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柴房里那些宝贝,每一件物品都有故事!

  柴房是干么的?城市里如今谁家还烧柴?条件差的烧煤球,好的用液化气,图个方便直接就用电来解决一切了。山区农村倒是烧柴的,也没见过哪户农民家里专门用间屋子堆柴火的。但是在我居住的这个大院里面,每家每户却还有一间被称做柴房的屋子的。

  院里的房屋是上世纪末由单位修建的。起初叫福利分房,房改后什么工龄折算,什么房屋折旧,七折八折用了很少的钱就变成私房了。那时节单位分房谁都不愿选择一楼的,地面回潮湿气重不说,老鼠乱窜,窃贼光顾,晚上想睡个好觉也不得安生。于是我们这块一楼全不住人,自二楼以上楼层每户都会分得一间底层的房子。叫习惯了,就被称作为“柴房”。家里有不怎么用的物件什么的,放在住房中嫌碍眼,扔掉又舍不得,于是一股脑儿往柴房里堆。柴房柴房,其实就是间杂物间罢了。

  我家的柴房有十个平方左右,虽不住人,我依然把它整理得干干净净。装了电灯,粉刷了墙壁,地面也作了防潮处理。有事没事地我爱去看看,甚至坐上半个小时。因为那里面放置的每件物品,都承载了一段记忆,有美好的,有伤心的。每件物品都有故事,每件物品都倾注了我的一段情感。

  柴房,是我家的历史博物馆。每件物品,都被我视为宝贝。

  馆藏之一:一个藤条箱

  一个装换洗衣服的箱子,用藤条编制而成,箱子内层衬有布料,上下八个角及箱盖和箱底边沿包有铁皮。藤条箱的历史说它悠久或许有点过份,可它却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岳母家的时髦物件。岳父因病从工作岗位退职在家休养,妻子弟妹七个,全靠岳母作缝纫养家糊口。妻从上中学起,每年的寒暑假都一定要找点零活挣几个学费。她到建筑工地去搬过砖,当过小工,帮人家推板车沿街叫卖过黄泥。那时长沙居民家还烧蜂窝煤球的,城市里要找些黄泥混在碎煤粉里做成藕煤很难,黄泥要到城郊的山坡去挖。妻子辛苦一个暑假下来,手掌磨出老茧也挣不了几十块钱的。偏偏穷人家的孩子又长出息,六十年代妻子考上了武汉的一所大学。岳父岳母没有因为她是女孩而放弃学业,一家人勒紧裤带供她读到了大学毕业。在学校,别的同学用的是皮箱,而妻子则用这个藤条箱陪伴了她四年。毕业分配了,又用这箱子装着简单的衣物到了湘西的山区。后来,又作为陪嫁物品带进了我家。因工作调动前前后后搬过好几次家,如今家里装修也有了壁柜,这藤条箱却一直舍不得丢掉。

  

  馆藏之二:一对挑箱

  挑箱或许是南方山区特有的。它用上好的木板做成,箱子像个正方体,一个箱子的空间相当于两口皮箱。底部有个木框兜着,框上有四个孔用来穿绳子。两个箱组成一对,系上绳子,用扁担挑着,一家人外出谋生时衣物可尽置其内。

  这对挑箱是大妹送我的。当年大妹初中毕业后,几个同学被一起骗到了外县一所“劳动大学”。所谓“大学”却徒有虚名,成天就只是下地干活,说白了就是一园艺场。那时我已在工厂学徒,想到母亲去世了,大妹十五六岁女孩一个人离家在外心里很不是味道。每月我都从十八元的工资中给她寄去五块,钱不多,但寄去的是一种有家的感觉。后来那什么“大学”被解散了,大妹又作为下放知青安排到本县的一个山村。那地方离县城三十里地,满山的林木却十分贫穷。有一年村里来了木匠,她于是打制了一对挑箱,里面装了些山区才有的干笋、蘑菇等挑着送到了县城。进家门那一刻,我这当哥的真心疼的不行。揭开箱子,一股杉木板的香味扑鼻而来。大妹说哥马上要成家了,当妹的也没啥东西好送。几句话,说的妻子眼泪就差点要掉了下来。这对挑箱就这么装上我们的衣物,满载着兄妹情深,随着我们搬过来搬过去的,最终也珍藏到了我家的博物馆。

  

  馆藏之三:木沙发和折叠凳

  木沙发和折叠椅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是我一斧一戳自己拼出来的。那时我已在市里一间工厂干机修工,因为厂子离家远,中午基本上不回家。上班穿的油渍渍的,中午也懒得上床午休。同宿舍的朋友一鼓捣,于是我们就寻了些丢弃的包装木板木棍,刀削斧砍地,花了两个月的午休时间,做成了两个木沙发,一个茶几,还做了四条可收的折叠凳。

  买了些虫胶片兑上松节油,刷上后光亮亮的十分漂亮。木沙发摆在客厅里还有些洋气,来人来客了妻子总会显摆地说他这钳工师傅的木工活也还行呢。那四条折叠凳更是让邻居看着都眼红。当时房间小,吃饭时摆几条木凳都嫌占地方。可这四条折叠凳收起来时家里会变得宽敞,打开来却又实用。加上那是七十年代初,当时也没啥文化生活的内容,电视机也不普及,平时晚上的时候只能是聊天睡觉。

  天气稍暖和些时,家附近的铁路工地、军分区、地委倒是常有露天电影。每天晚饭还没吃完呢,楼上楼下就有人在叫唤了:军分区操坪晚上《地道战》,铁五局放《地雷战》……那时看来看去,除了这两场仗还有《小兵张嘎》,再就是阿尔巴尼亚的《桥》呀,《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什么的。百看不厌还乐此不疲。看看天快暗下来时,我就背着孩子,妻提两张折叠凳就出发了。背累了,把凳子一拉开,马路边就坐着休息会。后来,电视机多了,露天电影没了,折叠凳用的也就少了。于今家里房间大了,三室两厅,客厅摆上了大沙发,餐厅有餐桌餐椅。我这几件木工产品也进了博物馆了。因为柴房在底层接地气的缘故,夏天很凉爽。于是我会常去朝折叠凳上一坐,二胡一架,“哆来咪发细”地弄上一两小时,那才叫痛快呢。

  

