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真正的高手,都善于使用“降维打击”

?

   02:16:35 小胖有技能

  作者:水木然

  这个世界看似浑然一体,实际却可以分为不同维度。

平行线,下一个维度的人只能是上一个维度人的意识投射。“高纬人”对低“纬人”的操控,就像“上帝”操控“人类”一样。

  这种分化会愈演愈烈,未来处于不同维度的人们,就像不同的物种。未来人与人的差别,比人和狗大。即便身处同一个屋檐下,也有天壤之别。

  1

  我们为什么要抢房子呢?

  因为房子的本质,是一种”高维度“产品。

  为什么这样说呢?

  物质世界可以分为三个维度:

  第一维度是:物质。

  第二维度是:空间。

  第三位度是:时间。

  同样的道理,商品也分为三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的商品,指的是各种有形的产品或者服务,属于物质层面。

  这个维度的东西是处于最低层次,最容易发生变化,比如某一领域一旦发生创新,该领域的产品就会受到很大冲击。

  比如由于科技创新而带来的产品迭代,每一代苹果手机总会附带着新科技成果;新能源汽车总是会对传统汽车造成冲击;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总革掉某一个传统行业的命,等待。

  第二个维度的商品,指的是能够给我们提供空间价值的产品,讲究的场景感,这个领域的产品不会受第一维度创新的冲击,只有第二维度的创新才能带来改变,也就是说只有发生空间变化,才能使它受到冲击。它属于空间层面。

  比如房子,房子的价值只跟它的位置和大小有关,而位置和大小就是空间的两大尺度,房子的价值和建筑材料几乎没有关系,也就是无论建筑材料怎么创新,但是和房子价值的关系不大。

  只有当一个城市的格局发生位置转移的时候,房子的价值才受影响,比如老城区被新城区取代,于是新城区的房子比老城区的房子升值的更快了。也就是说只有空间的转移,才能影响房子的价值。

  第三维度的产品,指的是能够产生出“时间”的产品,比如近年来美国硅谷的一些大佬不断的钻研各种延长生命的方法,他们通过人工智能,基因科学等方式,不断修改生命密码,企图延长寿命。它属于时间层面。

  再比如金融产业,首先它和一维商业(物质创新)无关,它其实属于介于二维和三维之间的产业,就像二维和三维的夹层,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金融的本质就是用二维的“空间”去交换三维的“时间”,

  举个例子:假如有个项目,你如果自己干,需要5年才能做成。你如果采用金融的手段,先融资再去干,两年就就能干成,时间加速了三年,但是同时你也释放了一部分股份出去,也就是说你自己的盈利空间分了出去,成功时间缩短了,赚的钱分出去了,这就叫用“空间”换“时间”。

  这就是金融的本质,是处于二维(空间)和三维(时间)的过度产业。

  

  2

  商品的三个维度,也是商业的三个维度。我们所说的降维打击,其实就是当高维商业挑战低维商业时,具有碾压的优势。

  比如二维商品对一维商品的冲击:

  我们平时所说到的各种创新,比如产品,服务,渠道,模式等待方面,这些都是第一维度的产品,是物质方面的改进,物质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在科技发展越来越快的时代,无论你的产品多么先进,总是很容易出现一种东西取代你,颠覆你。

  而房子属于第二维度的产品,无论第一维度的发生怎样的千变万化,都冲击不到房子的价值,除非当外界的空间格局发生变化,比如市中心转移了,新区崛起了,房子的价值才会变化。因此我们看到世界日新月异,但是房子一直都在那不动不摇,不离不弃,这才是“不动产”的真正含义。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营盘始终还是那个营盘,这就是不动产的价值。放眼四望,在这个处处谈创新,处处搞颠覆的时代,只有“房子”成了最可靠、最稳固的财富载体。

  也可以这样理解:越是在瞬息万变的时代,那些越不容易发生变化的东西就越有价值。

  再比如互联网,它的本质也是二维产业,因为互联网改变的空间路径,它使消费者和产品的路径大大缩短了;它改变了信息路径,使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改变了,这就对一维的传统产业产生极大的影响,因此互联网是极其容易给各种传统产业带来革命的。

  而金融产业是我们所熟知的产业中最顶端的,因为它是二维和三维的夹层,也因此当金融产业遇到一维的传统产业和二维的房地产/互联网产业时,可以所向披靡。

  

  那么有没有比金融产业更高的产业呢?有!

