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德甲新赛季格局:多特咄咄逼人重整旗鼓拜仁赫内斯时代倒计时

2019-08-16 15:23:10 卡卡钟

被拜仁在德甲压制了7年之后,上赛季坐了21轮头把交椅的多特蒙德罕见地在赛季前,就明确提出在没有“如果”和“但是”的前提下争冠的决心。相比黄黑军在转会市场上的顺风顺水,拜仁则在夏窗频频遇阻,体育主管萨利哈米季奇的业务能力为人诟病,而在8月29日,赫内斯将对外宣布,他将于年底卸任拜仁主席一职,南部之星即将进入“后赫内斯时代”。

一边是咄咄逼人的重整旗鼓,一边是从球员到高层各方面的剧烈变革,德甲格局,要变天了吗?

本周出版的《体育图片》杂志,披露了拜仁今年在转会市场受阻的诸多内幕。比如年初,萨利哈米季奇与切尔西边锋赫德森-奥多伊的经纪人取得联系,并公开讨论球员,引起蓝军反感,拒绝与拜仁谈判,目前,处于跟腱断裂恢复中的奥多伊已接近和切尔西续约。

又比如,稚嫩的萨利在转会运作中难以独挡一面,拜仁需要中间人布兰奇尼的介入,才完成了队史最贵引援卢卡斯-埃尔南德斯的交易,而与萨内的接洽中,据悉,布兰奇尼也参与其中,这意味着拜仁需要一笔的额外开销。

还有半个月关窗,拜仁理想情况下还需要两位新援,据《体育图片》透露,此前更多放权很少参与实操的两大巨头赫内斯和鲁梅尼格,也必须更多参与到转会事务中,尤其是面临潜在库蒂尼奥这样大宗交易的情况下。

2018年7月,当拜仁新帅尼科-科瓦奇首次在拜仁总部亮相时,只有萨利哈米季奇作为陪同,两大巨头均缺席,两位大佬愿意给予菜鸟经理萨利更多当家作主和抛头露面的机会,但一年过去,波黑人依旧槽点满满,无论表达还是业务能力。

赫内斯1979年担任拜仁经理时,俱乐部只有20名员工和700万马克的负债,40年后,拜仁在其治下拥有了上千名员工和一年7亿欧元的营业额。虽然其潜在继任者海纳,担任过15年全球第二大运动品牌阿迪达斯的董事会主席,明年年初卡恩预计也会加入拜仁董事会,但谁也无法保障他们能像赫内斯一样成功。

过去10年,罗贝里组合带领拜仁在竞技上大获成功,使德甲班霸贵为欧陆三强“萨其马”一员,如今随着二人离开安联,赫内斯即将卸任,加之菜鸟经理萨利稚嫩,拜仁内部自上而下起了诸多波澜。

不仅如此,拜仁还要面临外部环境的变化和自身心理的落差感。

正如勒沃库森传奇经理卡尔蒙德所说:现在已不是那个拜仁一通电话,球员就可以登上飞机的时代了。拜仁从高层到球员向萨内示爱了两个多月,塞内加尔后裔在公开场合从未有过任何积极的正面回应,直到社区盾杯瓜迪奥拉将其排入首发之前,萨内也未向加泰人表达去意,尽管在德国媒体看来,萨内的态度在英超关窗前已经向拜仁一方倾斜。《图片报》甚至需要用萨内赛后只顾低头看手机这样的小细节,去主观的将萨内和拜仁联系在一起;科瓦奇公开表达了对萨内加盟的信心后,竟遭鲁梅尼格和萨利哈米季奇一齐回怼,拜仁在萨内和曼城面前,完全示弱,只有等待的份儿,正如《体育图片》足球主编法尔克所评论:这看上去已不像拜仁!换做往日,拜仁和看准的球员早就在公开场合眉来眼去,互诉衷肠了。

别说是萨内,就连拜仁追逐的其他目标,也不曾直接表达过对加盟拜仁的向往,无论罗卡、贝尔温亦或是某某某。一个拜仁必须承认的事实是:无论竞技实力还是发展理念,拜仁都不见得是新一代球员梦寐以求的球会了。这样的落差,拜仁需要适应,更得转变观念,尤其是在每个夏天球员身价日益膨胀的情况下。

赫内斯选择年底卸任,或许是希望看到球队利用今夏超过2亿欧元的预算,弥补旗帜人物“罗贝里”离开的真空,将球队平稳过渡给继任者。然而,一年前就知道需要寻找边锋接班人的拜仁,目前只来了30岁的佩里希奇,对于2亿欧元的含金量和自身吸引力,拜仁都没有做好估计。后赫内斯时代,少了面子和人脉的拜仁,或许会更难。

