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小说:五年不见懦弱女友竟伶牙俐齿,冷酷总裁吃瘪,被玩弄于股掌

  小说:五年不见懦弱女友竟伶牙俐齿,冷酷总裁吃瘪,被玩弄于股掌

  一向惜字如金的男人,用非常之傲娇的眼神将安好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的打量了一边,又很大方的给了四个字,“你想多了!”

  “喂,你什么意思?虽然我很穷,但我全身上下都是宝。”

  “三无产品而已!”

  安好觉得,要是再跟顾千城说下去她都要气的吐血,从这男人嘴里是别想听到什么好听的话。

  站起身,将那一大杯白开水喝了个底朝天,“师父,我虽然是没气质,但好歹也是有身材有脸蛋,你老眼昏花也要有个度,千万不要让人以为我们队长得了白内障!”

  说完,也不去管那傲娇男人已经沉下来的脸色,走了!再待下去她觉得,那男人指定是要将她给气的胃出血。

  刚出了顾千城的办公室,电话又响了起来,一看还是刚才那陌生电话,安好是想也没想的挂断,只不过能做江薄秘书的人,那绝壁是非常有毅力的。

  安好受不了,只能接起电话,“你到底想干什么?”

  “乔小姐,我在你们局门口,需要局长亲自给您打电话吗?”

  “你要干什么?”

  “只是江总要见您而已。”

  安好:他大爷的,特么的……竟然用局长来压她,谁不知道夜云集团在兰台江的势力,但也不需要这么用吧?用来威胁她一个小警察。

  ……

  夜云集团总裁办公室。

  安好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从早上到现在已经见了三次面,安好想这见面频率就算是她吃十瓶避孕药也无法避免怀孕的可能。

  男人一身冷冽气息的走向她对面的沙发,英俊的容颜上没有多余表情。

  “签下它。”

  一份文件甩在安好面前,就算不去看安好也知道那是什么,回想起来她上辈子一定是吃撑了才会签下这份让他随意羞辱自己的情·人协议。

  双腿交织的坐在沙发上,掏出指甲刀,惬意的修剪自己的指甲,丝毫不去理会江薄身上冷冽慎人的气势。

  “江总裁,如果我没忘记的话,早上的时候您才说过,不是爬上你的床就能扯上关系,诺……这是什么?”

  上辈子她是想也没想的签下了这合约,也注定了他们后来的无休止纠缠,甚至到最后也让她没有好下场。

  如今安好要是能主动签下,她就该把乔安好三个字倒过来写了,简直是蠢到没地方埋了。

  安好的傲慢,更是惹怒了江薄,幽深的眸子在安好脸上扫视了一圈,“你认为现在兰台江还有谁能护的住你?你那个废物未婚夫?不,好像他甩了你,和你的姐姐乔薇宁订婚了吧?”

  陈书,安好甩了江薄后立马就和陈书公开出入在各种场合,那无疑是给了江薄一记闷棍。

  如今这件事在安好面前也确实算的上是个笑话,不过安好似乎并不在意。

  “签下它,对我们都好。”

  “如果我拒绝呢?您是不是明天就该让我暴尸荒野?”

  安好的话,让江薄幽深的眸子再次暗了暗,大概他没也没想到五年不见的女人,如今竟然已经伶牙俐齿成这样,只要说话就绝对是夹枪带棍。

  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另外一份文件甩在安好面前,“拒绝?也要看自己配不配!”

  这份文件是安好上辈子不曾接触到的,也或许那个时候是她很乖,江薄没来得及用吧。

  拿起文件粗略的扫视了一眼,面色瞬间苍白,不可置信的看着江薄。

  “江薄,五年前的事儿对我们彼此来说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你要说有点理智就不会再和我牵扯,如今这是做什么?”

  威胁,山辈子就已经见识到江薄的狠,但这样刺骨的威胁她还是不曾领会到,也或许是因为她上辈子觉得亏欠他所以才会任由他在自己的世界中为所欲为,但现在……!

  “签吗?”

  对于安好的问题,江薄并没多余的解释,看了看面前的合约,语气中却也难以掩饰对安好的威胁。

  双手握拳,骨节泛白,最终拿起笔在那份代表着屈辱的协议看也没看一眼就签下自己的名字,没想到,重来一次她依旧是逃不过这男人的手心。

。”

件的资格。”

  江薄的话让安好笑了,站起身,迈开修长的双腿来到江薄面前,比起上辈子的矜持,如今的她真真算的上是轻浮。

  直接就坐到男人的腿上,皙白如玉的手指挑起男人的下颚,动作做的调戏味十足,她突然的动作让男人浑身一震,很没骨气的有反应了。

  安好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笑的更是肆意,“江薄,这份合约我认,它就是合约,我若不认就是两张废纸,人嘛,总是会有软肋,你可要捏好了,若是不小心捏碎了拿什么来逼我就范呢?”

  话落,也不等男人反应乔安好已经利落的起身,随后是看也不看江薄一样转身离去,在门口的时候,安好停下脚步。

件不过分,我可以随叫随到,但您,不能干涉我自己个人空间的生活!”

  “嘭!”

  巨大的关门声留给了江薄她冰冷的背影,安好刚出的举动和语气无疑是踩到了男人的雷区,一拳砸在办公桌上,“乔安好,你给我等着!”

  大步走出夜云集团,靠在车边,安好重重的深呼吸一口气,刚才她面上看是强势霸道,其实内心早已有些抵挡不住。

  和江薄那样的男人对绝在一起,再多一秒她不保证自己会直接败下阵来。

  江薄回来了,而她的生活也注定要归于不平静中……!

  ……

  那样不管不顾的挑衅江薄之后,安好很快就收到了教训,局长亲自打来电话给她。

  “安好啊,局里放你半年假。”

  “为什么?”

  “你也辛苦了,多休息一下。”

  挂断电话,安好颓然的坐上车,局长的语气很婉转,就算不去问为什么她也知道了,说是放假,其实她是没工作了,不用多想,这也是她挑衅那个男人的代价。

  深呼吸,不去计较,这是她上辈子就已经领教到的江薄的手段,丢工作只是个刚开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