  馆藏之四:一组劳动工具

  柴房内有一组劳动工具,它们是柴刀、锄头、铁锹和一个当年做蜂窝煤球的铁模具。柴刀是上中学放假时砍柴用的,我一直带在身边。许多年前家庭灶具改造了,不再烧柴做饭,这刀也就每年只用这么一半回了。到七月半鬼节时,我会捡些树枝木片,用刀砍碎了,祭祀已故亲人烧纸钱时用来点火。我们这地方叫“烧包”,一般会选择在郊外水边的空地上,把买好的纸钱用封皮包好,写下“魂下受用”的字样,每位已故亲人的“钱包”在三个或七个。农历七月半前的“中元大会”那晚,整条小河边绵延十里火光点点,烟雾燎绕。那场面,还真应了“感天地,泣鬼神”的话了。其实我并不迷信,烧的只是一种思念,一份心情罢了。

  锄头基本不用了,它能唤起我的却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七十年代初,我被调到一间三线工厂工作。那厂就在一片群山之中,因为离集镇较远,居家过日子极不方便。我用这把锄头在厂边上开荒种地,所带两个徒弟没事就替我来松土施肥。什么茄子,辣椒,丝瓜,南瓜,通心菜啥的,怎么都吃不完。一把锄头,帮我解决了一日三餐的大事。不再用它了,我真不忍心丢掉它。

  

  铁锹和煤球模具整下过我不少汗水。调回市区,烧水做饭用的是煤。因为在火电厂工作,厂里沉淀池中的煤灰对职工免费供应。因为锅炉燃烧不充分,这种黑黑的煤灰中可燃物不少。掺上黄泥作粘合剂,用铁锹拌匀,制成煤球晒干了十分好用。每年夏天,我会用那种小翻斗车送些煤灰到家门前的空坪里,不偷懒的话,一天足可以做上三四百个煤球。那模具被称“藕煤模子”,因为是我这钳工自已做的,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左邻右舍做煤球时也都爱借它。每次做完,我都会把它冲洗干净,晾干水汽后再抹上油,让它永不生锈。

  如今电力供应充足了,家里电气化了,这些工具也就都退休了。

  馆藏之五:飞鸽牌自行车

  退休前工作地点离家有十几里地,上班下班骑自行车得半个小时。这辆飞鸽之前我用过永久,松鹤,凤凰三种牌号的车。不是我把它们骑坏的,而是窃贼们拿去用了。退休了,不用上班了,买个菜上个街什么的老伴只是叫我走走路,多锻炼。加上停车不方便,这飞鸽也就扒窝了。这几年,马路上汽车都走不通了,这自行车骑上路还真是险象环生。人一老,就更不去冒这个险。曾经让侄儿外甥来拿走,我说骑车上个班也方便些。谁知这俩小子笑了我半天,谁要你这两个轮子的玩意啊?骑着它只怕会打一辈子光棍呢。不久,这两家伙就都坐着四个轮子满处跑了。我的飞鸽啊,你就安心歇着吧。

  

  我家院子隔壁,是市里的重点高中,每年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少。因为学校面对全市招生,每年下面县里来就读的学生很多。于是家长陪读的也多了,院子里的空闲房屋向陪读家长出租变得十分抢手。不少家庭把柴房稍作改造,每月收个五百六百的不成问题。有朋友劝我,你家那些个破玩意老古董占着地方又生不了崽,不如丢了。柴房租出去,每月的蔬菜钱不就有了么?每次有人说起,我都只是笑笑。每次有人介绍陪读家长来打听,我都会拒绝。

  每年,我会把那藤条箱和挑箱里放上几颗樟脑丸。每隔几天,我会提桶清水,把那木沙发和折叠凳认真擦擦。每隔十天半月,有事没事我总想上柴房看看,拍拍飞鸽那座垫,提起藕煤模子咣当摇两下,坐在木沙发上,再点上一支香烟。静静地回忆起那些往事,那些岁月,眯上眼,如神仙般惬意。

  人大了,对世间的一切看的似乎有些淡了,但这些宝贝勾起的记忆,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来源丨红网论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

  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柴房是干么的?城市里如今谁家还烧柴?条件差的烧煤球,好的用液化气,图个方便直接就用电来解决一切了。山区农村倒是烧柴的,也没见过哪户农民家里专门用间屋子堆柴火的。但是在我居住的这个大院里面,每家每户却还有一间被称做柴房的屋子的。

  院里的房屋是上世纪末由单位修建的。起初叫福利分房,房改后什么工龄折算,什么房屋折旧,七折八折用了很少的钱就变成私房了。那时节单位分房谁都不愿选择一楼的,地面回潮湿气重不说,老鼠乱窜,窃贼光顾,晚上想睡个好觉也不得安生。于是我们这块一楼全不住人,自二楼以上楼层每户都会分得一间底层的房子。叫习惯了,就被称作为“柴房”。家里有不怎么用的物件什么的,放在住房中嫌碍眼,扔掉又舍不得,于是一股脑儿往柴房里堆。柴房柴房,其实就是间杂物间罢了。

  我家的柴房有十个平方左右,虽不住人,我依然把它整理得干干净净。装了电灯,粉刷了墙壁,地面也作了防潮处理。有事没事地我爱去看看,甚至坐上半个小时。因为那里面放置的每件物品,都承载了一段记忆,有美好的,有伤心的。每件物品都有故事,每件物品都倾注了我的一段情感。

  柴房,是我家的历史博物馆。每件物品,都被我视为宝贝。

  馆藏之一:一个藤条箱

  一个装换洗衣服的箱子,用藤条编制而成,箱子内层衬有布料,上下八个角及箱盖和箱底边沿包有铁皮。藤条箱的历史说它悠久或许有点过份,可它却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岳母家的时髦物件。岳父因病从工作岗位退职在家休养,妻子弟妹七个,全靠岳母作缝纫养家糊口。妻从上中学起,每年的寒暑假都一定要找点零活挣几个学费。她到建筑工地去搬过砖,当过小工,帮人家推板车沿街叫卖过黄泥。那时长沙居民家还烧蜂窝煤球的,城市里要找些黄泥混在碎煤粉里做成藕煤很难,黄泥要到城郊的山坡去挖。妻子辛苦一个暑假下来,手掌磨出老茧也挣不了几十块钱的。偏偏穷人家的孩子又长出息,六十年代妻子考上了武汉的一所大学。岳父岳母没有因为她是女孩而放弃学业,一家人勒紧裤带供她读到了大学毕业。在学校,别的同学用的是皮箱,而妻子则用这个藤条箱陪伴了她四年。毕业分配了,又用这箱子装着简单的衣物到了湘西的山区。后来,又作为陪嫁物品带进了我家。因工作调动前前后后搬过好几次家,如今家里装修也有了壁柜,这藤条箱却一直舍不得丢掉。

