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Anitama新声|你是会一口气读完教材的孩子吗?

  Anitama3天前我要分享

  

  作者:谢枫华

  封面:擅长捉弄人的高木同学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不知不觉,2019 年也已经过去三分之二了。

  轻小说作家吉冈平说,几年前,他和别人说“我喜欢海防舰”,别人会问他:“那是什么?莫非是海上保安厅的船?”

  而如今,他和别人说“我喜欢海防舰”,别人就会回复他:“萝莉控!犯罪预备军!”

  这是变好了呢,还是变坏了呢……

  

  (

  独立编辑、撰稿人松浦惠介说,他每当看到天才小说家的时候,都会感谢对方是一个小说家。这既是感谢对方用自己的才能写出了优秀的小说,也是感谢他没有把这份才能用在其他更危险的领域——比如说煽动、宣传、宗教上。

  

  (

  朝日新闻“天声人语”栏目在 8 月发表一篇文章,表达对日本语文教育的担忧。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想来也有人有这样的经验,新学期一开始,满怀期待地翻读着刚拿到手的语文教科书。”

  评论家栗原裕一郎读到这篇文章,嗤之以鼻:哪有那样的瓜娃子。

  

  (

  这句话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网友纷纷出面作证,表示“我就是那样的瓜娃子”。尤其是漫画家、小说家里,开学第一天就沉迷于读教科书的人,为数不少。甚至光是语文教科书还不满足,历史、社会之类科目的教科书,也要第一时间读完。

  用漫画家野间美由纪的话说:因为,眼前可是有没读过的活字在啊。

  

  (

  光读一本教材,可满足不了漫画家弾正よしかげ:在发下来的当天就读完整本语文教科书,还要到图书馆读课文出处的原著,等到上课讲到课文的时候,大家早已经腻味了。这是一整套流程好吧???!!

  

  (

  有网友索性在栗原的推文下开了一个投票,结果非常惊人,参与投票的几千名网友里,94%都会翻读教科书。不主动读教科书的,不要说是少数派,简直是异类了。

  

  (

  这个数字多少有些反直觉,即使是主动读教科书的网友,也大多认为,不爱读教科书的才应该是多数。也有网友指出,推特毕竟是以文字为主的社交媒体,用户普遍爱读爱写,受教育程度和年龄段也偏高,这可能影响了投票结果。若是换成以图片为主的 Instagram 之类,可能又是另一个结果了。

  面对如潮水涌来的评论,栗原也坦诚地认错,表示是自己恨学校恨得要死,光凭主观不假思索就说出这样的话,太无知了。

  (栗原小学、初中不去上学,高中辍学,大学被开除,以至于活了五十多岁没参加过毕业典礼。)

  但即使是主动读教科书的人,也是千差万别。有道是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从一个人对教科书的态度,或许也能知道他未来的作家性了。

  轻小说作家成田良悟回想起,他爱读语文教科书,爱到会偷比自己大 5 岁的哥哥的教科书来读的地步,但是,虽然《小狐狸阿权》和《茂吉的猫》之类他会读完,可是感觉很死板的说明文类的文章,他就都会跳过去。他发现,从小时候到 40 岁左右的现在,自己对书的态度,没有丝毫变化。

  

  轻小说作家时雨泽惠一则表示,他会在教科书发下来的当天,把想读的课文读完。而剩下的课文,哪怕是上课的时候,他也不会读。

  语文教科书里,他直到现在都记得的课文有两篇:《大造爷爷与雁》和《马驹》。这两篇的共通点,就是都出现了枪。

  

  (

  而动画人岩根雅明则分享了自己对教科书的评价:语文教科书最适合在上面画翻页漫画。社会科的教科书虽然厚度够,可惜字排得太满,四角能用来画漫画的空白地带就少了。

  

  (

  收藏举报投诉

  

  作者:谢枫华

  封面:擅长捉弄人的高木同学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不知不觉,2019 年也已经过去三分之二了。

  轻小说作家吉冈平说,几年前,他和别人说“我喜欢海防舰”,别人会问他:“那是什么?莫非是海上保安厅的船?”

  而如今,他和别人说“我喜欢海防舰”,别人就会回复他:“萝莉控!犯罪预备军!”

  这是变好了呢,还是变坏了呢……

  

  (

  独立编辑、撰稿人松浦惠介说,他每当看到天才小说家的时候,都会感谢对方是一个小说家。这既是感谢对方用自己的才能写出了优秀的小说,也是感谢他没有把这份才能用在其他更危险的领域——比如说煽动、宣传、宗教上。

  

  (

  朝日新闻“天声人语”栏目在 8 月发表一篇文章,表达对日本语文教育的担忧。文中,有这样一句话:“想来也有人有这样的经验,新学期一开始,满怀期待地翻读着刚拿到手的语文教科书。”

  评论家栗原裕一郎读到这篇文章,嗤之以鼻:哪有那样的瓜娃子。

  

  (

  这句话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网友纷纷出面作证,表示“我就是那样的瓜娃子”。尤其是漫画家、小说家里,开学第一天就沉迷于读教科书的人,为数不少。甚至光是语文教科书还不满足,历史、社会之类科目的教科书,也要第一时间读完。

  用漫画家野间美由纪的话说:因为,眼前可是有没读过的活字在啊。

  

  (

  光读一本教材,可满足不了漫画家弾正よしかげ:在发下来的当天就读完整本语文教科书,还要到图书馆读课文出处的原著,等到上课讲到课文的时候,大家早已经腻味了。这是一整套流程好吧???!!

  

  (

  有网友索性在栗原的推文下开了一个投票,结果非常惊人,参与投票的几千名网友里,94%都会翻读教科书。不主动读教科书的,不要说是少数派,简直是异类了。

  

  (

  这个数字多少有些反直觉,即使是主动读教科书的网友,也大多认为,不爱读教科书的才应该是多数。也有网友指出,推特毕竟是以文字为主的社交媒体,用户普遍爱读爱写,受教育程度和年龄段也偏高,这可能影响了投票结果。若是换成以图片为主的 Instagram 之类,可能又是另一个结果了。

  面对如潮水涌来的评论,栗原也坦诚地认错,表示是自己恨学校恨得要死,光凭主观不假思索就说出这样的话,太无知了。

  (栗原小学、初中不去上学,高中辍学,大学被开除,以至于活了五十多岁没参加过毕业典礼。)

  但即使是主动读教科书的人,也是千差万别。有道是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从一个人对教科书的态度,或许也能知道他未来的作家性了。

  轻小说作家成田良悟回想起,他爱读语文教科书,爱到会偷比自己大 5 岁的哥哥的教科书来读的地步,但是,虽然《小狐狸阿权》和《茂吉的猫》之类他会读完,可是感觉很死板的说明文类的文章,他就都会跳过去。他发现,从小时候到 40 岁左右的现在,自己对书的态度,没有丝毫变化。

  

  轻小说作家时雨泽惠一则表示,他会在教科书发下来的当天,把想读的课文读完。而剩下的课文,哪怕是上课的时候,他也不会读。

  语文教科书里,他直到现在都记得的课文有两篇:《大造爷爷与雁》和《马驹》。这两篇的共通点,就是都出现了枪。

  

  (

  而动画人岩根雅明则分享了自己对教科书的评价:语文教科书最适合在上面画翻页漫画。社会科的教科书虽然厚度够,可惜字排得太满,四角能用来画漫画的空白地带就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