  {!-- PGC_COLUMN --}

  那就是第三维的时间产业!时间可以改变吗?当然可以。比如去年一批中国富豪前往乌克兰买命的新闻传的沸沸扬扬,再比如硅谷最具代表性的投资人之一的彼得 · 蒂尔正在用各种办法尝试“长生不老”!

  他已经公开承认,自己正在服用生长激素药物,这是他“活到 120 岁”计划里的一部分,这不就是在“制造时间”吗?

  人类的竞争,其实就是以上三个维度的竞争:

  第一维度的竞争是科技竞争,我们每天都在思考科技创新,然后发明出各种产品;

  第二维度的竞争是空间竞争,抢房子只是初级阶段,搭建优势路径(渠道或社交)才是根本。

  第三维度的竞争是时间竞争。全球最富裕的那帮人早就开心行动了,他们已经开始和时间赛跑,去”抢生命“了。

  人类自古以来,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都是在抢时间,比如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就是典型的代表。

  未来,能够承载人类终极寄托的,只有时间。人类的一切竞争,最终都将指向时间战场。

  

  3

  读懂了世界的维度,我们再看看什么才叫“割韭菜”。

  这是大自然的基本法则:上一维度的人总是在收割下一维度的人。

  了解完下面这个逻辑只会,你就会明白什么叫“一物降一物”,什么叫因果轮回。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们需要把一维的传统产业再做一个细分,传统产业还可以再细分成两个维度,那就是低级的农业和高级的工业。

  第一轮收割:工业对农业(一维的高级对低级)

  有个词叫“工农剪刀差”,就是工业产品和农产品的定价机制,农产品主要是主粮,民以食为天,所以定价权掌握在国家手里,但是农民用的化肥、农药,属于工业产品,却是市场定价,也就是说农民自己生产的产品是没有议价能力的,但是使用的产品却要接受市场价格,这就造成了工业对农业的收割,所以农民是贫穷的。

  第二轮收割:互联网对制造业

  (二维对一维)

  互联网的诞生改变和优化了空间路径,从此社会运作逻辑全变了:人、货物、现金、信息等一切有形和无形的东西都被“连接”起来,完全突破了物理空间的限制,滴滴对出租车,淘宝对实体店都形成了巨大冲击等等。

  二维商业的另一个产业就是房地产,也对实体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就像我们前面所言,房子属于空间产品,无论第一维度的发生怎样的创新,都冲击不到房子的价值,相反它却还可以吸纳一维创新的成果,成为一种金融产品,不断增值……

  

  第三轮收割:金融对互联网

  (2.5维对二维)

  金融是嗜血如魔的,专门寻找价值洼地和最大化增值空间,当它嗅到其中的增长空间后之后,当然会插足进来,尤其是互联网产业,比如滴滴/ofo这种平台一样,被一股无形的资本力量操控,当资本得到他们预期的利润之后就会撤出,留下一个空虚的躯壳,它遇佛杀佛,遇魔杀魔,很多产业成也资本,败也资本。06年是AR、VR;07年是人工智能;08年的区块链,一个也逃不了……

  再往上走,就是三维的时间产业对资本的收割了,讲到这里我们先停一下,因为时间产业也不够成熟,但是这并没有阻碍资本被收割的历史进程:

  那么,是谁在收割资本呢?

  当资本变的越来越大,几乎能吸纳整个社会的财富,贫富会越来越大,大众消费越来越疲软,这就让社会感到窒息,当资本试图一手遮天的时候,就会有权力出面调控和干涉,瓦解资本的扩张性,进行严格资本。

  所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就是天道。接下来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大鳄倒下,这是历史的必然。

  权力是在供养谁?

  

  权力就是食物链的最顶端了吗?并不是。

  权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平衡,它必须及时的汲取财富用于各种民生保障体系的建设:包括扶贫、公租房、社保、教育、医疗、交通、等等,确保大家能过上安定的生活。

  所以到了最后,人民成了最顶端的收割者。

  人民是谁?人民就是第一轮收割中的农民。

  所以啊,物极必反,这就是一个循环,也是一个轮回。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必须明白两点:

  一个是地点:你所处的上下游环节是什么?(收割对象)

  一个是时间:你收割和被收割的时间到了吗?(收割时间)

  这就是大自然的收割法则,一物降一物,一茬接一茬,大家互相收割,这和农民趁麦子成熟的时候就去割麦没什么区别。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故的恨,一切都是因果轮回。

  从地狱到天堂,我们只是路过人间。

  作者:水木然

  这个世界看似浑然一体,实际却可以分为不同维度。

平行线,下一个维度的人只能是上一个维度人的意识投射。“高纬人”对低“纬人”的操控,就像“上帝”操控“人类”一样。

  这种分化会愈演愈烈,未来处于不同维度的人们,就像不同的物种。未来人与人的差别,比人和狗大。即便身处同一个屋檐下,也有天壤之别。

  1

  我们为什么要抢房子呢?

