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爷爷、姥爷与他俩的战友们(106)谁他妈的坑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唐少侯在把那些金条装进了自己公文包后,他离开了座位,把身子凑到了康百万身边,小声说道:

  “师叔呀,本来有些事情是需要对您老保密的,但您是我嫡亲的同门师叔,我也一直念着您老多年来对我的照应之情,何况你我现在还与田中大佐合伙做着生意呢?

  当下,您老好,我便也好,田中大佐也好,那么现在我就冒着丢官罢职和杀头的风险,把我探知的一些信息告诉给您老吧,您老可千万不能张扬出去啊。”

  “我这么多年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何况你现在又为我们康家好,我怎么能不知道一个深浅和好歹呢?”

  康百万知道自己舍出去的那五根金条已经起了作用,唐少侯已经松了口。

  “我听说南京梅机关接到苏北地区那边密报,说苏北淮安县南三河边有一个康家庄,那里的人组织小刀会专与皇军作对,南京方面正在派专人去那里调查康家庄的有关情况。”

  唐少候一边说,一边拿两眼望着康百万,见康百万依旧若无其事地望着他,他便又继续说下去。

  “那淮安县南三河边的康家庄不正是师叔您老人家现在安置家小的地方吗?我怕这件事把师叔您也牵扯进去。

  据我在南京的朋友和线人来电,南京梅机关已经派专人前往两淮地区进行查探了,又有人密报说康家庄在蚌埠城有大生意,不日南京也将派专人来蚌埠城进行调查。

  我估计田中大佐已经得到了日军军部的有关指令了,这几日他让我派人在城门口守候,说等你回来,立刻请你去见他。

  目前我只知道这些了,我知道师叔多年来一心经商,从不过问政事,还望师叔配合我,前往田中大佐那里一趟,把这件事情向田中大佐说清楚了后,也好让我和田中大佐都放心,我当然也会尽力帮您老说话的。”

  唐少侯凭着自己对康百万多年来的了解,他在得到康百万给他的金条后,自以为康百万不会介入抗日之事,他便盘算着自己的生意,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向康百万透了点口风,以期得到康百万更多的回报。

  “谁他妈的坑害我康家呀!我康家一门自明末清初复兴以来,已经连续经商繁荣十数代,凭的是什么?凭的就是我们康家遵照祖训,一门心思只做生意,从不介入党争,从不介入政事!

  别人不知道,难道唐厅长你还不知道吗?自从我们康家在安徽省建立商铺酒肆以来,你知道的,我们一直都循规蹈矩做生意。就你唐厅长分析分析,你看我们会不会放着这么大的生意不做,这么大的家产不要,不要命地去打呀杀的?

  唐厅长,请你安排人替我查一查,我也安排青帮子弟帮我打探打探,看看究竟是谁存心要害我们康家,要是把我惹急了,我们康家也不是谁想欺负就欺负得了的!”

  康百万装出一副十分委屈和激动的样子,听唐少侯说完,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然后一边骂着别人,一边看着唐少侯说,并连软带硬地让唐少侯帮着自己去打听打听。

  看康百万真地动了怒,生了气,唐少侯知道康百万在淮河青帮的地位以及背后的实力,他的心里也不由得敲起了小边鼓。

  其实,唐少侯刚才对康百万所说的话一大半是真的,但是他的心里也在打着自己向上邀功和借机勒索康百万的小算盘。

  小鬼子调查康家庄和知道康家庄在蚌埠城做生意是真,那是杨兆堂被康家庄割了耳朵后,向山泽大佐告的密,但是杨兆堂记着他姐姐的好,这时还没有出卖他姐夫康百万。南京来电让田中大佐和蚌埠日特机关协助调查康家庄是真的,而近期派人来蚌埠调查是他自己猜测的。

  至于蚌埠方面在知道了淮安县南三河边康家庄的情况后,田中大佐密令唐少侯偷偷派人去两淮地区摸摸康百万的底,这一出却被唐少侯刻意隐瞒了起来,而且这些都是唐少侯暗中捣的鬼。

  唐少侯不待康百万再骂出更加难听的话,他就连忙离身座椅,站了起来。他站起来后,一边安抚着康百万落座,一边好言好语劝慰道:

  “师叔呀,您老别急!您老别急!别人不知道,凭这些年我与师叔之间的交往,我还不知道您老吗?这里面一定有误会!肯定有误会!只要您与我一同去田中大佐那里,向日本人说清楚了,我想对您老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这就与你到田中大佐那里走一趟,我想田中大佐也肯定会为我做主的!

