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如果痛痛会飞

  “呜啦,痛痛飞走咯,呜啦,痛痛飞走咯。”当我完成捕猎任务路过滨江花园听到一个老奶奶发出这样的声音时,我就意识到,大事不妙。果不其然,她怀中小女孩额头被碰红的伤口上,有一团黑沉沉,像棉花一样质地柔软的絮状物从里面渗了出来,直到与皮肤完全分离,迅速化成了乌黑发亮的一对翅膀,在空中飞舞着。

  这是人类制造出的痛苦成形物,面前这对小巧而充满力量的翅膀中间有一道血红色的竖线,盘旋的样子十分嚣张,我确定这是一团“新生”。说实话我没有见过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能够产生出如此巨大而纯粹的痛苦,因为这块痛苦黑得发亮,还不知死活地企图随时扑向我。

  身为炼狱使者,铲除这些乱飞的痛苦是我们来到人间的使命,唯有炼狱之火,可以除掉这些乌烟瘴气,同样地,我们身上有他们能够嗅到的特殊香味,吸引它们自投罗网。一个火链飞镖,它的乌黑便瞬间蒸发,只剩一点星火一样的东西缓缓落入我的脊背,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我才明白,这个痛苦为何如此狂野。它来自于已经不再嚎啕的那个小女孩,父母离异未曾管过,被重男轻女的奶奶家歧视,这是她被送到外婆家的第二天。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了头,被外婆搂在怀里,用童谣哄着,这才在大哭中吼出了一口恶气,一股混杂不甘与恨意的、与感激和温暖成矛盾的巨大痛苦——生来第一个真正属于灵魂痛苦的痛苦。如同西方吸血鬼,“新生儿”总是鲁莽且力大无穷。

  但我也未曾成为过他人的守护神,我只是偶尔接到特殊任务铲除一些守护神暂时不在的人类的痛苦。所谓的守护神,是天使、灵体和炼狱为了铲除人类的痛苦而协商出的一个职位,由三界轮番担任,唯有第一个斩杀且能斩杀“新生”痛苦的使者,才能成为这个人类的守护神。守护神不似人类所传那么神秘且神圣,不是时时刻刻陪在身边,而是她一旦产生痛苦,守护神便会被立刻召唤出现,解决掉会飞的那些痛苦。

  时间在我这里并无作用,小女孩叫苗苗,只是二十年,长成了外貌和我差不多大的人儿。这期间,什么痛苦都飞舞过,不过多数只是灰褐色,絮状,都不强硬,不用我动手,就被我吸进了脊背,化作了我的一部分。这些痛苦大多是肉体的疼痛:摔倒、碰撞、出车祸、做手术、胃病肠炎等等。还有非常少数的精神的痛苦,但她一吃白色的药片,那些黑色的翅膀就会少之又少。

  我不知道其他在人间的炼狱使者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们如何完成工作,我们炼狱使者,孤独至极,都是一个一个的,眼睛被冥王下了令,只能看见自己的任务。否则我就可以询问,我要保护的女孩心口那一团黑雾,是痛苦?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竟会随着她的成长在逐渐成形,甚至在她心中就已经开始长出了翅膀。

  炼狱使者捕猎痛苦,如鱼食饵,那一块心口的翅膀,像铬着我的胃,我甚至用匕首在苗苗睡着时剜它,它都一动不动,仿佛不存在般,使我总觉得不妙。这到底是什么痛苦,想必只有被我汲取的时候才知道。

  直至有一天,我追着一团轻飘飘,软绵绵,随风乱飘的痛苦,我差点儿就抓住了它,却被召唤到了苗苗身旁。可我没有看见任何在飞舞的痛苦,也没有看见苗苗有伤口,她只是坐在楼顶,痛苦的味道十分强烈,我能从她的脊背看见那蠢蠢欲动的痛苦之魂在跳动,她却没有一滴眼泪,我悬在她的面前,盯着她,仿佛看到了自己。