德甲开赛前,《图片报》评论员芬特提出了尖锐问题:拜仁的阵容实力还是德甲第一吗?根据转会市场网站的估价,拜仁目前阵容身价为7.9欧元,多特则是6.4亿欧,差距已是近年最小。主力阵容,球星更多的拜仁或许还有一些优势,但在阵容厚度和结构上,则明显多特占优,尤其是在大黄蜂众新援已和球队合练5周的前提下,而拜仁呢,头号新援卢卡斯刚复出,帕瓦尔面对强敌时表现不佳,还有两名新援在路上,至少对比各自的上赛季,两方绝对是此消彼涨的关系。

多特今夏花了近1.3亿欧元,对阵容短板和深度进行针对性补强,收获满满。最近,他们在转出端连续送走了菲利普、香川真司、托普拉克等冗员,今夏已送走了多达11名不在球队计划里的球员,相比不称职的萨利,多特体育主管佐尔克堪称“购买冠军”加“销售冠军”,若算上被划归为上个冬窗转会的普利希奇的6400万欧元(切尔西因为今夏转会禁令提前半年签下球员),多特在转出端共收入了1.35亿欧元,甚至比买人还多了800万,没太多成本的情况下,完成了良性新陈代谢。

除了竞技上与拜仁的趋近,多特在财务上相比去年也更进一步。2017-18赛季,多特总销售额达到5.36亿欧元,历史新高,过去的赛季则是4.895亿欧元,绝对值虽然减少,但含金量更高。因为去年的5.36亿欧元里,有超过1亿欧元来源于转会净收入,多特在那个赛季接连高价送走了奥斯曼-登贝莱和奥巴梅扬。若除去转会收入对比两年销售额,多特今年多出了足足5600万欧元,在广告、市场、门票等方面都有不同程度增长。在CEO瓦茨克看来,多特蒙德目标是在2025年实现在不计算转会费收入的情况下,销售额达到5亿欧元。

本赛季,多特一线队的预算达到了1.45亿欧元,比上赛季多出了1500万欧,随着俱乐部进一步发展,这一数字还将逐渐向2亿欧元逼近,这将成为多特能在未来留住并吸引更多球星的坚实保障。

拜仁处于各方面变革期的阵痛,多特则在上赛季的成功后,给自己提出了更具雄心的目标。德甲需要有趣的竞争,德甲需要拜仁和多特蒙德的齐头并进乃至相互刺激,就像2013年夏天两者会师温布利球场时一样。

被拜仁在德甲压制了7年之后,上赛季坐了21轮头把交椅的多特蒙德罕见地在赛季前,就明确提出在没有“如果”和“但是”的前提下争冠的决心。相比黄黑军在转会市场上的顺风顺水,拜仁则在夏窗频频遇阻,体育主管萨利哈米季奇的业务能力为人诟病,而在8月29日,赫内斯将对外宣布,他将于年底卸任拜仁主席一职,南部之星即将进入“后赫内斯时代”。

一边是咄咄逼人的重整旗鼓,一边是从球员到高层各方面的剧烈变革,德甲格局,要变天了吗?

本周出版的《体育图片》杂志,披露了拜仁今年在转会市场受阻的诸多内幕。比如年初,萨利哈米季奇与切尔西边锋赫德森-奥多伊的经纪人取得联系,并公开讨论球员,引起蓝军反感,拒绝与拜仁谈判,目前,处于跟腱断裂恢复中的奥多伊已接近和切尔西续约。

又比如,稚嫩的萨利在转会运作中难以独挡一面,拜仁需要中间人布兰奇尼的介入,才完成了队史最贵引援卢卡斯-埃尔南德斯的交易,而与萨内的接洽中,据悉,布兰奇尼也参与其中,这意味着拜仁需要一笔的额外开销。

还有半个月关窗,拜仁理想情况下还需要两位新援,据《体育图片》透露,此前更多放权很少参与实操的两大巨头赫内斯和鲁梅尼格,也必须更多参与到转会事务中,尤其是面临潜在库蒂尼奥这样大宗交易的情况下。

2018年7月,当拜仁新帅尼科-科瓦奇首次在拜仁总部亮相时,只有萨利哈米季奇作为陪同,两大巨头均缺席,两位大佬愿意给予菜鸟经理萨利更多当家作主和抛头露面的机会,但一年过去,波黑人依旧槽点满满,无论表达还是业务能力。

赫内斯1979年担任拜仁经理时,俱乐部只有20名员工和700万马克的负债,40年后,拜仁在其治下拥有了上千名员工和一年7亿欧元的营业额。虽然其潜在继任者海纳,担任过15年全球第二大运动品牌阿迪达斯的董事会主席,明年年初卡恩预计也会加入拜仁董事会,但谁也无法保障他们能像赫内斯一样成功。

