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跟简友们悄悄说些话



  亲爱的简友们,稻香今天抽空来悄悄地跟你们说些话。首先要跟大家说声对不起,由于简友众多,我在给诸位好友点赞时虽然不存在厚此薄彼的话,但却造成了有些人点赞到而有些人并冇得点赞,这没有别的缘故,而是因为我的能量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所以才会让有些人失望至极。这就希望大家能够鉴谅一二,并跟稻香和衷共济且风雨同舟。让我们在浩瀚的简书海洋上“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奋力前行吧!

  另外,跟简友们透露一些公开的秘密,作家鲁麟是我的弟弟,嫡嫡亲亲,如假包换。今天我提到他,是因为他对我的文章《念父亲》没有细看只瞟了一眼而造成了一些误会,误会我在该文中提到的作家是他,其实不是,我也跟他讲过了。我想了一下,我弟弟那样的大作家,在没细看文章时尚且造成误会,那就可想而知简书中也有不太细看文章而造成误会的作家了,因此觉得很有必要发表庄严声明,请大家不要误会,我在那篇文章中说的作家,既不是我弟弟作家鲁麟,也不是当下简书里的作家中任一人。这话说来话长,容稻香慢慢跟大家细细说来。

  当年看过爱情电影《庐山恋》的人都不会忘记,那里边的男主在跟女主拍拖时,他在对她脉脉含情地看了足足有六十六秒后,他突然像发羊角疯地向女主表白:I? Iove? my? motherIand!这个是英文,尼玛的像假洋.鬼.子在谈恋爱,什么儿爱勒务莫爱没衣儿洛安得(音译也译得不准,不知可是这样读),译成标准的大汉民族的语言就是:呵,祖国啊,我的母亲,我爱您啊!

  我到今天也没搞明白,《庐山恋》中的男主好像跟女主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可他却要把祖国跟他女朋友扯到一起,我认为纯粹是瞎扯,一点儿也不真实,矫揉造作!

  我在《念父亲》中说的作家就是像写《庐山恋》的这类作家,他们闭门造车,矫揉造作,读了他们写的文章和看了以此拍成的电影,我本来还会谈恋爱的,后来却不会谈了,谈了尼玛的有五六个女朋友,都被女朋友说是个书呆子而纷纷跟我分道扬镳了。这都是这些作家惹的祸。

  96

  Mr_稻香老农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31.3

  2019.07.27 00:20*

  字数 776

  亲爱的简友们,稻香今天抽空来悄悄地跟你们说些话。首先要跟大家说声对不起,由于简友众多,我在给诸位好友点赞时虽然不存在厚此薄彼的话,但却造成了有些人点赞到而有些人并冇得点赞,这没有别的缘故,而是因为我的能量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所以才会让有些人失望至极。这就希望大家能够鉴谅一二,并跟稻香和衷共济且风雨同舟。让我们在浩瀚的简书海洋上“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奋力前行吧!

  另外,跟简友们透露一些公开的秘密,作家鲁麟是我的弟弟,嫡嫡亲亲,如假包换。今天我提到他,是因为他对我的文章《念父亲》没有细看只瞟了一眼而造成了一些误会,误会我在该文中提到的作家是他,其实不是,我也跟他讲过了。我想了一下,我弟弟那样的大作家,在没细看文章时尚且造成误会,那就可想而知简书中也有不太细看文章而造成误会的作家了,因此觉得很有必要发表庄严声明,请大家不要误会,我在那篇文章中说的作家,既不是我弟弟作家鲁麟,也不是当下简书里的作家中任一人。这话说来话长,容稻香慢慢跟大家细细说来。

  当年看过爱情电影《庐山恋》的人都不会忘记,那里边的男主在跟女主拍拖时,他在对她脉脉含情地看了足足有六十六秒后,他突然像发羊角疯地向女主表白:I? Iove? my? motherIand!这个是英文,尼玛的像假洋.鬼.子在谈恋爱,什么儿爱勒务莫爱没衣儿洛安得(音译也译得不准,不知可是这样读),译成标准的大汉民族的语言就是:呵,祖国啊,我的母亲,我爱您啊!

  我到今天也没搞明白,《庐山恋》中的男主好像跟女主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可他却要把祖国跟他女朋友扯到一起,我认为纯粹是瞎扯,一点儿也不真实,矫揉造作!

  我在《念父亲》中说的作家就是像写《庐山恋》的这类作家,他们闭门造车,矫揉造作,读了他们写的文章和看了以此拍成的电影,我本来还会谈恋爱的,后来却不会谈了,谈了尼玛的有五六个女朋友,都被女朋友说是个书呆子而纷纷跟我分道扬镳了。这都是这些作家惹的祸。

  亲爱的简友们,稻香今天抽空来悄悄地跟你们说些话。首先要跟大家说声对不起,由于简友众多,我在给诸位好友点赞时虽然不存在厚此薄彼的话,但却造成了有些人点赞到而有些人并冇得点赞,这没有别的缘故,而是因为我的能量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程度,所以才会让有些人失望至极。这就希望大家能够鉴谅一二,并跟稻香和衷共济且风雨同舟。让我们在浩瀚的简书海洋上“愿乘长风破万里浪”,奋力前行吧!

  另外,跟简友们透露一些公开的秘密,作家鲁麟是我的弟弟,嫡嫡亲亲,如假包换。今天我提到他,是因为他对我的文章《念父亲》没有细看只瞟了一眼而造成了一些误会,误会我在该文中提到的作家是他,其实不是,我也跟他讲过了。我想了一下,我弟弟那样的大作家,在没细看文章时尚且造成误会,那就可想而知简书中也有不太细看文章而造成误会的作家了,因此觉得很有必要发表庄严声明,请大家不要误会,我在那篇文章中说的作家,既不是我弟弟作家鲁麟,也不是当下简书里的作家中任一人。这话说来话长,容稻香慢慢跟大家细细说来。

  当年看过爱情电影《庐山恋》的人都不会忘记,那里边的男主在跟女主拍拖时,他在对她脉脉含情地看了足足有六十六秒后,他突然像发羊角疯地向女主表白:I? Iove? my? motherIand!这个是英文,尼玛的像假洋.鬼.子在谈恋爱,什么儿爱勒务莫爱没衣儿洛安得(音译也译得不准,不知可是这样读),译成标准的大汉民族的语言就是:呵,祖国啊,我的母亲,我爱您啊!

  我到今天也没搞明白,《庐山恋》中的男主好像跟女主是天生一对地配一双,可他却要把祖国跟他女朋友扯到一起,我认为纯粹是瞎扯,一点儿也不真实,矫揉造作!

  我在《念父亲》中说的作家就是像写《庐山恋》的这类作家,他们闭门造车,矫揉造作,读了他们写的文章和看了以此拍成的电影,我本来还会谈恋爱的,后来却不会谈了,谈了尼玛的有五六个女朋友,都被女朋友说是个书呆子而纷纷跟我分道扬镳了。这都是这些作家惹的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