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 年销400万

  今年5月,北京的80后女生megan去了一趟阿富汗的喀布尔,在枪林弹雨的间歇,带回来几条战争地毯。

  那次行程中,酒店旁的一座别墅被炸,院子里掉进来一只断了的手,两只狗冲了上去。她心有余悸,“这是我去过的最危险的地方。”

  megan身上有很多标签,淘宝店主、策展人、作家、摄影师、原创设计师、环球旅行者……不过,她最在意的,还是“亚非拉倒爷”这个头衔。

  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 年销400万

  她见过凌晨四点的印度街头,经历过燃烧的埃及革命,她在墨西哥被毒贩纠缠,最后躲在24小时便利店直到天亮才敢出去,她在纳米比亚草原上露营时遭遇了一群野生动物的围攻,即便是在发达的美国旧金山,同样也有粗鲁的家伙放狗追过她。在印度尼西亚的一次交通事故中,她险些丧命。

  megan做淘宝5年,年销400万,行走70多个国家,用完了4本护照,她的经历厚到足以写成一整套书。

  “没问题,一切都没问题。”这是她常挂在嘴边的话。

  去亚非拉收破烂儿

  从南京的大学毕业之后,megan在北京上过两个班,但时间都不长,第一份工作比较特殊,是一个私人订制旅行机构,老板在豆瓣上看到她写的文章找上门,接待的客户都是类似冯仑、敬一丹、宋丹丹这种知名人物,“新鲜劲儿过去就不行了,太懒散自由,真的没法儿上班。”

  2013年,megan的本命年,她乘坐的航班刚刚降落在埃及首都开罗时,当地爆发了严重的暴乱,她订的小旅馆就在暴乱发生的广场附近,对方邮件通知她,不能住了。

  幸好,一位在当地的中国战地记者收留了她,但是签证很快到期。在逃离开罗之后,她独自南下,纵贯了整个非洲大陆,花了大半年走过了非洲10个国家。

  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 年销400万

  在坦桑尼亚首都,东非最臭名昭著的城市达雷萨拉姆,为了办南非签证,megan在那儿待了快一个月,每天无所事事,于是就想去“体验”真正的非洲生活,她住进了一个女孩家。“非常简陋密集的平房,不能说是贫民窟,因为这算是当地很普通的生活。女孩儿挺热情的,我一个亚洲人的到来几乎引起了围观。我和女孩儿挤在一个蚊帐里睡,三四十度没有空调。我问在哪儿能洗澡,他们指了指正在往下流水的房檐,意思是在雨里洗。”

  虽然自认是一个很能吃苦的人,但她还是住了两天就找理由走了。走的时候她把吹风机送给了那个女孩儿,对方送给她一个用果壳做的碗,这成了她至今最喜欢的东西。

  “几个月的非洲玩回来就没钱了,第一个想法是得去挣钱了。”

  megan从非洲背回来不少手工艺的东西,一开始是记录和自己研究,后来就萌生了开淘宝店的想法,并且成了第一个在国内做波西米亚文化的店铺,“加上我之前一直是写作和拍照的,所以我一个人就可以把店铺做得比较漂亮,自己拍照、自己写文案、自己设计网页上架,很快就能开始了。”

  她总是说自己是个亚非拉收破烂的,印度的衣服首饰,非洲的装饰品,埃及草纸画,古怪小乐器、老画册、奇装异服、古董首饰,当地一些特别的印刷品和老唱片,甚至原始部落里用果壳做的碗,都是她倒卖的对象。

  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 年销400万

  她算是一个典型的国际倒爷,做她们这一行的,左手进右手出,也没有第一桶金的概念。刚开店的时候投入就2000块钱,卖出4000了就去进4000的货,卖出6000了再去进6000的货,就这么慢慢积累过来。

  亚非拉倒爷成了“原创设计师”

  megan在印度拉贾斯坦拆过不少古宅子的大门,几乎都是上百年的历史,这些雕刻精美的大门被海运回国,放在她的淘宝店里,标价从数千到数万不等,最贵的一扇门标价5万多,2.2米x1.6米,运到北京时,一共请了6个师傅才抬进门。

  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 年销400万

  她把这些布满了浮雕的大门当成艺术品看待,每卖出去一扇,心里就会有不舍。

  拉贾斯坦这个印度城市,是她事业的转折点,让她从一个单纯的亚非拉倒爷,逐渐过渡到了原创设计师,她在这里的手工作坊中,做出了第一个爆款产品。

  2015年,megan开始设计一款挂布,那时候中国家庭的墙面上一般只挂画,很少有人挂布,“大面积挂布其实是更简单经济的方式,而且会给家居装饰带来更柔软的质感。”

