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纪实:父亲旧病复发,为了不连累我们,竟以这样的方式离世……

   沐沐讲故事

  文:念念不忘

  图:来自网络

  “ 孩子,我旧病复发,不想连累你们,只好先走了,对不起。”信息里,父亲短短的两行字就告别了自己的一生,留给我们的却是长长的想念与悔恨……

  

  父亲今年62岁。在我的记忆里,他一向乐观。他的口头禅都是“没事儿”。家里的孩子们都爱找他玩。他总在不停地开导别人说“照顾好自己,该吃吃,该喝喝,就是疼孩子,让他们少操心。” 最后留给自己的却是无人知晓的苦痛。

  母亲身体一直不好。自己一人住在老家。哥哥和我把关注点都放在了母亲身上,却忽略了不善言语的父亲。过完年,母亲给我打来电话说父亲可能喝了点酒,说人活着没有意思。我便想着可能年纪大了,想的多。我常给他打个电话,说说话吧。可是后来因我怀孕又忙着考试,又把这事放下了,总想着时间还长着呢......

  最近父亲一直想要接母亲到他身边。我说我去接,路上凉再感冒了,他只是说:“看好你的孩子”。

  母亲来了,有父亲在她身边,我们也觉得放心了。每天下班后路过那里,我都会去看看,但也只是匆匆的说几句话。父亲还是那句,“赶紧走吧,家里孩子小,看好他们”。

  每次去都是问母亲想吃点什么,总觉得她可能会随时会离开我们,而父亲总是默默的看着,听着,没有提过任何意见。后来母亲说。父亲在世时也说过,孩子们都给你打电话也不打给我。我觉得他们俩在一起给谁打电话都一样。母亲平时更多的矫情些而父亲倒不喜我们啰嗦。

  

  父亲回家之前给母亲买了一袋面,一些蔬菜。天不亮就起来将母亲的推车把手修好,转了再转,谁也想不到他心里有多少的不舍?

  到家将家里一切整顿好后,父亲换上了我刚给他买的衣服,为自己倒了一碗农药,一杯酒。生前爱喝点,走时也是用它壮胆吧。一口饭也没吃,就这样躺下给母亲打了最后一个电话说:“对不起了......。”

  当我再打过去时,已无人接听。

  我在父亲走的那间屋子里转了再转,想了再想,问了再问,他到底有多么的痛,才下了这样的决心,连死都不怕了?又有多么怕连累我和哥哥,不舍得让我们为他操一点点心?我们没有一个人会嫌弃他,哪怕让我伺候一天,心里也会好受些。

  爷爷去世前,父亲照顾他时就说:“等我年纪大了,希望能不糊涂,不给子女添麻烦。”而现在他是那么的冷静与我们告别,没有让我们为他做一件事,说一句贴心话。

  “我想你了,爸爸,你知道吗”?我总想着等他年纪大了,我能带着孩子到他身边,叫他一声外爷爷,他逗着孩子玩,我给他洗洗头发,洗洗脚,趴在他身边说说心里话,那该有多幸福啊!一切都没有了。

  

  为父亲整理遗物时,我发现了他一年前拍下的视频。他早就查出自己得病,向我们隐瞒的天衣无缝。就是到了最后我也不敢相信躺在那里的,竟是我的父亲。我拉着他的手,试图将它捂热;再摸摸他的脸,能否再睁眼看看我。

  站在那里,我不停的呼喊着“爸爸,醒一醒,醒一醒,再看看闺女,你这是要去哪儿?” 而他只是静静地睡着。因农药的折磨,父亲脸色发紫。

  “医生救救他,救救他吧......” 我绝望的哀求着。护士扶着我,只是说太晚了。

  我睡着了吗?我在做梦吗?我使劲的喊自己醒一醒再醒一醒。可是依然没有用,慌乱不堪的哥哥全身在发抖,历经过岁月洗礼的妈妈,也无法冷静,哭着像泪人一样,给爸爸反复的擦洗。我忘了自己,只是在哭。