  其实,你今天不来见我,我也正要去见你和田中大佐呢,我替你们沿途带了一些土特产,也正想休息一下后就给你和田中大佐送去。

  我现在也不多说什么了,一回来就摊上了这么一档子事,我也不休息了,这就与你一同去拜见田中大佐吧。”

  康百万一边说,一边落座后,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不一会儿康蛋蛋敲门走了进来。

  康蛋蛋进门后,与唐少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站在康百万跟前听候吩咐。

  康百万见康蛋蛋已到,他就当着唐少侯的面吩咐道:

  “你替我安排一下人手,把我给唐厅长和田中司令官带回来的礼物带上,我这就跟唐厅长一道去拜访田中司令官。

  另外,我从西安给我们上海杜老爷子和顾老爷子带的礼物,你赶快安排水路上的人替我送到上海去;我给这里夏堂主带的礼物,你代表我也马上亲自去送,并告知夏堂主,我不日亲自去他堂口传上海杜老爷的话。

  其他我从各地带回的礼物,你也赶快根据我列出的单子,替我也安排人给各位长官、老爷和太太们送去,不要耽搁了。”

  康百万吩咐完康蛋蛋,打发康蛋蛋走后,他让唐少侯落座稍等,然后他去了换衣间,修了修边幅,换了套西装,就走了出来。

  在康百万去换衣间当儿,唐少侯寻思着康百万刚才对康蛋蛋交待的那些话,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冒冒失失地得罪康百万,他知道自己虽然在蚌埠城目前还算一个人物,但是出了这个蚌埠城,他知道就凭康百万刚才说的那些人物,他哪一个也开罪不起。

  尤其是青帮的杜月笙、顾竹轩、夏金贯这样的人物,都是现在青帮内炙手可热的大佬,在青帮内呼风唤雨,各人手下都有成千上万的弟子,哪一处没有好手?如果自己拿捏不好,开罪了这些人,那么这些人都能让他死上一百回、一千回。这些人,不要说他唐少侯惹不起,就连日本军部也不会轻易下令开罪他们。

  唐少侯知道这些个中深浅,因此一等康百万换衣停当走了出来,他便候在门口,小心呵呵地礼让着,请他这位师叔走出办公室的门,然后他转身带上门,跟在康百万后面下了楼。

  在他们下楼前,康百万在蚌埠会所的汽车根据康蛋蛋的安排早已经准备停当,这时正停在大门口等候。

  不一刻,康百万与唐少侯分乘各自专车来到了田中大佐的司令部。

  96

  江苏阿康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17.1

  2019.08.04 06:34*

  字数 2452

  

  图片发自简书App

  唐少侯在把那些金条装进了自己公文包后,他离开了座位,把身子凑到了康百万身边,小声说道:

  “师叔呀,本来有些事情是需要对您老保密的,但您是我嫡亲的同门师叔,我也一直念着您老多年来对我的照应之情,何况你我现在还与田中大佐合伙做着生意呢?

  当下,您老好,我便也好,田中大佐也好,那么现在我就冒着丢官罢职和杀头的风险,把我探知的一些信息告诉给您老吧,您老可千万不能张扬出去啊。”

  “我这么多年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何况你现在又为我们康家好,我怎么能不知道一个深浅和好歹呢?”

  康百万知道自己舍出去的那五根金条已经起了作用,唐少侯已经松了口。

  “我听说南京梅机关接到苏北地区那边密报,说苏北淮安县南三河边有一个康家庄,那里的人组织小刀会专与皇军作对,南京方面正在派专人去那里调查康家庄的有关情况。”