  

  馆藏之二:一对挑箱

  挑箱或许是南方山区特有的。它用上好的木板做成,箱子像个正方体,一个箱子的空间相当于两口皮箱。底部有个木框兜着,框上有四个孔用来穿绳子。两个箱组成一对,系上绳子,用扁担挑着,一家人外出谋生时衣物可尽置其内。

  这对挑箱是大妹送我的。当年大妹初中毕业后,几个同学被一起骗到了外县一所“劳动大学”。所谓“大学”却徒有虚名,成天就只是下地干活,说白了就是一园艺场。那时我已在工厂学徒,想到母亲去世了,大妹十五六岁女孩一个人离家在外心里很不是味道。每月我都从十八元的工资中给她寄去五块,钱不多,但寄去的是一种有家的感觉。后来那什么“大学”被解散了,大妹又作为下放知青安排到本县的一个山村。那地方离县城三十里地,满山的林木却十分贫穷。有一年村里来了木匠,她于是打制了一对挑箱,里面装了些山区才有的干笋、蘑菇等挑着送到了县城。进家门那一刻,我这当哥的真心疼的不行。揭开箱子,一股杉木板的香味扑鼻而来。大妹说哥马上要成家了,当妹的也没啥东西好送。几句话,说的妻子眼泪就差点要掉了下来。这对挑箱就这么装上我们的衣物,满载着兄妹情深,随着我们搬过来搬过去的,最终也珍藏到了我家的博物馆。

  

  馆藏之三:木沙发和折叠凳

  木沙发和折叠椅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是我一斧一戳自己拼出来的。那时我已在市里一间工厂干机修工,因为厂子离家远,中午基本上不回家。上班穿的油渍渍的,中午也懒得上床午休。同宿舍的朋友一鼓捣,于是我们就寻了些丢弃的包装木板木棍,刀削斧砍地,花了两个月的午休时间,做成了两个木沙发,一个茶几,还做了四条可收的折叠凳。

  买了些虫胶片兑上松节油,刷上后光亮亮的十分漂亮。木沙发摆在客厅里还有些洋气,来人来客了妻子总会显摆地说他这钳工师傅的木工活也还行呢。那四条折叠凳更是让邻居看着都眼红。当时房间小,吃饭时摆几条木凳都嫌占地方。可这四条折叠凳收起来时家里会变得宽敞,打开来却又实用。加上那是七十年代初,当时也没啥文化生活的内容,电视机也不普及,平时晚上的时候只能是聊天睡觉。

  天气稍暖和些时,家附近的铁路工地、军分区、地委倒是常有露天电影。每天晚饭还没吃完呢,楼上楼下就有人在叫唤了:军分区操坪晚上《地道战》,铁五局放《地雷战》……那时看来看去,除了这两场仗还有《小兵张嘎》,再就是阿尔巴尼亚的《桥》呀,《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什么的。百看不厌还乐此不疲。看看天快暗下来时,我就背着孩子,妻提两张折叠凳就出发了。背累了,把凳子一拉开,马路边就坐着休息会。后来,电视机多了,露天电影没了,折叠凳用的也就少了。于今家里房间大了,三室两厅,客厅摆上了大沙发,餐厅有餐桌餐椅。我这几件木工产品也进了博物馆了。因为柴房在底层接地气的缘故,夏天很凉爽。于是我会常去朝折叠凳上一坐,二胡一架,“哆来咪发细”地弄上一两小时,那才叫痛快呢。

  

  馆藏之四:一组劳动工具

  柴房内有一组劳动工具,它们是柴刀、锄头、铁锹和一个当年做蜂窝煤球的铁模具。柴刀是上中学放假时砍柴用的,我一直带在身边。许多年前家庭灶具改造了,不再烧柴做饭,这刀也就每年只用这么一半回了。到七月半鬼节时,我会捡些树枝木片,用刀砍碎了,祭祀已故亲人烧纸钱时用来点火。我们这地方叫“烧包”,一般会选择在郊外水边的空地上,把买好的纸钱用封皮包好,写下“魂下受用”的字样,每位已故亲人的“钱包”在三个或七个。农历七月半前的“中元大会”那晚,整条小河边绵延十里火光点点,烟雾燎绕。那场面,还真应了“感天地,泣鬼神”的话了。其实我并不迷信,烧的只是一种思念,一份心情罢了。

  锄头基本不用了,它能唤起我的却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七十年代初,我被调到一间三线工厂工作。那厂就在一片群山之中,因为离集镇较远,居家过日子极不方便。我用这把锄头在厂边上开荒种地,所带两个徒弟没事就替我来松土施肥。什么茄子,辣椒,丝瓜,南瓜,通心菜啥的,怎么都吃不完。一把锄头,帮我解决了一日三餐的大事。不再用它了,我真不忍心丢掉它。

  

  铁锹和煤球模具整下过我不少汗水。调回市区,烧水做饭用的是煤。因为在火电厂工作,厂里沉淀池中的煤灰对职工免费供应。因为锅炉燃烧不充分,这种黑黑的煤灰中可燃物不少。掺上黄泥作粘合剂,用铁锹拌匀,制成煤球晒干了十分好用。每年夏天,我会用那种小翻斗车送些煤灰到家门前的空坪里,不偷懒的话,一天足可以做上三四百个煤球。那模具被称“藕煤模子”,因为是我这钳工自已做的,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左邻右舍做煤球时也都爱借它。每次做完,我都会把它冲洗干净,晾干水汽后再抹上油,让它永不生锈。

  如今电力供应充足了,家里电气化了,这些工具也就都退休了。

  馆藏之五:飞鸽牌自行车

  退休前工作地点离家有十几里地,上班下班骑自行车得半个小时。这辆飞鸽之前我用过永久,松鹤,凤凰三种牌号的车。不是我把它们骑坏的,而是窃贼们拿去用了。退休了,不用上班了,买个菜上个街什么的老伴只是叫我走走路,多锻炼。加上停车不方便,这飞鸽也就扒窝了。这几年,马路上汽车都走不通了,这自行车骑上路还真是险象环生。人一老,就更不去冒这个险。曾经让侄儿外甥来拿走,我说骑车上个班也方便些。谁知这俩小子笑了我半天,谁要你这两个轮子的玩意啊?骑着它只怕会打一辈子光棍呢。不久,这两家伙就都坐着四个轮子满处跑了。我的飞鸽啊,你就安心歇着吧。