过去10年,罗贝里组合带领拜仁在竞技上大获成功,使德甲班霸贵为欧陆三强“萨其马”一员,如今随着二人离开安联,赫内斯即将卸任,加之菜鸟经理萨利稚嫩,拜仁内部自上而下起了诸多波澜。

不仅如此,拜仁还要面临外部环境的变化和自身心理的落差感。

正如勒沃库森传奇经理卡尔蒙德所说:现在已不是那个拜仁一通电话,球员就可以登上飞机的时代了。拜仁从高层到球员向萨内示爱了两个多月,塞内加尔后裔在公开场合从未有过任何积极的正面回应,直到社区盾杯瓜迪奥拉将其排入首发之前,萨内也未向加泰人表达去意,尽管在德国媒体看来,萨内的态度在英超关窗前已经向拜仁一方倾斜。《图片报》甚至需要用萨内赛后只顾低头看手机这样的小细节,去主观的将萨内和拜仁联系在一起;科瓦奇公开表达了对萨内加盟的信心后,竟遭鲁梅尼格和萨利哈米季奇一齐回怼,拜仁在萨内和曼城面前,完全示弱,只有等待的份儿,正如《体育图片》足球主编法尔克所评论:这看上去已不像拜仁!换做往日,拜仁和看准的球员早就在公开场合眉来眼去,互诉衷肠了。

别说是萨内,就连拜仁追逐的其他目标,也不曾直接表达过对加盟拜仁的向往,无论罗卡、贝尔温亦或是某某某。一个拜仁必须承认的事实是:无论竞技实力还是发展理念,拜仁都不见得是新一代球员梦寐以求的球会了。这样的落差,拜仁需要适应,更得转变观念,尤其是在每个夏天球员身价日益膨胀的情况下。

赫内斯选择年底卸任,或许是希望看到球队利用今夏超过2亿欧元的预算,弥补旗帜人物“罗贝里”离开的真空,将球队平稳过渡给继任者。然而,一年前就知道需要寻找边锋接班人的拜仁,目前只来了30岁的佩里希奇,对于2亿欧元的含金量和自身吸引力,拜仁都没有做好估计。后赫内斯时代,少了面子和人脉的拜仁,或许会更难。

德甲开赛前,《图片报》评论员芬特提出了尖锐问题:拜仁的阵容实力还是德甲第一吗?根据转会市场网站的估价,拜仁目前阵容身价为7.9欧元,多特则是6.4亿欧,差距已是近年最小。主力阵容,球星更多的拜仁或许还有一些优势,但在阵容厚度和结构上,则明显多特占优,尤其是在大黄蜂众新援已和球队合练5周的前提下,而拜仁呢,头号新援卢卡斯刚复出,帕瓦尔面对强敌时表现不佳,还有两名新援在路上,至少对比各自的上赛季,两方绝对是此消彼涨的关系。

多特今夏花了近1.3亿欧元,对阵容短板和深度进行针对性补强,收获满满。最近,他们在转出端连续送走了菲利普、香川真司、托普拉克等冗员,今夏已送走了多达11名不在球队计划里的球员,相比不称职的萨利,多特体育主管佐尔克堪称“购买冠军”加“销售冠军”,若算上被划归为上个冬窗转会的普利希奇的6400万欧元(切尔西因为今夏转会禁令提前半年签下球员),多特在转出端共收入了1.35亿欧元,甚至比买人还多了800万,没太多成本的情况下,完成了良性新陈代谢。

除了竞技上与拜仁的趋近,多特在财务上相比去年也更进一步。2017-18赛季,多特总销售额达到5.36亿欧元,历史新高,过去的赛季则是4.895亿欧元,绝对值虽然减少,但含金量更高。因为去年的5.36亿欧元里,有超过1亿欧元来源于转会净收入,多特在那个赛季接连高价送走了奥斯曼-登贝莱和奥巴梅扬。若除去转会收入对比两年销售额,多特今年多出了足足5600万欧元,在广告、市场、门票等方面都有不同程度增长。在CEO瓦茨克看来,多特蒙德目标是在2025年实现在不计算转会费收入的情况下,销售额达到5亿欧元。

本赛季,多特一线队的预算达到了1.45亿欧元,比上赛季多出了1500万欧,随着俱乐部进一步发展,这一数字还将逐渐向2亿欧元逼近,这将成为多特能在未来留住并吸引更多球星的坚实保障。

拜仁处于各方面变革期的阵痛,多特则在上赛季的成功后,给自己提出了更具雄心的目标。德甲需要有趣的竞争,德甲需要拜仁和多特蒙德的齐头并进乃至相互刺激,就像2013年夏天两者会师温布利球场时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