  那是一种不在时间之内的眼神,我只在炼狱中见过,是炼狱中的镜子所映照出来的自己。人间的镜子反射不出来我们,我差点都忘记了自己什么样子,看到她,我觉得那就是自己。

  我知道她要做什么,她想跳楼。如果她死掉了,那就是死神的事儿了,不过心中的那一团痛苦,不能让它一飞冲天,我的任务只是猎取那一团痛苦,为了早日回到炼狱,也为了天下和平。

  我朝着她的目光向下看去,人小如蝼蚁,她一定听不清楼下的人在喊什么吧,风很大,传递人类之间的心意也是我们顺手能做的事情,于是我在她耳边轻轻重复了楼下人的话语:

  “别冲动,姑娘。”

  人间有爱啊,但话语刚落,痛苦的香味扑鼻而来,是我从未遇过的强烈。我看见了她胸口的那双翅膀,已经展翅,与当年我斩的首胎很像,不,简直一模一样,不过这一次,这个痛苦更加恶心,像蝙蝠,陷在心脏上,吸血。

  我还没来得及掏出匕首去剜根,苗苗一跃而下。我吃了一惊,那块痛苦自己蹦了出来,直上云霄。我低头看了一眼被消防员抱住的苗苗,转头便追着那团痛苦,也飞到了天上。云雾缭绕,不似人间街道,若不是任务在身,我是不好跨越边界的,但炼狱与天堂,氛围总是不同,也不好做客太久,所以要在有天使路过这里之前抓到它。

  追随气味去寻找,我却脊背受了刀。那是一把利刃,我转头看时,是那团痛苦化作的带有翅膀的苗苗,手便是利刃。我笑了,真是愚蠢,不论它多么强悍,能够幻化成什么模样,只要它自己的一部分融到我身体里,是会被吸收掉,况且,我又不会死。

  这一刻,痛苦的香味挤进了我的鼻腔,充斥着我的大脑。

  被父母抛弃的痛苦、被爱人背叛的痛苦、失去至亲的痛苦、生病孤独的痛苦、平庸寂寞的痛苦、不被人信任的痛苦、无法放下戒备去相信他人的痛苦、与世界格格不入的痛苦……

  浓香至极,我双眼一黑。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回到了炼狱。被点名批评后,上面不仅扣了我的薪酬,还让我继续回去工作。不过由于是惩罚,我变成了小孩子模样,很麻烦,总要飘起来或者用回旋镖才能抓到那些乱飞的翅膀。

  我还是苗苗的守护神。

  人间呆久了才清楚,她先是抑郁症,自杀未遂后,痛苦被我剥离,接受治疗好了起来。待我找到她时,她已经与常人无异,嫁人生子,甚是幸福。我才明了,痛苦会飞走,人们才能更好地遗忘伤口,对未来才能更加充满希望。

  我没有再捕获过她的痛苦,我以为她不再痛苦了。直到偶然一次,我企图窥探她的梦境,看见她于睡梦中将黑色雾状从胸口隔着衣服撤了出来,撕得粉碎,那痛苦别说飞了,还没有成形呢,就被绞杀。

  所以直至后来我才发现,会飞的痛苦大多来自不成熟的人,那些成熟后的人,比炼狱使者本人还炼狱。

  我陪伴她在世间呆了剩下的五十年,期间做满了任务,炼狱召唤我回去,我再也不打算出差。我也不曾告诉任何人,苗苗在梦中,叫我“天使”。她知晓我的存在,在梦中我是她儿时的模样,她告诉我痛苦会猎杀天使,她会保护我。

  我是她的守护神,还是她是我的守护神?我甚至常常会恍惚,不可感知时间的我,到底是来自炼狱,去到苗苗身边,还是来自苗苗,回到炼狱。

  痛苦会猎杀天使。若我是儿时的苗苗,那我是痛苦本身,还是使她美好生活的守护神呢?