  

  我家院子隔壁,是市里的重点高中,每年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少。因为学校面对全市招生,每年下面县里来就读的学生很多。于是家长陪读的也多了,院子里的空闲房屋向陪读家长出租变得十分抢手。不少家庭把柴房稍作改造,每月收个五百六百的不成问题。有朋友劝我,你家那些个破玩意老古董占着地方又生不了崽,不如丢了。柴房租出去,每月的蔬菜钱不就有了么?每次有人说起,我都只是笑笑。每次有人介绍陪读家长来打听,我都会拒绝。

  每年,我会把那藤条箱和挑箱里放上几颗樟脑丸。每隔几天,我会提桶清水,把那木沙发和折叠凳认真擦擦。每隔十天半月,有事没事我总想上柴房看看,拍拍飞鸽那座垫,提起藕煤模子咣当摇两下,坐在木沙发上,再点上一支香烟。静静地回忆起那些往事,那些岁月,眯上眼,如神仙般惬意。

  人大了,对世间的一切看的似乎有些淡了,但这些宝贝勾起的记忆,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来源丨红网论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

  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删除!

  柴房是干么的?城市里如今谁家还烧柴?条件差的烧煤球,好的用液化气,图个方便直接就用电来解决一切了。山区农村倒是烧柴的,也没见过哪户农民家里专门用间屋子堆柴火的。但是在我居住的这个大院里面,每家每户却还有一间被称做柴房的屋子的。

  院里的房屋是上世纪末由单位修建的。起初叫福利分房,房改后什么工龄折算,什么房屋折旧,七折八折用了很少的钱就变成私房了。那时节单位分房谁都不愿选择一楼的,地面回潮湿气重不说,老鼠乱窜,窃贼光顾,晚上想睡个好觉也不得安生。于是我们这块一楼全不住人,自二楼以上楼层每户都会分得一间底层的房子。叫习惯了,就被称作为“柴房”。家里有不怎么用的物件什么的,放在住房中嫌碍眼,扔掉又舍不得,于是一股脑儿往柴房里堆。柴房柴房,其实就是间杂物间罢了。

  我家的柴房有十个平方左右,虽不住人,我依然把它整理得干干净净。装了电灯,粉刷了墙壁,地面也作了防潮处理。有事没事地我爱去看看,甚至坐上半个小时。因为那里面放置的每件物品,都承载了一段记忆,有美好的,有伤心的。每件物品都有故事,每件物品都倾注了我的一段情感。

  柴房,是我家的历史博物馆。每件物品,都被我视为宝贝。

  馆藏之一:一个藤条箱

  一个装换洗衣服的箱子,用藤条编制而成,箱子内层衬有布料,上下八个角及箱盖和箱底边沿包有铁皮。藤条箱的历史说它悠久或许有点过份,可它却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岳母家的时髦物件。岳父因病从工作岗位退职在家休养,妻子弟妹七个,全靠岳母作缝纫养家糊口。妻从上中学起,每年的寒暑假都一定要找点零活挣几个学费。她到建筑工地去搬过砖,当过小工,帮人家推板车沿街叫卖过黄泥。那时长沙居民家还烧蜂窝煤球的,城市里要找些黄泥混在碎煤粉里做成藕煤很难,黄泥要到城郊的山坡去挖。妻子辛苦一个暑假下来,手掌磨出老茧也挣不了几十块钱的。偏偏穷人家的孩子又长出息,六十年代妻子考上了武汉的一所大学。岳父岳母没有因为她是女孩而放弃学业,一家人勒紧裤带供她读到了大学毕业。在学校,别的同学用的是皮箱,而妻子则用这个藤条箱陪伴了她四年。毕业分配了,又用这箱子装着简单的衣物到了湘西的山区。后来,又作为陪嫁物品带进了我家。因工作调动前前后后搬过好几次家,如今家里装修也有了壁柜,这藤条箱却一直舍不得丢掉。

  

  馆藏之二:一对挑箱

  挑箱或许是南方山区特有的。它用上好的木板做成,箱子像个正方体,一个箱子的空间相当于两口皮箱。底部有个木框兜着,框上有四个孔用来穿绳子。两个箱组成一对,系上绳子,用扁担挑着,一家人外出谋生时衣物可尽置其内。

  这对挑箱是大妹送我的。当年大妹初中毕业后,几个同学被一起骗到了外县一所“劳动大学”。所谓“大学”却徒有虚名,成天就只是下地干活,说白了就是一园艺场。那时我已在工厂学徒,想到母亲去世了,大妹十五六岁女孩一个人离家在外心里很不是味道。每月我都从十八元的工资中给她寄去五块,钱不多,但寄去的是一种有家的感觉。后来那什么“大学”被解散了,大妹又作为下放知青安排到本县的一个山村。那地方离县城三十里地,满山的林木却十分贫穷。有一年村里来了木匠,她于是打制了一对挑箱,里面装了些山区才有的干笋、蘑菇等挑着送到了县城。进家门那一刻,我这当哥的真心疼的不行。揭开箱子,一股杉木板的香味扑鼻而来。大妹说哥马上要成家了,当妹的也没啥东西好送。几句话,说的妻子眼泪就差点要掉了下来。这对挑箱就这么装上我们的衣物,满载着兄妹情深,随着我们搬过来搬过去的,最终也珍藏到了我家的博物馆。

  

  馆藏之三:木沙发和折叠凳

  木沙发和折叠椅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是我一斧一戳自己拼出来的。那时我已在市里一间工厂干机修工,因为厂子离家远,中午基本上不回家。上班穿的油渍渍的,中午也懒得上床午休。同宿舍的朋友一鼓捣,于是我们就寻了些丢弃的包装木板木棍,刀削斧砍地,花了两个月的午休时间,做成了两个木沙发,一个茶几,还做了四条可收的折叠凳。

  买了些虫胶片兑上松节油,刷上后光亮亮的十分漂亮。木沙发摆在客厅里还有些洋气,来人来客了妻子总会显摆地说他这钳工师傅的木工活也还行呢。那四条折叠凳更是让邻居看着都眼红。当时房间小,吃饭时摆几条木凳都嫌占地方。可这四条折叠凳收起来时家里会变得宽敞,打开来却又实用。加上那是七十年代初,当时也没啥文化生活的内容,电视机也不普及,平时晚上的时候只能是聊天睡觉。

