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耗费了巨大的心血,始有今日火候,勤奋得来,殊非容易

  小说:耗费了巨大的心血,始有今日火候,勤奋得来,殊非容易

  第三十一章 狠毒,亦是仁慈

  “正合我意!”血龙虽然明知道这干男女不过是在使用激将法,但却依然很乐意让他们得逞。他当下摆出一副纵你奸似鬼,我又何所惧哉的架势,将双手交抄,抱膊在胸前,哂然笑道,“那我干脆就等你们巴巴盼望的援兵赶到以后,再动手一起全收拾了吧!”

  日月梦的那几名坛主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气氛诡秘而又透露出一丝滑稽突梯。燕赤锋却冰冷地发出一声笑,持剑快走到血龙身前道,“血龙,分批对付各个击破容易呢,还是任其会师合兵一处,再一举歼灭比较轻松呢?”

  血龙很自然地回答道,“那还用问,当然是各个击破更容易一些了。”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却又偏偏舍易取难、举重若轻呢?实在有点让人难以置信。如此骄纵自负,看着都不像你了。”燕赤锋将利剑往虚空处嗖地劈砍了一记,双目湛湛、不怀好意地盯着褚大鹏兄弟以及左四娘等人。

  仇晓珊灵敏地嗅到了危险的气味,忙瞪着血龙叫道,“血龙,枉你出身名门。难道你要言而无信、出尔反尔,不讲信用、不遵道义么?倘若如此,那今后你又有何面目再行走武林、立足于江湖?”

  血龙被她说得一愕,觉得自己确实不能心口不一,落人话柄,让人齿冷说道短长,就对燕赤锋说道,“燕师兄,咱们不妨再等会儿吧。”

  燕赤锋断然摇手道,“我不用。但是你,则当然要再等上一等了,因为你毕竟答应了人家暂不出手嘛。咱们江湖侠义道,然诺必守,毕竟信誉至关重要,非同小可。不过我却根本就不必再等了。血龙,你亲口答应的话,你自己就当然得遵守信诺,不能无故违约。可你却只能代表你自己一人,却须代表不了我们大家。

  我可从一开始来到这里,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跟他们对话过一句。这连话都没说过,毫无话题可言,当然更不可能会答应他们什么条件去履行什么约定了!综上所述,所以呢,这个手,我是出定了,而且但出无妨,合情合理,有礼有节,对你血龙的声名,当然也绝对无碍无害!”

  说完之后,燕赤锋立马剑指褚飞鹏兄弟哥俩。他身影挺拔,愈发显得英姿焕发,目光闪闪熠熠有辉,并朗声叫战道,“你们两个,别磨蹭了,且报上名来给我速速受死吧!”

  褚飞鹏兄弟既被点名挑选上了,迫于无奈,只好双双上前两步,压低嗓门沉声说道,“我们兄弟,便是江湖人称‘雄狮兽王爪’的褚大鹏、以及‘烈象巨灵掌’的褚飞鹏便是!嘿,小子,瞧你这年纪轻轻的,但却竟然如此地倨傲嚣张。大爷们从不超度孤魂野鬼,你又是谁?”

  “昆仑掌门嫡传弟子,只我,燕赤锋便是!褚家兄弟,废话少来啰嗦,快点出招,给我纳上命来吧!”燕赤锋口里头虽催促别人出招,事实上,他自己早在说话之际,就已剑走一线,率先发招,强向目标敌人迅速抢攻了过去!

  在剑法上,他确乎耗费了堪称巨大的心血,始有今日火候,勤奋得来,殊非容易。因洋洋洒洒,酣畅淋漓,本已实为可观者焉。加上又得到无渰子和丘无源两位当代之剑术名家多年一贯的悉心指点,于剑道上的见识远非凡俗。造诣端的是非同小可。

  而另外还有一个比较隐晦的情况,也令他战意高昂,鸡血满满。那就是,当听到那褚家兄弟两人,竟然也是以拳脚著称。嘿嘿,既如此巧合,那就更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速胜他们了!嗯,最好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其做到一击秒杀,使之无丝毫还手之力,方才稍快我胸臆,聊畅我之郁怀!

  燕赤锋既然存下了这个心思,所以更加不容自己出任何岔子。自于斯全神贯注,竟力一击——甫出手,就是最具杀伤性、最为快速的拿手好戏,师门绝招。并且,在一开始,他就提前使诈,说让对方出手,好像自己大义凛然,根本不会率先发难一般。以此来扰乱褚大鹏兄弟俩的心神、消除他们高度警戒的防御心理。

  而事实上,他自己却在话还没说完,尚言犹在耳之际,就用最快的身法、最狠毒的绝招猛地一举掩杀过去。

  这一招果然管用,顿时严严实实地杀了那褚氏兄弟个措手不及猝不及防——但见剑锋到处,他的红衫微微拂动之间,一缕殷然鲜血便随即喷溅开来,洒在阶檐下的沮洳泥污之上——却是那褚飞鹏没能顺利躲避过去,被燕赤锋突袭而至的抢攻一击必杀——这厮喉结遭到割裂,栽倒在地上,腿脚兀自抽搐挣揣着,眼见得已是不能活了。

  心有余悸的褚大鹏又惊又怒。虽然刚刚险之又险地避开了燕赤锋的杀招令他惊魂不定,可胞弟的伏尸敌手终究更让他痛不欲生。心内仇恨与恐惧错综交织,虽仅只瞬间,却也使褚大鹏整张脸都快抽搐成了偏瘫。只见他圆彪彪地瞪大双睛,声嘶力竭地吼道,“燕赤锋,枉你出身名门正派,居然出手如此卑劣狠毒!你不得好死哇你!”

  燕赤锋对此则只回报以淡定的冷笑。他轻藐地一耸肩膀,却慢条斯里地说道,“讲真,以狠毒的手法干净利落地杀灭你们这等恶贯满盈的邪魔外道,其实就是对天下苍生黎庶的莫大的仁慈!

  只有当凶顽恶獠般的匪类被全部如数的消除掉了,人间才会有真正的喜乐清和与天下太平出现。嘿,抨击他人卑劣狠毒,凭你们这群败类渣滓,却也忒不自量了吧。请不揣扪心自问下下,你们,也配么?”

  他刚才未能一招同时杀死这褚氏兄弟两个,显然便是未能完成自己内心所下的预计。期许如此,估量如此,效果居然偏差了近半。燕赤锋所以心中难免不为之而有点窝火。相应地,他手底重新刺去的招式,便更是透露着几分愈加刻意的阴毒与刁钻。

  那褚大鹏勉强地招架了几招,就便已经堪堪地遮挡不住了,只得慌忙去向左四娘等人请援。

  但是燕赤锋性格之中似乎杂糅着烈而浓郁的偏生偏颇与偏狭偏激,行事最喜剑走偏锋,极端做绝。因此他自然丝毫也不肯给这褚大鹏任何获救的机会。只看见他身子微拧,手下一紧。剑光闪处,红血涌动,褚大鹏也随即栽倒在他的剑招之下,一扑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