  人间值得,我相信我的愿望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实现:

  我希望痛苦不再飞翔,我希望痛苦可以自己剥离主体,自行落入炼狱。

  96

  姬森良

  0.2

  2019.07.27 11:42*

  字数 2587

  “呜啦,痛痛飞走咯,呜啦,痛痛飞走咯。”当我完成捕猎任务路过滨江花园听到一个老奶奶发出这样的声音时,我就意识到,大事不妙。果不其然,她怀中小女孩额头被碰红的伤口上,有一团黑沉沉,像棉花一样质地柔软的絮状物从里面渗了出来,直到与皮肤完全分离,迅速化成了乌黑发亮的一对翅膀,在空中飞舞着。

  这是人类制造出的痛苦成形物,面前这对小巧而充满力量的翅膀中间有一道血红色的竖线,盘旋的样子十分嚣张,我确定这是一团“新生”。说实话我没有见过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能够产生出如此巨大而纯粹的痛苦,因为这块痛苦黑得发亮,还不知死活地企图随时扑向我。

  身为炼狱使者,铲除这些乱飞的痛苦是我们来到人间的使命,唯有炼狱之火,可以除掉这些乌烟瘴气,同样地,我们身上有他们能够嗅到的特殊香味,吸引它们自投罗网。一个火链飞镖,它的乌黑便瞬间蒸发,只剩一点星火一样的东西缓缓落入我的脊背,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我才明白,这个痛苦为何如此狂野。它来自于已经不再嚎啕的那个小女孩,父母离异未曾管过,被重男轻女的奶奶家歧视,这是她被送到外婆家的第二天。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了头,被外婆搂在怀里,用童谣哄着,这才在大哭中吼出了一口恶气,一股混杂不甘与恨意的、与感激和温暖成矛盾的巨大痛苦——生来第一个真正属于灵魂痛苦的痛苦。如同西方吸血鬼,“新生儿”总是鲁莽且力大无穷。

  但我也未曾成为过他人的守护神,我只是偶尔接到特殊任务铲除一些守护神暂时不在的人类的痛苦。所谓的守护神,是天使、灵体和炼狱为了铲除人类的痛苦而协商出的一个职位,由三界轮番担任,唯有第一个斩杀且能斩杀“新生”痛苦的使者,才能成为这个人类的守护神。守护神不似人类所传那么神秘且神圣,不是时时刻刻陪在身边,而是她一旦产生痛苦,守护神便会被立刻召唤出现,解决掉会飞的那些痛苦。

  时间在我这里并无作用,小女孩叫苗苗,只是二十年,长成了外貌和我差不多大的人儿。这期间,什么痛苦都飞舞过,不过多数只是灰褐色,絮状,都不强硬,不用我动手,就被我吸进了脊背,化作了我的一部分。这些痛苦大多是肉体的疼痛:摔倒、碰撞、出车祸、做手术、胃病肠炎等等。还有非常少数的精神的痛苦,但她一吃白色的药片,那些黑色的翅膀就会少之又少。

  我不知道其他在人间的炼狱使者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们如何完成工作,我们炼狱使者,孤独至极,都是一个一个的,眼睛被冥王下了令,只能看见自己的任务。否则我就可以询问,我要保护的女孩心口那一团黑雾,是痛苦?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竟会随着她的成长在逐渐成形,甚至在她心中就已经开始长出了翅膀。

  炼狱使者捕猎痛苦,如鱼食饵,那一块心口的翅膀,像铬着我的胃,我甚至用匕首在苗苗睡着时剜它,它都一动不动,仿佛不存在般,使我总觉得不妙。这到底是什么痛苦,想必只有被我汲取的时候才知道。

  直至有一天,我追着一团轻飘飘,软绵绵,随风乱飘的痛苦,我差点儿就抓住了它,却被召唤到了苗苗身旁。可我没有看见任何在飞舞的痛苦,也没有看见苗苗有伤口,她只是坐在楼顶,痛苦的味道十分强烈,我能从她的脊背看见那蠢蠢欲动的痛苦之魂在跳动,她却没有一滴眼泪,我悬在她的面前,盯着她,仿佛看到了自己。