  天气稍暖和些时,家附近的铁路工地、军分区、地委倒是常有露天电影。每天晚饭还没吃完呢,楼上楼下就有人在叫唤了:军分区操坪晚上《地道战》,铁五局放《地雷战》……那时看来看去,除了这两场仗还有《小兵张嘎》,再就是阿尔巴尼亚的《桥》呀,《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什么的。百看不厌还乐此不疲。看看天快暗下来时,我就背着孩子,妻提两张折叠凳就出发了。背累了,把凳子一拉开,马路边就坐着休息会。后来,电视机多了,露天电影没了,折叠凳用的也就少了。于今家里房间大了,三室两厅,客厅摆上了大沙发,餐厅有餐桌餐椅。我这几件木工产品也进了博物馆了。因为柴房在底层接地气的缘故,夏天很凉爽。于是我会常去朝折叠凳上一坐,二胡一架,“哆来咪发细”地弄上一两小时,那才叫痛快呢。

  

  馆藏之四:一组劳动工具

  柴房内有一组劳动工具,它们是柴刀、锄头、铁锹和一个当年做蜂窝煤球的铁模具。柴刀是上中学放假时砍柴用的,我一直带在身边。许多年前家庭灶具改造了,不再烧柴做饭,这刀也就每年只用这么一半回了。到七月半鬼节时,我会捡些树枝木片,用刀砍碎了,祭祀已故亲人烧纸钱时用来点火。我们这地方叫“烧包”,一般会选择在郊外水边的空地上,把买好的纸钱用封皮包好,写下“魂下受用”的字样,每位已故亲人的“钱包”在三个或七个。农历七月半前的“中元大会”那晚,整条小河边绵延十里火光点点,烟雾燎绕。那场面,还真应了“感天地,泣鬼神”的话了。其实我并不迷信,烧的只是一种思念,一份心情罢了。

  锄头基本不用了,它能唤起我的却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七十年代初,我被调到一间三线工厂工作。那厂就在一片群山之中,因为离集镇较远,居家过日子极不方便。我用这把锄头在厂边上开荒种地,所带两个徒弟没事就替我来松土施肥。什么茄子,辣椒,丝瓜,南瓜,通心菜啥的,怎么都吃不完。一把锄头,帮我解决了一日三餐的大事。不再用它了,我真不忍心丢掉它。

  

  铁锹和煤球模具整下过我不少汗水。调回市区,烧水做饭用的是煤。因为在火电厂工作,厂里沉淀池中的煤灰对职工免费供应。因为锅炉燃烧不充分,这种黑黑的煤灰中可燃物不少。掺上黄泥作粘合剂,用铁锹拌匀,制成煤球晒干了十分好用。每年夏天,我会用那种小翻斗车送些煤灰到家门前的空坪里,不偷懒的话,一天足可以做上三四百个煤球。那模具被称“藕煤模子”,因为是我这钳工自已做的,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左邻右舍做煤球时也都爱借它。每次做完,我都会把它冲洗干净,晾干水汽后再抹上油,让它永不生锈。

  如今电力供应充足了,家里电气化了,这些工具也就都退休了。

  馆藏之五:飞鸽牌自行车

  退休前工作地点离家有十几里地,上班下班骑自行车得半个小时。这辆飞鸽之前我用过永久,松鹤,凤凰三种牌号的车。不是我把它们骑坏的,而是窃贼们拿去用了。退休了,不用上班了,买个菜上个街什么的老伴只是叫我走走路,多锻炼。加上停车不方便,这飞鸽也就扒窝了。这几年,马路上汽车都走不通了,这自行车骑上路还真是险象环生。人一老,就更不去冒这个险。曾经让侄儿外甥来拿走,我说骑车上个班也方便些。谁知这俩小子笑了我半天,谁要你这两个轮子的玩意啊?骑着它只怕会打一辈子光棍呢。不久,这两家伙就都坐着四个轮子满处跑了。我的飞鸽啊,你就安心歇着吧。

  

  我家院子隔壁,是市里的重点高中,每年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少。因为学校面对全市招生,每年下面县里来就读的学生很多。于是家长陪读的也多了,院子里的空闲房屋向陪读家长出租变得十分抢手。不少家庭把柴房稍作改造,每月收个五百六百的不成问题。有朋友劝我,你家那些个破玩意老古董占着地方又生不了崽,不如丢了。柴房租出去,每月的蔬菜钱不就有了么?每次有人说起,我都只是笑笑。每次有人介绍陪读家长来打听,我都会拒绝。

  每年,我会把那藤条箱和挑箱里放上几颗樟脑丸。每隔几天,我会提桶清水,把那木沙发和折叠凳认真擦擦。每隔十天半月,有事没事我总想上柴房看看,拍拍飞鸽那座垫,提起藕煤模子咣当摇两下,坐在木沙发上,再点上一支香烟。静静地回忆起那些往事,那些岁月,眯上眼,如神仙般惬意。

  人大了,对世间的一切看的似乎有些淡了,但这些宝贝勾起的记忆,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来源丨红网论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

  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阅读下一篇

  国庆节后, 300座城市卖地收入出炉, 房奴们看了泪流满面

  返回网易首页

  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

  柴房是干么的?城市里如今谁家还烧柴?条件差的烧煤球,好的用液化气,图个方便直接就用电来解决一切了。山区农村倒是烧柴的,也没见过哪户农民家里专门用间屋子堆柴火的。但是在我居住的这个大院里面,每家每户却还有一间被称做柴房的屋子的。

  院里的房屋是上世纪末由单位修建的。起初叫福利分房,房改后什么工龄折算,什么房屋折旧,七折八折用了很少的钱就变成私房了。那时节单位分房谁都不愿选择一楼的,地面回潮湿气重不说,老鼠乱窜,窃贼光顾,晚上想睡个好觉也不得安生。于是我们这块一楼全不住人,自二楼以上楼层每户都会分得一间底层的房子。叫习惯了,就被称作为“柴房”。家里有不怎么用的物件什么的,放在住房中嫌碍眼,扔掉又舍不得,于是一股脑儿往柴房里堆。柴房柴房,其实就是间杂物间罢了。

  我家的柴房有十个平方左右,虽不住人,我依然把它整理得干干净净。装了电灯,粉刷了墙壁,地面也作了防潮处理。有事没事地我爱去看看,甚至坐上半个小时。因为那里面放置的每件物品,都承载了一段记忆,有美好的,有伤心的。每件物品都有故事,每件物品都倾注了我的一段情感。

