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左传》中的焉字(一五一)

昭公十五年

629

福祚之不登,叔父焉在①?

通释:

这种福佑的事不记录在国家的册子上,叔父你在那做什么呢?

注释与说明:

①本年六月乙丑,王大子寿卒。秋八月戊寅,王穆后崩。晋国的荀跞在籍谈陪同下到成周去参加穆后的葬礼。安葬完毕,周景王就除去丧服,设宴招待荀跞,把鲁国进贡的壶作为酒杯。周景王借此问荀跞,晋国为什么没有礼器进贡给王朝,荀跞让籍谈回答。籍谈是个史官,他说晋国没有得到过王室赏赐的明德之器,所以未能把彝器进献给天子。周景王当即就列举了一系列晋国从周王室得到赏赐的事例,然后反问籍谈,随后又评价籍谈数典忘祖。之,放在“福祚”与“不登”这个主谓短语之间,取消该短语的独立性。福祚,福分。祚,音zuò。登,记载。焉在,在哪做事呢,在那做什么呢。焉,兼词,于是,即“在那”“在哪”。在,表存在,做什么。

630.631.632

王其不终乎①!吾闻之所乐必卒焉,今王乐忧,若卒以忧,不可谓终②。王一岁而有三年之丧二焉,于是乎以丧宾宴,又求彝器,乐忧甚矣,且非礼也③。彝器之来,嘉功之由,非由丧也④。三年之丧,虽贵遂服,礼也⑤。王虽弗遂,宴乐以早,亦非礼也⑥。礼,王之大经也,一动而失二礼,无大经矣⑦。言以考典,典以志经,忘经而多言举典,将焉用之⑧!

通释:

天子恐怕不得善终吧!我听说喜欢什么必定死在这上面,现在天子把忧伤的事当成欢乐事,如果因忧伤的事欢乐而死,就不能说是善终。天子一年中在他身上有两次三年之丧,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吊丧的宾客饮宴,又讨要彝器,把忧伤的事当成欢乐的事也太过分了,而且不合于礼法。得到彝器,源自嘉奖功勋,不是源自丧事。三年的丧礼,即使身份高贵也应服满丧期,这是礼法的要求。天子即使不用服满丧期,饮宴作乐也太早了,也不合于礼法。礼是天子应该奉行的重要行为准则,一次举动就缺失了两个礼,这就失去了重要行为准则。言语是用来考核典籍的,典籍是用来记载行为准则的,忘记了行为准则却列举了很多典籍,要对谁用它呢!

注释与说明:

①王其不终乎:天子恐怕不得善终吧。籍谈从周王室回来,把与周景王的对话告诉了叔向,叔向说了这番话。王,周景王,周天子。其,恐怕。不终,不能善终。

②吾闻之所乐必卒焉,今王乐忧,若卒以忧,不可谓终:我听说喜欢什么必定死在这上面,现在天子把忧伤的事当成欢乐的事,如果因忧伤的事欢乐而死,就不能说是善终。所乐,喜欢的事情,喜欢什么。卒,死。焉,兼词,于是,即“在这上面”。乐忧,以忧为乐,此“乐”是意动用法,以……为乐,把……当作乐。

③王一岁而有三年之丧二焉,于是乎以丧宾宴,又求彝器,乐忧甚矣,且非礼也:天子一年中在他身上有两次三年之丧,在这样的情况下与吊丧的宾客饮宴,又讨要彝器,把忧伤的事当成欢乐的事也太过分了,而且不合于礼法。一岁,一年之中。而,就。三年之丧,要服丧三年的丧事,指的是父为子、夫为妻所服的齐衰(zīcuī)之丧。齐衰是“五服”中第二重的丧服,是次于斩衰(可参见594例注释)的丧服。其服以粗疏的麻布制成,衣裳分制,断处缉边,缘边部分缝缉整齐。服丧期与斩衰同,二十五个月丧毕。依礼太子寿卒和王穆后崩(可参见上例注释),周景王都要服丧(穿丧服,节礼乐),尤其是刚刚安葬了穆后,正在丧期。二,两次,后置的定语,是“三年之丧”的定语。焉,兼词,于是,即“在他身上”。于是乎,在这个时候,在这种情况下。以,同。丧宾,吊丧的宾客。

④彝器之来,嘉功之由,非由丧也:得到彝器,源自嘉奖功勋,不是源自丧事。“彝器之来,嘉功之由,非由丧也”是判断句。彝器,古代青铜器中礼器的通称,如钟、鼎、樽、罍、壶之类。 颜师古:“彝器,常可宝用之器也。”之,助词,帮助宾语“彝器”置于动词“来”的前。由,源自。

⑤三年之丧,虽贵遂服,礼也:三年的丧礼,即使身份高贵也应服满丧期,这是礼法的要求。虽,即使。贵,身份高贵。遂,终了,全程,满期。服,作动词。

⑥王虽弗遂,宴乐以早,亦非礼也:天子即使不能服满丧期,宴饮作乐也太早了,也不合于礼法。这是又退一步说。宴乐,宴饮作乐。以,相当于“也太”。

⑦礼,王之大经也,一动而失二礼,无大经矣:礼是天子应该奉行的重要行为准则,一次举动就缺失了两个礼,这就失去了重要行为准则。“礼,王之大经也”是判断句。大经,历久不弃的重要行为准则。经,做人做事的行为准则。而,相当于“就”。二礼,指两个三年之丧。无,没有。

⑧言以考典,典以志经,忘经而多言举典,将焉用之:言语是用来考核典籍的,典籍是用来记载行为准则的,忘记了行为准则却列举了很多典籍,要对谁用它呢。焉,兼词,于是+助词,即“在哪+呢”“对谁+呢”。这里的“焉用之”犹言“对谁说呢”“说谁呢”。“数典忘祖”与“忘经举典(数典忘经)”都不是令人看好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