现在年纪大了招呼不过来,所以只保留了20多箱。

  我的蜜蜂养活着一家人,这几年虽然蜜蜂不太多,每年也有4万多元的收入,现在家里还有储藏着2000多斤的蜂蜜呢。平时这里的房子就是放点工具和杂物,我和儿子一家住在上边的新院子里,每天下来管理管理蜜蜂,下来转转就当占个心,村民开玩笑说我是要当“村长”要巡山。

  李爷爷家的墙面上还挂着一个当地木工用的尺子,他告诉我们说年轻的时候自己是个多面手,不但会木工铁匠,还会画画油漆呢。

  老人家干完活邀请我们去他家看看新院子,他仔细地锁上了大门,自言自语说:“老了老了,还是离不开自己生长的地方,这个家虽然破旧了,但是每天还能来看看心里觉得舒服,人啊老了都是离不开自己的老窝啊。”

  李爷爷家的大门前有一块闲置土地,他说这里原来是老村子的村口,这里曾经有几间房子,后来坍塌了,没有人再回来,我就把这里重新开垦种上了蔬菜,既然大家说我是村长就要负责任,不能让土地荒了。

  小山村的进村口有一棵200多年的老槐树,李爷爷说当年这里还有个城门,四周有高大的城墙,到了晚上把城门一关,村子里非常安全,这是当年老人们防土匪和明火贼的的重要建筑,现在社会平安,再也不用操这些个闲心了。

  图为小山村东侧的黄土大沟,沟崖边还有一户农家遗迹。

  李爷爷的新院子就建在老村子上边1000多米的地方,院子很大看上去足足有半亩的样子,从他家的建筑上看家里的生活一定很不错。他的老伴在家里照看着重孙子,正在洗着衣服,看到我们进来放下手里的活计就打招呼问候。

  李爷爷说老伴今年82岁了,他们两个身体都很好,没有大毛病,秘诀就是整年喝着自家的蜂蜜,吃着各种蜂产品,接待客人也是用蜂蜜,到了家里随便吃。图为两位老人给我们调蜂蜜水喝。

  两位老人现在和儿子生活在一起,李爷爷说生活幸福着呢,儿子忙着他的事,我到老村子忙我的事,都在给家里赚钱,吃着自家的蜂蜜不花钱换了个好身体,我86了还能骑摩托车走山路,赶集卖蜂蜜,像我这样年纪的人恐怕现在不多。各位,您觉得老爷爷的“村长”生活过得怎么样?【想看到更多的百姓故事请点击右上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