  柴房,是我家的历史博物馆。每件物品,都被我视为宝贝。

  馆藏之一:一个藤条箱

  一个装换洗衣服的箱子,用藤条编制而成,箱子内层衬有布料,上下八个角及箱盖和箱底边沿包有铁皮。藤条箱的历史说它悠久或许有点过份,可它却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岳母家的时髦物件。岳父因病从工作岗位退职在家休养,妻子弟妹七个,全靠岳母作缝纫养家糊口。妻从上中学起,每年的寒暑假都一定要找点零活挣几个学费。她到建筑工地去搬过砖,当过小工,帮人家推板车沿街叫卖过黄泥。那时长沙居民家还烧蜂窝煤球的,城市里要找些黄泥混在碎煤粉里做成藕煤很难,黄泥要到城郊的山坡去挖。妻子辛苦一个暑假下来,手掌磨出老茧也挣不了几十块钱的。偏偏穷人家的孩子又长出息,六十年代妻子考上了武汉的一所大学。岳父岳母没有因为她是女孩而放弃学业,一家人勒紧裤带供她读到了大学毕业。在学校,别的同学用的是皮箱,而妻子则用这个藤条箱陪伴了她四年。毕业分配了,又用这箱子装着简单的衣物到了湘西的山区。后来,又作为陪嫁物品带进了我家。因工作调动前前后后搬过好几次家,如今家里装修也有了壁柜,这藤条箱却一直舍不得丢掉。

  

  馆藏之二:一对挑箱

  挑箱或许是南方山区特有的。它用上好的木板做成,箱子像个正方体,一个箱子的空间相当于两口皮箱。底部有个木框兜着,框上有四个孔用来穿绳子。两个箱组成一对,系上绳子,用扁担挑着,一家人外出谋生时衣物可尽置其内。

  这对挑箱是大妹送我的。当年大妹初中毕业后,几个同学被一起骗到了外县一所“劳动大学”。所谓“大学”却徒有虚名,成天就只是下地干活,说白了就是一园艺场。那时我已在工厂学徒,想到母亲去世了,大妹十五六岁女孩一个人离家在外心里很不是味道。每月我都从十八元的工资中给她寄去五块,钱不多,但寄去的是一种有家的感觉。后来那什么“大学”被解散了,大妹又作为下放知青安排到本县的一个山村。那地方离县城三十里地,满山的林木却十分贫穷。有一年村里来了木匠,她于是打制了一对挑箱,里面装了些山区才有的干笋、蘑菇等挑着送到了县城。进家门那一刻,我这当哥的真心疼的不行。揭开箱子,一股杉木板的香味扑鼻而来。大妹说哥马上要成家了,当妹的也没啥东西好送。几句话,说的妻子眼泪就差点要掉了下来。这对挑箱就这么装上我们的衣物,满载着兄妹情深,随着我们搬过来搬过去的,最终也珍藏到了我家的博物馆。

  

  馆藏之三:木沙发和折叠凳

  木沙发和折叠椅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是我一斧一戳自己拼出来的。那时我已在市里一间工厂干机修工,因为厂子离家远,中午基本上不回家。上班穿的油渍渍的,中午也懒得上床午休。同宿舍的朋友一鼓捣,于是我们就寻了些丢弃的包装木板木棍,刀削斧砍地,花了两个月的午休时间,做成了两个木沙发,一个茶几,还做了四条可收的折叠凳。

  买了些虫胶片兑上松节油,刷上后光亮亮的十分漂亮。木沙发摆在客厅里还有些洋气,来人来客了妻子总会显摆地说他这钳工师傅的木工活也还行呢。那四条折叠凳更是让邻居看着都眼红。当时房间小,吃饭时摆几条木凳都嫌占地方。可这四条折叠凳收起来时家里会变得宽敞,打开来却又实用。加上那是七十年代初,当时也没啥文化生活的内容,电视机也不普及,平时晚上的时候只能是聊天睡觉。

  天气稍暖和些时,家附近的铁路工地、军分区、地委倒是常有露天电影。每天晚饭还没吃完呢,楼上楼下就有人在叫唤了:军分区操坪晚上《地道战》,铁五局放《地雷战》……那时看来看去,除了这两场仗还有《小兵张嘎》,再就是阿尔巴尼亚的《桥》呀,《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什么的。百看不厌还乐此不疲。看看天快暗下来时,我就背着孩子,妻提两张折叠凳就出发了。背累了,把凳子一拉开,马路边就坐着休息会。后来,电视机多了,露天电影没了,折叠凳用的也就少了。于今家里房间大了,三室两厅,客厅摆上了大沙发,餐厅有餐桌餐椅。我这几件木工产品也进了博物馆了。因为柴房在底层接地气的缘故,夏天很凉爽。于是我会常去朝折叠凳上一坐,二胡一架,“哆来咪发细”地弄上一两小时,那才叫痛快呢。

  

  馆藏之四:一组劳动工具

  柴房内有一组劳动工具,它们是柴刀、锄头、铁锹和一个当年做蜂窝煤球的铁模具。柴刀是上中学放假时砍柴用的,我一直带在身边。许多年前家庭灶具改造了,不再烧柴做饭,这刀也就每年只用这么一半回了。到七月半鬼节时,我会捡些树枝木片,用刀砍碎了,祭祀已故亲人烧纸钱时用来点火。我们这地方叫“烧包”,一般会选择在郊外水边的空地上,把买好的纸钱用封皮包好,写下“魂下受用”的字样,每位已故亲人的“钱包”在三个或七个。农历七月半前的“中元大会”那晚,整条小河边绵延十里火光点点,烟雾燎绕。那场面,还真应了“感天地,泣鬼神”的话了。其实我并不迷信,烧的只是一种思念,一份心情罢了。

  锄头基本不用了,它能唤起我的却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七十年代初,我被调到一间三线工厂工作。那厂就在一片群山之中,因为离集镇较远,居家过日子极不方便。我用这把锄头在厂边上开荒种地,所带两个徒弟没事就替我来松土施肥。什么茄子,辣椒,丝瓜,南瓜,通心菜啥的,怎么都吃不完。一把锄头,帮我解决了一日三餐的大事。不再用它了,我真不忍心丢掉它。

  