  那是一种不在时间之内的眼神,我只在炼狱中见过,是炼狱中的镜子所映照出来的自己。人间的镜子反射不出来我们,我差点都忘记了自己什么样子,看到她,我觉得那就是自己。

  我知道她要做什么,她想跳楼。如果她死掉了,那就是死神的事儿了,不过心中的那一团痛苦,不能让它一飞冲天,我的任务只是猎取那一团痛苦,为了早日回到炼狱,也为了天下和平。

  我朝着她的目光向下看去,人小如蝼蚁,她一定听不清楼下的人在喊什么吧,风很大,传递人类之间的心意也是我们顺手能做的事情,于是我在她耳边轻轻重复了楼下人的话语:

  “别冲动,姑娘。”

  人间有爱啊,但话语刚落,痛苦的香味扑鼻而来,是我从未遇过的强烈。我看见了她胸口的那双翅膀,已经展翅,与当年我斩的首胎很像,不,简直一模一样,不过这一次,这个痛苦更加恶心,像蝙蝠,陷在心脏上,吸血。

  我还没来得及掏出匕首去剜根,苗苗一跃而下。我吃了一惊,那块痛苦自己蹦了出来,直上云霄。我低头看了一眼被消防员抱住的苗苗,转头便追着那团痛苦,也飞到了天上。云雾缭绕,不似人间街道,若不是任务在身,我是不好跨越边界的,但炼狱与天堂,氛围总是不同,也不好做客太久,所以要在有天使路过这里之前抓到它。

  追随气味去寻找,我却脊背受了刀。那是一把利刃,我转头看时,是那团痛苦化作的带有翅膀的苗苗,手便是利刃。我笑了,真是愚蠢,不论它多么强悍,能够幻化成什么模样,只要它自己的一部分融到我身体里,是会被吸收掉,况且,我又不会死。

  这一刻,痛苦的香味挤进了我的鼻腔,充斥着我的大脑。

  被父母抛弃的痛苦、被爱人背叛的痛苦、失去至亲的痛苦、生病孤独的痛苦、平庸寂寞的痛苦、不被人信任的痛苦、无法放下戒备去相信他人的痛苦、与世界格格不入的痛苦……

  浓香至极,我双眼一黑。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回到了炼狱。被点名批评后,上面不仅扣了我的薪酬,还让我继续回去工作。不过由于是惩罚,我变成了小孩子模样,很麻烦,总要飘起来或者用回旋镖才能抓到那些乱飞的翅膀。

  我还是苗苗的守护神。

  人间呆久了才清楚,她先是抑郁症,自杀未遂后,痛苦被我剥离,接受治疗好了起来。待我找到她时,她已经与常人无异,嫁人生子,甚是幸福。我才明了,痛苦会飞走,人们才能更好地遗忘伤口,对未来才能更加充满希望。

  我没有再捕获过她的痛苦,我以为她不再痛苦了。直到偶然一次,我企图窥探她的梦境,看见她于睡梦中将黑色雾状从胸口隔着衣服撤了出来,撕得粉碎,那痛苦别说飞了,还没有成形呢,就被绞杀。

  所以直至后来我才发现,会飞的痛苦大多来自不成熟的人,那些成熟后的人,比炼狱使者本人还炼狱。

  我陪伴她在世间呆了剩下的五十年,期间做满了任务,炼狱召唤我回去,我再也不打算出差。我也不曾告诉任何人,苗苗在梦中,叫我“天使”。她知晓我的存在,在梦中我是她儿时的模样,她告诉我痛苦会猎杀天使,她会保护我。

  我是她的守护神,还是她是我的守护神?我甚至常常会恍惚,不可感知时间的我,到底是来自炼狱,去到苗苗身边,还是来自苗苗,回到炼狱。

  痛苦会猎杀天使。若我是儿时的苗苗,那我是痛苦本身,还是使她美好生活的守护神呢?