  唐少候一边说,一边拿两眼望着康百万,见康百万依旧若无其事地望着他,他便又继续说下去。

  “那淮安县南三河边的康家庄不正是师叔您老人家现在安置家小的地方吗?我怕这件事把师叔您也牵扯进去。

  据我在南京的朋友和线人来电,南京梅机关已经派专人前往两淮地区进行查探了,又有人密报说康家庄在蚌埠城有大生意,不日南京也将派专人来蚌埠城进行调查。

  我估计田中大佐已经得到了日军军部的有关指令了,这几日他让我派人在城门口守候,说等你回来,立刻请你去见他。

  目前我只知道这些了,我知道师叔多年来一心经商,从不过问政事,还望师叔配合我,前往田中大佐那里一趟,把这件事情向田中大佐说清楚了后,也好让我和田中大佐都放心,我当然也会尽力帮您老说话的。”

  唐少侯凭着自己对康百万多年来的了解,他在得到康百万给他的金条后,自以为康百万不会介入抗日之事,他便盘算着自己的生意,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向康百万透了点口风,以期得到康百万更多的回报。

  “谁他妈的坑害我康家呀!我康家一门自明末清初复兴以来,已经连续经商繁荣十数代,凭的是什么?凭的就是我们康家遵照祖训,一门心思只做生意,从不介入党争,从不介入政事!

  别人不知道,难道唐厅长你还不知道吗?自从我们康家在安徽省建立商铺酒肆以来,你知道的,我们一直都循规蹈矩做生意。就你唐厅长分析分析,你看我们会不会放着这么大的生意不做,这么大的家产不要,不要命地去打呀杀的?

  唐厅长,请你安排人替我查一查,我也安排青帮子弟帮我打探打探,看看究竟是谁存心要害我们康家,要是把我惹急了,我们康家也不是谁想欺负就欺负得了的!”

  康百万装出一副十分委屈和激动的样子,听唐少侯说完,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然后一边骂着别人,一边看着唐少侯说,并连软带硬地让唐少侯帮着自己去打听打听。

  看康百万真地动了怒,生了气,唐少侯知道康百万在淮河青帮的地位以及背后的实力,他的心里也不由得敲起了小边鼓。

  其实,唐少侯刚才对康百万所说的话一大半是真的,但是他的心里也在打着自己向上邀功和借机勒索康百万的小算盘。

  小鬼子调查康家庄和知道康家庄在蚌埠城做生意是真,那是杨兆堂被康家庄割了耳朵后,向山泽大佐告的密,但是杨兆堂记着他姐姐的好,这时还没有出卖他姐夫康百万。南京来电让田中大佐和蚌埠日特机关协助调查康家庄是真的,而近期派人来蚌埠调查是他自己猜测的。

  至于蚌埠方面在知道了淮安县南三河边康家庄的情况后,田中大佐密令唐少侯偷偷派人去两淮地区摸摸康百万的底,这一出却被唐少侯刻意隐瞒了起来,而且这些都是唐少侯暗中捣的鬼。

  唐少侯不待康百万再骂出更加难听的话,他就连忙离身座椅,站了起来。他站起来后,一边安抚着康百万落座,一边好言好语劝慰道:

  “师叔呀,您老别急!您老别急!别人不知道,凭这些年我与师叔之间的交往,我还不知道您老吗?这里面一定有误会!肯定有误会!只要您与我一同去田中大佐那里,向日本人说清楚了,我想对您老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这就与你到田中大佐那里走一趟,我想田中大佐也肯定会为我做主的!

  其实,你今天不来见我,我也正要去见你和田中大佐呢,我替你们沿途带了一些土特产,也正想休息一下后就给你和田中大佐送去。

  我现在也不多说什么了,一回来就摊上了这么一档子事,我也不休息了,这就与你一同去拜见田中大佐吧。”

  康百万一边说,一边落座后,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不一会儿康蛋蛋敲门走了进来。

  康蛋蛋进门后,与唐少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站在康百万跟前听候吩咐。

  康百万见康蛋蛋已到,他就当着唐少侯的面吩咐道:

  “你替我安排一下人手,把我给唐厅长和田中司令官带回来的礼物带上,我这就跟唐厅长一道去拜访田中司令官。

  另外,我从西安给我们上海杜老爷子和顾老爷子带的礼物,你赶快安排水路上的人替我送到上海去;我给这里夏堂主带的礼物,你代表我也马上亲自去送,并告知夏堂主,我不日亲自去他堂口传上海杜老爷的话。

  其他我从各地带回的礼物,你也赶快根据我列出的单子,替我也安排人给各位长官、老爷和太太们送去,不要耽搁了。”