  她开始在印度一家一家找雕版印染的工坊进行对比,最后认识了现在的印度供应商,两兄弟都在国外留过学,一个在英国读设计,另一个在加拿大读商业,回来做手工艺生意。虽然沟通顺畅,但也是会遇到很多麻烦,比如印度教一年到头恨不得半年都在过节,加上什么婚嫁丧娶,底下的工人动不动就要放假,拖工期太正常了。一般比规定时间晚交货一个月,她都觉得谢天谢地了。

  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 年销400万

  但好歹挂布做出来了,上架前得想个名字,megan就用了曼达拉挂布这个叫法。

  曼达拉挂布是她的淘宝店第一个卖火的产品,最火的时候,月销能够达到几百条,甚至在全网引领了一波曼达拉挂布的风潮。

  供应商遍布印度、摩洛哥、墨西哥、印尼

  如今,megan的一年中,依然会有一半的时间放在旅途上,剩下的一半时间则会用来打理自己的店铺,把亚非拉收罗来的东西挂上网,把旅途中得到的灵感融入到自己的原创设计当中。

  她会根据非洲部落的泥染图腾设计了围巾,在印度让拉贾斯坦当地的手工雕板印染制作。还有目前正在制作的亚非拉版图系列首饰。

  和大多数淘宝上的原创设计师一样,她对传统手工的执着近乎痴迷。

  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 年销400万

  她的设计大多会让本土的工坊以传统的方式手工制作,供应商大多身处亚非拉,合作的工坊遍布印度、摩洛哥、墨西哥、印尼,甚至还有非洲的原始部落,沟通麻烦,产量还低,也有一些文化宗教冲突,很多人建议,现在粉丝也不少了,在国内随便找个工厂印点便宜货走走量,既省心,赚得还多,但她不是特别认同。

  手工制品的不标准化是她遇到的最大问题,但她把这个坎儿当成从事原创的魅力之一。她甚至会选一些其实特别不好卖的东西,“看上去有点偏执,但我觉得,如果太商业,就没意思了,我希望能引导市场,而不是完全被市场引导。”

  “瞧,曼达拉挂布,还有摩洛哥皮墩,全中国我是第一个卖的,最早的时候谁能想得到,现在国内外有那么多模仿跟风的呢,这就是原创设计的力量。”

  如今,她的淘宝店年销售额已经突破了400万元。

  在死神与不可预知当中讨生活

  “为什么你天天在外面玩”,这种问题megan一天要被问无数遍。

  没有人能天天玩,只不过在社交平台上大多数人会习惯不秀苦楚秀幸福。她说,常年在外面跑,会非常辛苦,最累的一年中有10个月都在各国跑,需要经常倒时差以及焦虑,“我长期严重失眠。”

  很多人都向往一边环球旅行,一边能以此为生,但现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你试过凌晨四点走在印度的街头吗,你经历过埃及革命吗,你尝试过在边境的小镇睡露天火车站吗?在墨西哥我甚至被毒贩纠缠,最后躲在24小时便利店直到天亮才敢出去。”她说,在纳米比亚草原上露营时遭遇了一群野生动物挠帐篷,即便是在发达的美国旧金山,也有粗鲁的家伙放狗追过她。

  但让她最心惊胆寒的还是今年五月份的阿富汗之旅,“这应该是我目前去过的最危险的国家。”

  在喀布尔,每晚都能听到枪声和黑鹰直升机巡逻的声音,经常第二天醒来又听见旅馆的人说旁边那条街的人因为10美金被捅了,或者昨天刚路过的哪栋大楼又被恐怖分子围了。

  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 年销400万

  不可预见的爆炸在这座城市太常见了,她当时住在喀布尔一个华人饭店里,喀布尔几乎没什么游客,住在那里的人有的是国际记者,有的是做生意的,“旁边的那栋别墅被炸了,院子里掉进来一只断了的手,两只狗冲上去一顿啃。”

  她狼狈地从阿富汗回国,带回了几条战争地毯,上面画了很多坦克大炮,那是阿富汗为了抵抗侵略的一种发声,以传统手工艺抵抗当时的战争。

  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 年销400万

  离死神最近的一次是去年年底,在印度尼西亚骑摩托车时出了很严重的车祸,身上多处骨折,她被送去抢救,在医院躺了半个月才好转过来,现在身上还有五处钛合金永远拿不下来了。

  环球旅行并不美好,时刻需要面对不可预知,需要铤而走险,她还记得最初出发时坐在一个寺庙的台阶上,想着可能遇到的坏事儿。这么多年下来,这位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依然还走在路上,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非洲的斯瓦西里语,HAKUNA MATATA(阿库拉嘛塔塔),意思是“没问题,一切都没问题。”

  (原标题《淘宝上的“亚非拉”一姐:走遍70个国家淘货,年销400万》,原作者金斌。编辑李欣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