  人间值得,我相信我的愿望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实现:

  我希望痛苦不再飞翔,我希望痛苦可以自己剥离主体,自行落入炼狱。

  “呜啦,痛痛飞走咯,呜啦,痛痛飞走咯。”当我完成捕猎任务路过滨江花园听到一个老奶奶发出这样的声音时,我就意识到,大事不妙。果不其然,她怀中小女孩额头被碰红的伤口上,有一团黑沉沉,像棉花一样质地柔软的絮状物从里面渗了出来,直到与皮肤完全分离,迅速化成了乌黑发亮的一对翅膀,在空中飞舞着。

  这是人类制造出的痛苦成形物,面前这对小巧而充满力量的翅膀中间有一道血红色的竖线,盘旋的样子十分嚣张,我确定这是一团“新生”。说实话我没有见过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能够产生出如此巨大而纯粹的痛苦,因为这块痛苦黑得发亮,还不知死活地企图随时扑向我。

  身为炼狱使者,铲除这些乱飞的痛苦是我们来到人间的使命,唯有炼狱之火,可以除掉这些乌烟瘴气,同样地,我们身上有他们能够嗅到的特殊香味,吸引它们自投罗网。一个火链飞镖,它的乌黑便瞬间蒸发,只剩一点星火一样的东西缓缓落入我的脊背,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我才明白,这个痛苦为何如此狂野。它来自于已经不再嚎啕的那个小女孩,父母离异未曾管过,被重男轻女的奶奶家歧视,这是她被送到外婆家的第二天。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了头,被外婆搂在怀里,用童谣哄着,这才在大哭中吼出了一口恶气,一股混杂不甘与恨意的、与感激和温暖成矛盾的巨大痛苦——生来第一个真正属于灵魂痛苦的痛苦。如同西方吸血鬼,“新生儿”总是鲁莽且力大无穷。

  但我也未曾成为过他人的守护神,我只是偶尔接到特殊任务铲除一些守护神暂时不在的人类的痛苦。所谓的守护神,是天使、灵体和炼狱为了铲除人类的痛苦而协商出的一个职位,由三界轮番担任,唯有第一个斩杀且能斩杀“新生”痛苦的使者,才能成为这个人类的守护神。守护神不似人类所传那么神秘且神圣,不是时时刻刻陪在身边,而是她一旦产生痛苦,守护神便会被立刻召唤出现,解决掉会飞的那些痛苦。

  时间在我这里并无作用,小女孩叫苗苗,只是二十年,长成了外貌和我差不多大的人儿。这期间,什么痛苦都飞舞过,不过多数只是灰褐色,絮状,都不强硬,不用我动手,就被我吸进了脊背,化作了我的一部分。这些痛苦大多是肉体的疼痛:摔倒、碰撞、出车祸、做手术、胃病肠炎等等。还有非常少数的精神的痛苦,但她一吃白色的药片,那些黑色的翅膀就会少之又少。

  我不知道其他在人间的炼狱使者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他们如何完成工作,我们炼狱使者,孤独至极,都是一个一个的,眼睛被冥王下了令,只能看见自己的任务。否则我就可以询问,我要保护的女孩心口那一团黑雾,是痛苦?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竟会随着她的成长在逐渐成形,甚至在她心中就已经开始长出了翅膀。

  炼狱使者捕猎痛苦,如鱼食饵,那一块心口的翅膀,像铬着我的胃,我甚至用匕首在苗苗睡着时剜它,它都一动不动,仿佛不存在般,使我总觉得不妙。这到底是什么痛苦,想必只有被我汲取的时候才知道。

  直至有一天,我追着一团轻飘飘,软绵绵,随风乱飘的痛苦,我差点儿就抓住了它,却被召唤到了苗苗身旁。可我没有看见任何在飞舞的痛苦,也没有看见苗苗有伤口,她只是坐在楼顶,痛苦的味道十分强烈,我能从她的脊背看见那蠢蠢欲动的痛苦之魂在跳动,她却没有一滴眼泪,我悬在她的面前,盯着她,仿佛看到了自己。