  那天晚上我心疼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次次的闭上眼睛想入睡,哪怕在梦里再看看他,再说说话,听他喊一喊我的名字。可是却一次又一次的睁开。看着沉睡中的两个孩子。又想起爸爸那句话“看好你的孩子”。泪不听话的留下来。天知道那晚我是如何度过的。直到今天,我的心仍然疼得不敢呼吸。

  火化那天,我以为我可以放下了,人生老病死,总有那么一天,我不停的劝自己。可是,当他们把棺盖打开,我已无法控制自己。父亲依旧沉睡着,嘴巴微微张开,没有了那天因农药留下的痛苦表情,一脸的平静。他似乎在告诉我们他已经解脱了,让我们放心。

  我哭的像个不懂事的孩子,挣开所有人,闹着爬上了火化车。我再次回到了爸爸的怀抱,离他那么近。我平静下来,带着父亲去他该去的地方,就如小时候我跟在他的后面拉着他的大手,踩着他的脚印,一步一步的跟着他。今天,也让他紧紧的跟着我......

  姑姑告诉我,要哀求人家别烧蒙脸布,求人家能进大厅,我甚至想求他们再救救父亲......下车后,工作人员准许家人再看一看父亲。我多想再摸一摸那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却都被制止了。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看着他,再给我亲爱的父亲深深的磕三个头。父亲被工作人员推走了,大脑一片空白,我只是在不停的挣脱拉着我的两双手,我被他们拖住了。我想找父亲,我再一次奔向火华大厅,使出最大的力气去推那即将关闭的大门,可还是被反推回来。

  跪在地上的那一刻,我知道父亲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深吸一口气假装平静的与父亲道别。心里默念着姑姑教给我的话:“爸爸,一路向西,去西天。爸爸,你走吧,希望天堂没有病痛。完成你认为对的事”。

  

  今天,父亲走的第八天,我依然不停地假设,如果......但,一切并没有随着我的思想在改变。这种痛也将会根深蒂固的扎根于我的心里伴随我直到永远......

  再见,我亲爱的父亲。

  文:念念不忘

  图:来自网络

  “ 孩子,我旧病复发,不想连累你们,只好先走了,对不起。”信息里,父亲短短的两行字就告别了自己的一生,留给我们的却是长长的想念与悔恨……

  

  父亲今年62岁。在我的记忆里,他一向乐观。他的口头禅都是“没事儿”。家里的孩子们都爱找他玩。他总在不停地开导别人说“照顾好自己,该吃吃,该喝喝,就是疼孩子,让他们少操心。” 最后留给自己的却是无人知晓的苦痛。

  母亲身体一直不好。自己一人住在老家。哥哥和我把关注点都放在了母亲身上,却忽略了不善言语的父亲。过完年,母亲给我打来电话说父亲可能喝了点酒,说人活着没有意思。我便想着可能年纪大了,想的多。我常给他打个电话,说说话吧。可是后来因我怀孕又忙着考试,又把这事放下了,总想着时间还长着呢......

  最近父亲一直想要接母亲到他身边。我说我去接,路上凉再感冒了,他只是说:“看好你的孩子”。

  母亲来了,有父亲在她身边,我们也觉得放心了。每天下班后路过那里,我都会去看看,但也只是匆匆的说几句话。父亲还是那句,“赶紧走吧,家里孩子小,看好他们”。

  每次去都是问母亲想吃点什么,总觉得她可能会随时会离开我们,而父亲总是默默的看着,听着,没有提过任何意见。后来母亲说。父亲在世时也说过,孩子们都给你打电话也不打给我。我觉得他们俩在一起给谁打电话都一样。母亲平时更多的矫情些而父亲倒不喜我们啰嗦。

  

  父亲回家之前给母亲买了一袋面,一些蔬菜。天不亮就起来将母亲的推车把手修好,转了再转,谁也想不到他心里有多少的不舍?