  铁锹和煤球模具整下过我不少汗水。调回市区,烧水做饭用的是煤。因为在火电厂工作,厂里沉淀池中的煤灰对职工免费供应。因为锅炉燃烧不充分,这种黑黑的煤灰中可燃物不少。掺上黄泥作粘合剂,用铁锹拌匀,制成煤球晒干了十分好用。每年夏天,我会用那种小翻斗车送些煤灰到家门前的空坪里,不偷懒的话,一天足可以做上三四百个煤球。那模具被称“藕煤模子”,因为是我这钳工自已做的,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左邻右舍做煤球时也都爱借它。每次做完,我都会把它冲洗干净,晾干水汽后再抹上油,让它永不生锈。

  如今电力供应充足了,家里电气化了,这些工具也就都退休了。

  馆藏之五:飞鸽牌自行车

  退休前工作地点离家有十几里地,上班下班骑自行车得半个小时。这辆飞鸽之前我用过永久,松鹤,凤凰三种牌号的车。不是我把它们骑坏的,而是窃贼们拿去用了。退休了,不用上班了,买个菜上个街什么的老伴只是叫我走走路,多锻炼。加上停车不方便,这飞鸽也就扒窝了。这几年,马路上汽车都走不通了,这自行车骑上路还真是险象环生。人一老,就更不去冒这个险。曾经让侄儿外甥来拿走,我说骑车上个班也方便些。谁知这俩小子笑了我半天,谁要你这两个轮子的玩意啊?骑着它只怕会打一辈子光棍呢。不久,这两家伙就都坐着四个轮子满处跑了。我的飞鸽啊,你就安心歇着吧。

  

  我家院子隔壁,是市里的重点高中,每年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少。因为学校面对全市招生,每年下面县里来就读的学生很多。于是家长陪读的也多了,院子里的空闲房屋向陪读家长出租变得十分抢手。不少家庭把柴房稍作改造,每月收个五百六百的不成问题。有朋友劝我,你家那些个破玩意老古董占着地方又生不了崽,不如丢了。柴房租出去,每月的蔬菜钱不就有了么?每次有人说起,我都只是笑笑。每次有人介绍陪读家长来打听,我都会拒绝。

  每年,我会把那藤条箱和挑箱里放上几颗樟脑丸。每隔几天,我会提桶清水,把那木沙发和折叠凳认真擦擦。每隔十天半月,有事没事我总想上柴房看看,拍拍飞鸽那座垫,提起藕煤模子咣当摇两下,坐在木沙发上,再点上一支香烟。静静地回忆起那些往事,那些岁月,眯上眼,如神仙般惬意。

  人大了,对世间的一切看的似乎有些淡了,但这些宝贝勾起的记忆,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来源丨红网论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

  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删除!

  柴房是干么的?城市里如今谁家还烧柴?条件差的烧煤球,好的用液化气,图个方便直接就用电来解决一切了。山区农村倒是烧柴的,也没见过哪户农民家里专门用间屋子堆柴火的。但是在我居住的这个大院里面,每家每户却还有一间被称做柴房的屋子的。

  院里的房屋是上世纪末由单位修建的。起初叫福利分房,房改后什么工龄折算,什么房屋折旧,七折八折用了很少的钱就变成私房了。那时节单位分房谁都不愿选择一楼的,地面回潮湿气重不说,老鼠乱窜,窃贼光顾,晚上想睡个好觉也不得安生。于是我们这块一楼全不住人,自二楼以上楼层每户都会分得一间底层的房子。叫习惯了,就被称作为“柴房”。家里有不怎么用的物件什么的,放在住房中嫌碍眼,扔掉又舍不得,于是一股脑儿往柴房里堆。柴房柴房,其实就是间杂物间罢了。

  我家的柴房有十个平方左右,虽不住人,我依然把它整理得干干净净。装了电灯,粉刷了墙壁,地面也作了防潮处理。有事没事地我爱去看看,甚至坐上半个小时。因为那里面放置的每件物品,都承载了一段记忆,有美好的,有伤心的。每件物品都有故事,每件物品都倾注了我的一段情感。

  柴房,是我家的历史博物馆。每件物品,都被我视为宝贝。

  馆藏之一:一个藤条箱

  一个装换洗衣服的箱子,用藤条编制而成,箱子内层衬有布料,上下八个角及箱盖和箱底边沿包有铁皮。藤条箱的历史说它悠久或许有点过份,可它却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岳母家的时髦物件。岳父因病从工作岗位退职在家休养,妻子弟妹七个,全靠岳母作缝纫养家糊口。妻从上中学起,每年的寒暑假都一定要找点零活挣几个学费。她到建筑工地去搬过砖,当过小工,帮人家推板车沿街叫卖过黄泥。那时长沙居民家还烧蜂窝煤球的,城市里要找些黄泥混在碎煤粉里做成藕煤很难,黄泥要到城郊的山坡去挖。妻子辛苦一个暑假下来,手掌磨出老茧也挣不了几十块钱的。偏偏穷人家的孩子又长出息,六十年代妻子考上了武汉的一所大学。岳父岳母没有因为她是女孩而放弃学业,一家人勒紧裤带供她读到了大学毕业。在学校,别的同学用的是皮箱,而妻子则用这个藤条箱陪伴了她四年。毕业分配了,又用这箱子装着简单的衣物到了湘西的山区。后来,又作为陪嫁物品带进了我家。因工作调动前前后后搬过好几次家,如今家里装修也有了壁柜,这藤条箱却一直舍不得丢掉。

  

  馆藏之二:一对挑箱

  挑箱或许是南方山区特有的。它用上好的木板做成,箱子像个正方体,一个箱子的空间相当于两口皮箱。底部有个木框兜着,框上有四个孔用来穿绳子。两个箱组成一对,系上绳子,用扁担挑着,一家人外出谋生时衣物可尽置其内。

  这对挑箱是大妹送我的。当年大妹初中毕业后,几个同学被一起骗到了外县一所“劳动大学”。所谓“大学”却徒有虚名,成天就只是下地干活,说白了就是一园艺场。那时我已在工厂学徒,想到母亲去世了,大妹十五六岁女孩一个人离家在外心里很不是味道。每月我都从十八元的工资中给她寄去五块,钱不多,但寄去的是一种有家的感觉。后来那什么“大学”被解散了,大妹又作为下放知青安排到本县的一个山村。那地方离县城三十里地,满山的林木却十分贫穷。有一年村里来了木匠,她于是打制了一对挑箱,里面装了些山区才有的干笋、蘑菇等挑着送到了县城。进家门那一刻,我这当哥的真心疼的不行。揭开箱子,一股杉木板的香味扑鼻而来。大妹说哥马上要成家了,当妹的也没啥东西好送。几句话,说的妻子眼泪就差点要掉了下来。这对挑箱就这么装上我们的衣物,满载着兄妹情深,随着我们搬过来搬过去的,最终也珍藏到了我家的博物馆。