  那是一种不在时间之内的眼神,我只在炼狱中见过,是炼狱中的镜子所映照出来的自己。人间的镜子反射不出来我们,我差点都忘记了自己什么样子,看到她,我觉得那就是自己。

  我知道她要做什么,她想跳楼。如果她死掉了,那就是死神的事儿了,不过心中的那一团痛苦,不能让它一飞冲天,我的任务只是猎取那一团痛苦,为了早日回到炼狱,也为了天下和平。

  我朝着她的目光向下看去,人小如蝼蚁,她一定听不清楼下的人在喊什么吧,风很大,传递人类之间的心意也是我们顺手能做的事情,于是我在她耳边轻轻重复了楼下人的话语:

  “别冲动,姑娘。”

  人间有爱啊,但话语刚落,痛苦的香味扑鼻而来,是我从未遇过的强烈。我看见了她胸口的那双翅膀,已经展翅,与当年我斩的首胎很像,不,简直一模一样,不过这一次,这个痛苦更加恶心,像蝙蝠,陷在心脏上,吸血。

  我还没来得及掏出匕首去剜根,苗苗一跃而下。我吃了一惊,那块痛苦自己蹦了出来,直上云霄。我低头看了一眼被消防员抱住的苗苗,转头便追着那团痛苦,也飞到了天上。云雾缭绕,不似人间街道,若不是任务在身,我是不好跨越边界的,但炼狱与天堂,氛围总是不同,也不好做客太久,所以要在有天使路过这里之前抓到它。

  追随气味去寻找,我却脊背受了刀。那是一把利刃,我转头看时,是那团痛苦化作的带有翅膀的苗苗,手便是利刃。我笑了,真是愚蠢,不论它多么强悍,能够幻化成什么模样,只要它自己的一部分融到我身体里,是会被吸收掉,况且,我又不会死。

  这一刻,痛苦的香味挤进了我的鼻腔,充斥着我的大脑。

  被父母抛弃的痛苦、被爱人背叛的痛苦、失去至亲的痛苦、生病孤独的痛苦、平庸寂寞的痛苦、不被人信任的痛苦、无法放下戒备去相信他人的痛苦、与世界格格不入的痛苦……

  浓香至极,我双眼一黑。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回到了炼狱。被点名批评后,上面不仅扣了我的薪酬,还让我继续回去工作。不过由于是惩罚,我变成了小孩子模样,很麻烦,总要飘起来或者用回旋镖才能抓到那些乱飞的翅膀。

  我还是苗苗的守护神。

  人间呆久了才清楚,她先是抑郁症,自杀未遂后,痛苦被我剥离,接受治疗好了起来。待我找到她时,她已经与常人无异,嫁人生子,甚是幸福。我才明了,痛苦会飞走,人们才能更好地遗忘伤口,对未来才能更加充满希望。

  我没有再捕获过她的痛苦,我以为她不再痛苦了。直到偶然一次,我企图窥探她的梦境,看见她于睡梦中将黑色雾状从胸口隔着衣服撤了出来,撕得粉碎,那痛苦别说飞了,还没有成形呢,就被绞杀。

  所以直至后来我才发现,会飞的痛苦大多来自不成熟的人,那些成熟后的人,比炼狱使者本人还炼狱。

  我陪伴她在世间呆了剩下的五十年,期间做满了任务,炼狱召唤我回去,我再也不打算出差。我也不曾告诉任何人,苗苗在梦中,叫我“天使”。她知晓我的存在,在梦中我是她儿时的模样,她告诉我痛苦会猎杀天使,她会保护我。

  我是她的守护神,还是她是我的守护神?我甚至常常会恍惚,不可感知时间的我,到底是来自炼狱,去到苗苗身边,还是来自苗苗,回到炼狱。

  痛苦会猎杀天使。若我是儿时的苗苗,那我是痛苦本身,还是使她美好生活的守护神呢?

  人间值得,我相信我的愿望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实现:

  我希望痛苦不再飞翔,我希望痛苦可以自己剥离主体,自行落入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