  因为房子的本质,是一种”高维度“产品。

  为什么这样说呢?

  物质世界可以分为三个维度:

  第一维度是:物质。

  第二维度是:空间。

  第三位度是:时间。

  同样的道理,商品也分为三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的商品,指的是各种有形的产品或者服务,属于物质层面。

  这个维度的东西是处于最低层次,最容易发生变化,比如某一领域一旦发生创新,该领域的产品就会受到很大冲击。

  比如由于科技创新而带来的产品迭代,每一代苹果手机总会附带着新科技成果;新能源汽车总是会对传统汽车造成冲击;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总革掉某一个传统行业的命,等待。

  第二个维度的商品,指的是能够给我们提供空间价值的产品,讲究的场景感,这个领域的产品不会受第一维度创新的冲击,只有第二维度的创新才能带来改变,也就是说只有发生空间变化,才能使它受到冲击。它属于空间层面。

  比如房子,房子的价值只跟它的位置和大小有关,而位置和大小就是空间的两大尺度,房子的价值和建筑材料几乎没有关系,也就是无论建筑材料怎么创新,但是和房子价值的关系不大。

  只有当一个城市的格局发生位置转移的时候,房子的价值才受影响,比如老城区被新城区取代,于是新城区的房子比老城区的房子升值的更快了。也就是说只有空间的转移,才能影响房子的价值。

  第三维度的产品,指的是能够产生出“时间”的产品,比如近年来美国硅谷的一些大佬不断的钻研各种延长生命的方法,他们通过人工智能,基因科学等方式,不断修改生命密码,企图延长寿命。它属于时间层面。

  再比如金融产业,首先它和一维商业(物质创新)无关,它其实属于介于二维和三维之间的产业,就像二维和三维的夹层,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金融的本质就是用二维的“空间”去交换三维的“时间”,

  举个例子:假如有个项目,你如果自己干,需要5年才能做成。你如果采用金融的手段,先融资再去干,两年就就能干成,时间加速了三年,但是同时你也释放了一部分股份出去,也就是说你自己的盈利空间分了出去,成功时间缩短了,赚的钱分出去了,这就叫用“空间”换“时间”。

  这就是金融的本质,是处于二维(空间)和三维(时间)的过度产业。

  

  2

  商品的三个维度,也是商业的三个维度。我们所说的降维打击,其实就是当高维商业挑战低维商业时,具有碾压的优势。

  比如二维商品对一维商品的冲击:

  我们平时所说到的各种创新,比如产品,服务,渠道,模式等待方面,这些都是第一维度的产品,是物质方面的改进,物质是无时无刻不在变化的。在科技发展越来越快的时代,无论你的产品多么先进,总是很容易出现一种东西取代你,颠覆你。

  而房子属于第二维度的产品,无论第一维度的发生怎样的千变万化,都冲击不到房子的价值,除非当外界的空间格局发生变化,比如市中心转移了,新区崛起了,房子的价值才会变化。因此我们看到世界日新月异,但是房子一直都在那不动不摇,不离不弃,这才是“不动产”的真正含义。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营盘始终还是那个营盘,这就是不动产的价值。放眼四望,在这个处处谈创新,处处搞颠覆的时代,只有“房子”成了最可靠、最稳固的财富载体。

  也可以这样理解:越是在瞬息万变的时代,那些越不容易发生变化的东西就越有价值。

  再比如互联网,它的本质也是二维产业,因为互联网改变的空间路径,它使消费者和产品的路径大大缩短了;它改变了信息路径,使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改变了,这就对一维的传统产业产生极大的影响,因此互联网是极其容易给各种传统产业带来革命的。

  而金融产业是我们所熟知的产业中最顶端的,因为它是二维和三维的夹层,也因此当金融产业遇到一维的传统产业和二维的房地产/互联网产业时,可以所向披靡。

  

  那么有没有比金融产业更高的产业呢?有!

