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勘魔侠影录 第九十六章 虎口潜伏

  

  五更时分,天还没亮,一个打扮的规规整整的丫鬟正在费力地推开沉重的后门。木门发出吱呀的声响,拉着老长的调子,在寂静的后院显得尤为突出。

  丫鬟憋着一口气,准备一鼓作气全都拉开,这扇老旧的后门是实心的沉木做的,天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一扇重死人不偿命的门。她提了一口气猛地用力,门忽然一下子打开了,异常轻松,她力气闪了个空,脚下都没站稳,就听诶呦一声差点就闪空坐在地上。

  只见门那边站着一个小厮,背上背着柴火,两只手维持着推开门的姿势,见丫鬟差点跌倒,赶忙跑过来。

  “小浅姐姐,对不住对不住,我不知道你在门口,这门特别不好开,用的力气大了些,你没事吧?”

  被唤作小浅的丫鬟见对面是刚来不久的砍柴小厮,重重地哼了一声,“林山!大早上能不能不要吓唬人,这都几次了?我推门声响那么大,你在对面听到了就喊我一声,好让我有个准备,你次次就这样吓唬我好玩吗?”

  “好玩……哦不不不,我是说这门这么重,我看姐姐推的辛苦,哪有你在推我站在这边和你打招呼的道理,自然是先推开,让姐姐歇歇再说。”

  “什么歪理。”小浅理了理裙子,撇了林山一眼,顺便拿起旁边的篮子:“我要去买菜了,再耽误下去二小姐的早饭就做晚了,回来前你把火烧好。”

  “行,我保证在你回来前把火烧的旺旺的!你去吧!路上小心。”林山一屁股坐在柴火堆上,边擦汗边冲小浅笑。小浅被他笑的没脾气,丢下一句“小傻子”迈着轻快的步伐就出去了。

  林山歇了一小会儿,在原地简单地活动了下身体,听四周除了零散的鸟叫就没有别的声响,只见他几个起落就跃上了墙头,他弓着身子,脚步轻盈,竟是一点声响都没有。

  这是魔教的后院,莫怀凌隐藏身份,化名林山混进了魔教当砍柴小厮,短短几日他已经把魔教地形熟悉了大半。魔教很大,单是从正门走到客厅就要小半柱香时间,地形建筑堪比皇宫,魔教宫共有四个大门,内部分为前院和后院两个部分,听起来似乎和正常宅邸差不多,但是这里所谓的前院大到望不到头,各种各样的殿坐落在前院,会客的、议事的、歇脚的、赏景的。后院少一半是花园林园,人的住所就处在花草之间,风景优美,东北面是春婷院,家中女眷就住在其中,再过来是教主的住殿,客厅卧房书房茶亭一样不少,再过来是客房。西北面是厨房和仓库。教中的侍卫和兵都养在外面,魔教宫外面是中三门的地界,再往外是前三门。不管怎么说魔教的地界大到让人叹为观止。

  前些日子莫公子潜入春婷院寻找线索,结果一无所获,还惹出了个小乱子,二小姐装病引诱朱成笑天回来探望,错认了莫公子,莫公子逃脱后春婷院的守卫多了一倍不止,现如今只能在其他地方再寻找线索了。

  小浅买菜不出一炷香时间就会回来,莫公子不能走太远,就在附近转了转,最后再赶回来生火,等到小浅回来,莫公子正坐在灶台旁卖力地煽火,脸上还抹了点灰。

  小浅说了声“我回来了。”放下篮子从里面掏出个东西递给莫公子。“嗯,打开看看。”

  莫公子疑惑地接过去,打开一看是一颗热气腾腾的红薯,顿时开心道:“是红薯!谢谢小浅姐姐!”说完张口就要吃,小浅连忙阻止:“哎——你给我分一半,好歹是我攒钱自己买的,真是小傻子。”

  莫公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掰下一大半给小浅,小浅将红薯搁起来,洗了手去做早饭,莫公子一口一口吃着红薯,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套点信息,现在后厨的人都知道他是新来的柴夫,他说他自己脑袋被撞过,不是很灵光,大家都当他是小傻子,没人怀疑。

  吃完半颗红薯,莫公子拍了拍手来到小浅身旁。

  “小浅姐姐。”

  “什么事?”小浅头也不回地应道。

  “我听大家说这里很大,有很多房子,我可不可以出去看看?”

  “不行,你四处乱走的话会让巡查的侍卫抓起来的。”

  “他们为什么抓我?我又不会干坏事。”

  “诶呀这是规矩,一般人不能在前院和后院乱逛的,除非是有任务。你没事别出去乱跑,被抓住了可就麻烦了,他们会打死你的。”

  “啊?我就是走一走也会被打死啊,那要是有人闯进来又很厉害,他们打不过,是不是就可以随便走了?我要练武功,成为绝世高手,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小浅拿着勺子搅拌着锅里的素汤,回头把莫公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不是我说你,就你这样子还绝世高手?咱们看门的王大爷都比你强,你就别想这些有的没的了,我和你说啊,咱们这里不管是多厉害的高手都不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对付高手自然有更厉害的人在,有些高手杀不得就会被关起来,等将来时机到了就放出去。”

  “哇,这么厉害,那现在他们不是已经抓了很多人了吗?”

  “魔教戒备森严,抓住的人不在少数,我还做过几天地牢的饭呢,一顿整整三大锅的饭,我估计里面少说也有上百个人。”小浅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莫公子的肩膀:“你没事就乖乖地去背柴,别去惹祸,惹到他们我可保不住你。”

  莫公子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暖流,想前几天为了混进来,在后门跪了好久,还生了病,后门来来往往人那么多,没人看他一眼,在他坚持不住快要放弃的时候,小浅见到了他,跟在厨房总管身后求了好久,又送了钱才勉强将他留下来。小浅野丫头心性,有时嘴很会损人,但心善,看不得别人受苦,总要上去帮一把。

  莫公子回过神,接着问道:“关押那些高手的地牢在哪呢?是不是就在附近啊,我有时候走着走着就后背一凉,准是踩到了地牢上面,里面的人在瞪我!”

  “说什么呢!”小浅伸出手指戳了戳莫公子的脑袋:“地牢怎么可能建在居所附近,这种地方一般都在中三门,那里士兵多也好管理,还背后一凉?我劝你多穿衣服,晚上别出去瞎溜达。”

  说完小浅汤也做好了,她麻利地收拾好饭菜,打了声招呼:“我去给二小姐送饭,你休息休息再去弄些柴火来,天亮了,要忙的事还多着呢。”说到这还是觉得不放心,折回来对莫公子说:“没事别乱跑,规矩一点,老实一点,不要惹事!”

  “好好好,我知道了!”莫公子冲小浅挥手:“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