  康百万吩咐完康蛋蛋,打发康蛋蛋走后,他让唐少侯落座稍等,然后他去了换衣间,修了修边幅,换了套西装,就走了出来。

  在康百万去换衣间当儿,唐少侯寻思着康百万刚才对康蛋蛋交待的那些话,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冒冒失失地得罪康百万,他知道自己虽然在蚌埠城目前还算一个人物,但是出了这个蚌埠城,他知道就凭康百万刚才说的那些人物,他哪一个也开罪不起。

  尤其是青帮的杜月笙、顾竹轩、夏金贯这样的人物,都是现在青帮内炙手可热的大佬,在青帮内呼风唤雨,各人手下都有成千上万的弟子,哪一处没有好手?如果自己拿捏不好,开罪了这些人,那么这些人都能让他死上一百回、一千回。这些人,不要说他唐少侯惹不起,就连日本军部也不会轻易下令开罪他们。

  唐少侯知道这些个中深浅,因此一等康百万换衣停当走了出来,他便候在门口,小心呵呵地礼让着,请他这位师叔走出办公室的门,然后他转身带上门,跟在康百万后面下了楼。

  在他们下楼前,康百万在蚌埠会所的汽车根据康蛋蛋的安排早已经准备停当,这时正停在大门口等候。

  不一刻,康百万与唐少侯分乘各自专车来到了田中大佐的司令部。

  

  图片发自简书App

  唐少侯在把那些金条装进了自己公文包后,他离开了座位,把身子凑到了康百万身边,小声说道:

  “师叔呀,本来有些事情是需要对您老保密的,但您是我嫡亲的同门师叔,我也一直念着您老多年来对我的照应之情,何况你我现在还与田中大佐合伙做着生意呢?

  当下,您老好,我便也好,田中大佐也好,那么现在我就冒着丢官罢职和杀头的风险,把我探知的一些信息告诉给您老吧,您老可千万不能张扬出去啊。”

  “我这么多年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何况你现在又为我们康家好,我怎么能不知道一个深浅和好歹呢?”

  康百万知道自己舍出去的那五根金条已经起了作用,唐少侯已经松了口。

  “我听说南京梅机关接到苏北地区那边密报,说苏北淮安县南三河边有一个康家庄,那里的人组织小刀会专与皇军作对,南京方面正在派专人去那里调查康家庄的有关情况。”

  唐少候一边说,一边拿两眼望着康百万,见康百万依旧若无其事地望着他,他便又继续说下去。

  “那淮安县南三河边的康家庄不正是师叔您老人家现在安置家小的地方吗?我怕这件事把师叔您也牵扯进去。

  据我在南京的朋友和线人来电,南京梅机关已经派专人前往两淮地区进行查探了,又有人密报说康家庄在蚌埠城有大生意,不日南京也将派专人来蚌埠城进行调查。

  我估计田中大佐已经得到了日军军部的有关指令了,这几日他让我派人在城门口守候,说等你回来,立刻请你去见他。

  目前我只知道这些了,我知道师叔多年来一心经商,从不过问政事,还望师叔配合我,前往田中大佐那里一趟,把这件事情向田中大佐说清楚了后,也好让我和田中大佐都放心,我当然也会尽力帮您老说话的。”

  唐少侯凭着自己对康百万多年来的了解,他在得到康百万给他的金条后,自以为康百万不会介入抗日之事,他便盘算着自己的生意,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向康百万透了点口风,以期得到康百万更多的回报。

  “谁他妈的坑害我康家呀!我康家一门自明末清初复兴以来,已经连续经商繁荣十数代,凭的是什么?凭的就是我们康家遵照祖训,一门心思只做生意,从不介入党争,从不介入政事!

  别人不知道,难道唐厅长你还不知道吗?自从我们康家在安徽省建立商铺酒肆以来,你知道的,我们一直都循规蹈矩做生意。就你唐厅长分析分析,你看我们会不会放着这么大的生意不做,这么大的家产不要,不要命地去打呀杀的?

  唐厅长,请你安排人替我查一查,我也安排青帮子弟帮我打探打探,看看究竟是谁存心要害我们康家,要是把我惹急了,我们康家也不是谁想欺负就欺负得了的!”