  {!-- PGC_COLUMN --}

  那就是第三维的时间产业!时间可以改变吗?当然可以。比如去年一批中国富豪前往乌克兰买命的新闻传的沸沸扬扬,再比如硅谷最具代表性的投资人之一的彼得 · 蒂尔正在用各种办法尝试“长生不老”!

  他已经公开承认,自己正在服用生长激素药物,这是他“活到 120 岁”计划里的一部分,这不就是在“制造时间”吗?

  人类的竞争,其实就是以上三个维度的竞争:

  第一维度的竞争是科技竞争,我们每天都在思考科技创新,然后发明出各种产品;

  第二维度的竞争是空间竞争,抢房子只是初级阶段,搭建优势路径(渠道或社交)才是根本。

  第三维度的竞争是时间竞争。全球最富裕的那帮人早就开心行动了,他们已经开始和时间赛跑,去”抢生命“了。

  人类自古以来,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都是在抢时间,比如秦始皇寻找长生不老药就是典型的代表。

  未来,能够承载人类终极寄托的,只有时间。人类的一切竞争,最终都将指向时间战场。

  

  3

  读懂了世界的维度,我们再看看什么才叫“割韭菜”。

  这是大自然的基本法则:上一维度的人总是在收割下一维度的人。

  了解完下面这个逻辑只会,你就会明白什么叫“一物降一物”,什么叫因果轮回。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们需要把一维的传统产业再做一个细分,传统产业还可以再细分成两个维度,那就是低级的农业和高级的工业。

  第一轮收割:工业对农业(一维的高级对低级)

  有个词叫“工农剪刀差”,就是工业产品和农产品的定价机制,农产品主要是主粮,民以食为天,所以定价权掌握在国家手里,但是农民用的化肥、农药,属于工业产品,却是市场定价,也就是说农民自己生产的产品是没有议价能力的,但是使用的产品却要接受市场价格,这就造成了工业对农业的收割,所以农民是贫穷的。

  第二轮收割:互联网对制造业

  (二维对一维)

  互联网的诞生改变和优化了空间路径,从此社会运作逻辑全变了:人、货物、现金、信息等一切有形和无形的东西都被“连接”起来,完全突破了物理空间的限制,滴滴对出租车,淘宝对实体店都形成了巨大冲击等等。

  二维商业的另一个产业就是房地产,也对实体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就像我们前面所言,房子属于空间产品,无论第一维度的发生怎样的创新,都冲击不到房子的价值,相反它却还可以吸纳一维创新的成果,成为一种金融产品,不断增值……

  

  第三轮收割:金融对互联网

  (2.5维对二维)

  金融是嗜血如魔的,专门寻找价值洼地和最大化增值空间,当它嗅到其中的增长空间后之后,当然会插足进来,尤其是互联网产业,比如滴滴/ofo这种平台一样,被一股无形的资本力量操控,当资本得到他们预期的利润之后就会撤出,留下一个空虚的躯壳,它遇佛杀佛,遇魔杀魔,很多产业成也资本,败也资本。06年是AR、VR;07年是人工智能;08年的区块链,一个也逃不了……

  再往上走,就是三维的时间产业对资本的收割了,讲到这里我们先停一下,因为时间产业也不够成熟,但是这并没有阻碍资本被收割的历史进程:

  那么,是谁在收割资本呢?

  当资本变的越来越大,几乎能吸纳整个社会的财富,贫富会越来越大,大众消费越来越疲软,这就让社会感到窒息,当资本试图一手遮天的时候,就会有权力出面调控和干涉,瓦解资本的扩张性,进行严格资本。

  所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这就是天道。接下来我们将看到越来越多的大鳄倒下,这是历史的必然。

  权力是在供养谁?

  

  权力就是食物链的最顶端了吗?并不是。

  权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平衡,它必须及时的汲取财富用于各种民生保障体系的建设:包括扶贫、公租房、社保、教育、医疗、交通、等等,确保大家能过上安定的生活。

  所以到了最后,人民成了最顶端的收割者。

  人民是谁?人民就是第一轮收割中的农民。

  所以啊,物极必反,这就是一个循环,也是一个轮回。

  对于每一个人来说,必须明白两点:

  一个是地点:你所处的上下游环节是什么?(收割对象)

  一个是时间:你收割和被收割的时间到了吗?(收割时间)

  这就是大自然的收割法则,一物降一物,一茬接一茬,大家互相收割,这和农民趁麦子成熟的时候就去割麦没什么区别。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故的恨,一切都是因果轮回。

  从地狱到天堂,我们只是路过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