  到家将家里一切整顿好后,父亲换上了我刚给他买的衣服,为自己倒了一碗农药,一杯酒。生前爱喝点,走时也是用它壮胆吧。一口饭也没吃,就这样躺下给母亲打了最后一个电话说:“对不起了......。”

  当我再打过去时,已无人接听。

  我在父亲走的那间屋子里转了再转,想了再想,问了再问,他到底有多么的痛,才下了这样的决心,连死都不怕了?又有多么怕连累我和哥哥,不舍得让我们为他操一点点心?我们没有一个人会嫌弃他,哪怕让我伺候一天,心里也会好受些。

  爷爷去世前,父亲照顾他时就说:“等我年纪大了,希望能不糊涂,不给子女添麻烦。”而现在他是那么的冷静与我们告别,没有让我们为他做一件事,说一句贴心话。

  “我想你了,爸爸,你知道吗”?我总想着等他年纪大了,我能带着孩子到他身边,叫他一声外爷爷,他逗着孩子玩,我给他洗洗头发,洗洗脚,趴在他身边说说心里话,那该有多幸福啊!一切都没有了。

  

  为父亲整理遗物时,我发现了他一年前拍下的视频。他早就查出自己得病,向我们隐瞒的天衣无缝。就是到了最后我也不敢相信躺在那里的,竟是我的父亲。我拉着他的手,试图将它捂热;再摸摸他的脸,能否再睁眼看看我。

  站在那里,我不停的呼喊着“爸爸,醒一醒,醒一醒,再看看闺女,你这是要去哪儿?” 而他只是静静地睡着。因农药的折磨,父亲脸色发紫。

  “医生救救他,救救他吧......” 我绝望的哀求着。护士扶着我,只是说太晚了。

  我睡着了吗?我在做梦吗?我使劲的喊自己醒一醒再醒一醒。可是依然没有用,慌乱不堪的哥哥全身在发抖,历经过岁月洗礼的妈妈,也无法冷静,哭着像泪人一样,给爸爸反复的擦洗。我忘了自己,只是在哭。

  那天晚上我心疼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一次次的闭上眼睛想入睡,哪怕在梦里再看看他,再说说话,听他喊一喊我的名字。可是却一次又一次的睁开。看着沉睡中的两个孩子。又想起爸爸那句话“看好你的孩子”。泪不听话的留下来。天知道那晚我是如何度过的。直到今天,我的心仍然疼得不敢呼吸。

  火化那天,我以为我可以放下了,人生老病死,总有那么一天,我不停的劝自己。可是,当他们把棺盖打开,我已无法控制自己。父亲依旧沉睡着,嘴巴微微张开,没有了那天因农药留下的痛苦表情,一脸的平静。他似乎在告诉我们他已经解脱了,让我们放心。

  我哭的像个不懂事的孩子,挣开所有人,闹着爬上了火化车。我再次回到了爸爸的怀抱,离他那么近。我平静下来,带着父亲去他该去的地方,就如小时候我跟在他的后面拉着他的大手,踩着他的脚印,一步一步的跟着他。今天,也让他紧紧的跟着我......

  姑姑告诉我,要哀求人家别烧蒙脸布,求人家能进大厅,我甚至想求他们再救救父亲......下车后,工作人员准许家人再看一看父亲。我多想再摸一摸那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却都被制止了。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看着他,再给我亲爱的父亲深深的磕三个头。父亲被工作人员推走了,大脑一片空白,我只是在不停的挣脱拉着我的两双手,我被他们拖住了。我想找父亲,我再一次奔向火华大厅,使出最大的力气去推那即将关闭的大门,可还是被反推回来。

  跪在地上的那一刻,我知道父亲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深吸一口气假装平静的与父亲道别。心里默念着姑姑教给我的话:“爸爸,一路向西,去西天。爸爸,你走吧,希望天堂没有病痛。完成你认为对的事”。

  

  今天,父亲走的第八天,我依然不停地假设,如果......但,一切并没有随着我的思想在改变。这种痛也将会根深蒂固的扎根于我的心里伴随我直到永远......

  再见,我亲爱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