  康百万装出一副十分委屈和激动的样子,听唐少侯说完,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了起来,然后一边骂着别人,一边看着唐少侯说,并连软带硬地让唐少侯帮着自己去打听打听。

  看康百万真地动了怒,生了气,唐少侯知道康百万在淮河青帮的地位以及背后的实力,他的心里也不由得敲起了小边鼓。

  其实,唐少侯刚才对康百万所说的话一大半是真的,但是他的心里也在打着自己向上邀功和借机勒索康百万的小算盘。

  小鬼子调查康家庄和知道康家庄在蚌埠城做生意是真,那是杨兆堂被康家庄割了耳朵后,向山泽大佐告的密,但是杨兆堂记着他姐姐的好,这时还没有出卖他姐夫康百万。南京来电让田中大佐和蚌埠日特机关协助调查康家庄是真的,而近期派人来蚌埠调查是他自己猜测的。

  至于蚌埠方面在知道了淮安县南三河边康家庄的情况后,田中大佐密令唐少侯偷偷派人去两淮地区摸摸康百万的底,这一出却被唐少侯刻意隐瞒了起来,而且这些都是唐少侯暗中捣的鬼。

  唐少侯不待康百万再骂出更加难听的话,他就连忙离身座椅,站了起来。他站起来后,一边安抚着康百万落座,一边好言好语劝慰道:

  “师叔呀,您老别急!您老别急!别人不知道,凭这些年我与师叔之间的交往,我还不知道您老吗?这里面一定有误会!肯定有误会!只要您与我一同去田中大佐那里,向日本人说清楚了,我想对您老来说,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这就与你到田中大佐那里走一趟,我想田中大佐也肯定会为我做主的!

  其实,你今天不来见我,我也正要去见你和田中大佐呢,我替你们沿途带了一些土特产,也正想休息一下后就给你和田中大佐送去。

  我现在也不多说什么了,一回来就摊上了这么一档子事,我也不休息了,这就与你一同去拜见田中大佐吧。”

  康百万一边说,一边落座后,按了一下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不一会儿康蛋蛋敲门走了进来。

  康蛋蛋进门后,与唐少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站在康百万跟前听候吩咐。

  康百万见康蛋蛋已到,他就当着唐少侯的面吩咐道:

  “你替我安排一下人手,把我给唐厅长和田中司令官带回来的礼物带上,我这就跟唐厅长一道去拜访田中司令官。

  另外,我从西安给我们上海杜老爷子和顾老爷子带的礼物,你赶快安排水路上的人替我送到上海去;我给这里夏堂主带的礼物,你代表我也马上亲自去送,并告知夏堂主,我不日亲自去他堂口传上海杜老爷的话。

  其他我从各地带回的礼物,你也赶快根据我列出的单子,替我也安排人给各位长官、老爷和太太们送去,不要耽搁了。”

  康百万吩咐完康蛋蛋,打发康蛋蛋走后,他让唐少侯落座稍等,然后他去了换衣间,修了修边幅,换了套西装,就走了出来。

  在康百万去换衣间当儿,唐少侯寻思着康百万刚才对康蛋蛋交待的那些话,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冒冒失失地得罪康百万,他知道自己虽然在蚌埠城目前还算一个人物,但是出了这个蚌埠城,他知道就凭康百万刚才说的那些人物,他哪一个也开罪不起。

  尤其是青帮的杜月笙、顾竹轩、夏金贯这样的人物,都是现在青帮内炙手可热的大佬,在青帮内呼风唤雨,各人手下都有成千上万的弟子,哪一处没有好手?如果自己拿捏不好,开罪了这些人,那么这些人都能让他死上一百回、一千回。这些人,不要说他唐少侯惹不起,就连日本军部也不会轻易下令开罪他们。

  唐少侯知道这些个中深浅,因此一等康百万换衣停当走了出来,他便候在门口,小心呵呵地礼让着,请他这位师叔走出办公室的门,然后他转身带上门,跟在康百万后面下了楼。

  在他们下楼前,康百万在蚌埠会所的汽车根据康蛋蛋的安排早已经准备停当,这时正停在大门口等候。

  不一刻,康百万与唐少侯分乘各自专车来到了田中大佐的司令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