  

  馆藏之三:木沙发和折叠凳

  木沙发和折叠椅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是我一斧一戳自己拼出来的。那时我已在市里一间工厂干机修工,因为厂子离家远,中午基本上不回家。上班穿的油渍渍的,中午也懒得上床午休。同宿舍的朋友一鼓捣,于是我们就寻了些丢弃的包装木板木棍,刀削斧砍地,花了两个月的午休时间,做成了两个木沙发,一个茶几,还做了四条可收的折叠凳。

  买了些虫胶片兑上松节油,刷上后光亮亮的十分漂亮。木沙发摆在客厅里还有些洋气,来人来客了妻子总会显摆地说他这钳工师傅的木工活也还行呢。那四条折叠凳更是让邻居看着都眼红。当时房间小,吃饭时摆几条木凳都嫌占地方。可这四条折叠凳收起来时家里会变得宽敞,打开来却又实用。加上那是七十年代初,当时也没啥文化生活的内容,电视机也不普及,平时晚上的时候只能是聊天睡觉。

  天气稍暖和些时,家附近的铁路工地、军分区、地委倒是常有露天电影。每天晚饭还没吃完呢,楼上楼下就有人在叫唤了:军分区操坪晚上《地道战》,铁五局放《地雷战》……那时看来看去,除了这两场仗还有《小兵张嘎》,再就是阿尔巴尼亚的《桥》呀,《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什么的。百看不厌还乐此不疲。看看天快暗下来时,我就背着孩子,妻提两张折叠凳就出发了。背累了,把凳子一拉开,马路边就坐着休息会。后来,电视机多了,露天电影没了,折叠凳用的也就少了。于今家里房间大了,三室两厅,客厅摆上了大沙发,餐厅有餐桌餐椅。我这几件木工产品也进了博物馆了。因为柴房在底层接地气的缘故,夏天很凉爽。于是我会常去朝折叠凳上一坐,二胡一架,“哆来咪发细”地弄上一两小时,那才叫痛快呢。

  

  馆藏之四:一组劳动工具

  柴房内有一组劳动工具,它们是柴刀、锄头、铁锹和一个当年做蜂窝煤球的铁模具。柴刀是上中学放假时砍柴用的,我一直带在身边。许多年前家庭灶具改造了,不再烧柴做饭,这刀也就每年只用这么一半回了。到七月半鬼节时,我会捡些树枝木片,用刀砍碎了,祭祀已故亲人烧纸钱时用来点火。我们这地方叫“烧包”,一般会选择在郊外水边的空地上,把买好的纸钱用封皮包好,写下“魂下受用”的字样,每位已故亲人的“钱包”在三个或七个。农历七月半前的“中元大会”那晚,整条小河边绵延十里火光点点,烟雾燎绕。那场面,还真应了“感天地,泣鬼神”的话了。其实我并不迷信,烧的只是一种思念,一份心情罢了。

  锄头基本不用了,它能唤起我的却是一段美好的回忆。七十年代初,我被调到一间三线工厂工作。那厂就在一片群山之中,因为离集镇较远,居家过日子极不方便。我用这把锄头在厂边上开荒种地,所带两个徒弟没事就替我来松土施肥。什么茄子,辣椒,丝瓜,南瓜,通心菜啥的,怎么都吃不完。一把锄头,帮我解决了一日三餐的大事。不再用它了,我真不忍心丢掉它。

  

  铁锹和煤球模具整下过我不少汗水。调回市区,烧水做饭用的是煤。因为在火电厂工作,厂里沉淀池中的煤灰对职工免费供应。因为锅炉燃烧不充分,这种黑黑的煤灰中可燃物不少。掺上黄泥作粘合剂,用铁锹拌匀,制成煤球晒干了十分好用。每年夏天,我会用那种小翻斗车送些煤灰到家门前的空坪里,不偷懒的话,一天足可以做上三四百个煤球。那模具被称“藕煤模子”,因为是我这钳工自已做的,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左邻右舍做煤球时也都爱借它。每次做完,我都会把它冲洗干净,晾干水汽后再抹上油,让它永不生锈。

  如今电力供应充足了,家里电气化了,这些工具也就都退休了。

  馆藏之五:飞鸽牌自行车

  退休前工作地点离家有十几里地,上班下班骑自行车得半个小时。这辆飞鸽之前我用过永久,松鹤,凤凰三种牌号的车。不是我把它们骑坏的,而是窃贼们拿去用了。退休了,不用上班了,买个菜上个街什么的老伴只是叫我走走路,多锻炼。加上停车不方便,这飞鸽也就扒窝了。这几年,马路上汽车都走不通了,这自行车骑上路还真是险象环生。人一老,就更不去冒这个险。曾经让侄儿外甥来拿走,我说骑车上个班也方便些。谁知这俩小子笑了我半天,谁要你这两个轮子的玩意啊?骑着它只怕会打一辈子光棍呢。不久,这两家伙就都坐着四个轮子满处跑了。我的飞鸽啊,你就安心歇着吧。

  

  我家院子隔壁,是市里的重点高中,每年考上北大清华的学生不少。因为学校面对全市招生,每年下面县里来就读的学生很多。于是家长陪读的也多了,院子里的空闲房屋向陪读家长出租变得十分抢手。不少家庭把柴房稍作改造,每月收个五百六百的不成问题。有朋友劝我,你家那些个破玩意老古董占着地方又生不了崽,不如丢了。柴房租出去,每月的蔬菜钱不就有了么?每次有人说起,我都只是笑笑。每次有人介绍陪读家长来打听,我都会拒绝。

  每年,我会把那藤条箱和挑箱里放上几颗樟脑丸。每隔几天,我会提桶清水,把那木沙发和折叠凳认真擦擦。每隔十天半月,有事没事我总想上柴房看看,拍拍飞鸽那座垫,提起藕煤模子咣当摇两下,坐在木沙发上,再点上一支香烟。静静地回忆起那些往事,那些岁月,眯上眼,如神仙般惬意。

  人大了,对世间的一切看的似乎有些淡了,但这些宝贝勾起的记忆,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来源丨红网论坛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分享转载请注明作者!

  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