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良辰好景 第10章 地铁邂逅

?

林晨的眼神,梁冬冬看在眼里,她站在林晨身后,像是一个看戏的傻子,却情不自禁感伤起来,她希望舒欢答应严科,这样林晨就不会有多余的心思,她才有更多机会和他在一起。

然后她分明听到舒欢看着严科说道:严科,谢谢你,可是...可是...我可能还没准备好,我也不确定有你说的那么好,请给我一点时间......

严科的眼神黯淡下去,但是他很有风度的说:没关系,我会等你,等你想清楚。

然后他转过来向其他人说:我们继续唱歌吧。来,喝酒。

他把手里的花推到舒欢怀里,然后搭着何应龙的肩膀坐到角落里继续喝酒,何应龙叫着林晨和齐铭,四个男生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嗨起来。梁冬冬说:我去点歌,刘慧慧搀着严舒欢坐到沙发的另一头,轻轻拍着她的背,舒欢安静地坐着,沉默,脑子里一片浆糊。

生日会最后看似热闹的结束了。

何应龙牵着刘慧慧回爱巢, 路,以前几分钟就到了,如今觉得特别漫长。

好不容易到了宿舍门口,她站住了,对着严科挥了挥手,严科把怀里的花递到她手上说:今天有点唐突了,希望没有搅了你的兴致。

舒欢说:哪有,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你早点回去吧。

严科说;好,你也早点休息,生日快乐。

舒欢点点头,捧着花上楼了。

严科目送着她上楼,手插进裤兜,一个盒子硌得皮肤有些疼。

何应龙奇怪严舒欢并没有接受严科,为他的哥们抱不平。刘慧慧说:舒欢你还不了解,慢热型的,给她点时间吧,慢慢来,以后可能会感动她的。

何应龙说:我那兄弟这趟情海看来难渡了。

刘慧慧若有所思地说:你觉不觉得今天林晨的反应有点异样?

何应龙说:什么异样,你是说...?

刘慧慧看着他,一挑眉:没错,你没看出来吗?

何应龙恍然大悟:原来还有内里乾坤啊,我说呢。这可不好办了,两边都是兄弟,我帮谁都不是。

刘慧慧说:别瞎操心了,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她顺手拿出前几天网购的山楂,刘慧慧其实不爱吃酸,之所以会买是因为看网上说吃山楂减肥,虽然她不胖,但是在变瘦方面还有潜力,所以顶着婴儿肥她开始每天吃两颗。

何应龙顺手拿过山楂,给她剥了纸膜,露出里面的山楂,他拿起这红色的果肉送到刘慧慧嘴里,她吃东西的时候两片薄薄的嘴唇上下咀嚼,带着一丝娇俏,何应龙情不自禁地亲了上去,刘慧慧也不闪躲,双目含春,迎接着他的嘴唇。

齐铭新去的公司算是初创公司,他一个人又做选品,又做设计,又做运营,又做客服,又做推广,之前在前东家那里学的东西虽然都派上了用场,但是还远远不够,逼得他秒变加班狗,这样带来的结果是飞速成长,不到几个月,齐铭在公司已经能够独当一面,销售额水涨船高,老板对他青睐有加,他也变得越来越自信。

最令林晨和梁冬冬震惊的是,齐铭公司有个部门的老大居然说要把自己的侄女介绍给他,齐铭满心以为自己的魅力值迅速上升,后来和其他同仁一合计,原来那个部门老大和很多人说过类似的话,目的不过是笼络人心,他的确有一个侄女,但是相貌平平,公司起初有几个人试着和她接触了一下,并没有觉得很幸福,加上年轻,还不知道牺牲色相博取幸福,所以老大的侄女一直待字闺中。

梁冬冬笑嘻嘻地说:老大这么看得起你,你就从了吧。

齐铭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样子说:我自卑,高攀不上。

林晨和梁冬冬哈哈大笑。

他俩和齐铭转地铁的时候需要分开走了,林晨和梁冬冬熟稔地聊着公司的产品和市场变化,齐铭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后面看着他们,怅然若失。

不过很快,他就到了自己的小窝,吃着刚点的外卖,喝着肥宅水,优哉游哉,他热衷于设计,也喜欢推广,对自己的前途莫衷一是,悲观又乐观,渴望得到更害怕失去,看似开朗实则忧郁。

早上八点半,他终于被嚎叫无数声的闹钟惊醒,胡乱抓件衣服套上,用最快的速度洗漱,拿上手机和公交卡就出门了。

周一的地铁,人山人海不足以名其状。齐铭靠在一隅,双手握着手机,紧蹙双眉,两只拇指不停地在手机屏幕上按压,他的前后左右还有无数个和他一样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在看手机。

突然地铁到站,上来一位扎着双马尾的女生,齐铭并没有注意她,这名女生气质卓然,衣着不凡,上身是一件雪纺衬衫,下身穿波点长黑裙,一上来,好几双眼睛就盯上了她,但她浑然不觉,自顾自拿出包里的书看起来。

真是勤奋,齐铭暗自感叹。

虽然女生并没有座位,只能站在一边,但她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看书入迷,齐铭到站的时候,她也把书合起来,塞进包里,匆匆地下车。

齐铭迅速地往公司的方向走去,他发现那女生居然和他是一个方向,在他身后大约四五米的距离走着。

齐铭心里忽然想到:她不是在跟踪我吧。

想到此,赶紧加快脚步,足下生风到了公司,刚好赶上打卡。

大约过了几分钟,齐铭在座位上正准备吃早餐,那个女生居然进来了,齐铭心里一阵激动,又一阵疑惑: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上班?

没想到的是,这名女生却是今天来报到的新人,设计部招的设计师,梅欢。

齐铭想到以后和她会有很多工作上的交集,心里默念:无论如何,也算缘分吧。

96

踏雪瞻云

2019.08.05 23:59

字数 2004

林晨的眼神,梁冬冬看在眼里,她站在林晨身后,像是一个看戏的傻子,却情不自禁感伤起来,她希望舒欢答应严科,这样林晨就不会有多余的心思,她才有更多机会和他在一起。

然后她分明听到舒欢看着严科说道:严科,谢谢你,可是...可是...我可能还没准备好,我也不确定有你说的那么好,请给我一点时间......

严科的眼神黯淡下去,但是他很有风度的说:没关系,我会等你,等你想清楚。

然后他转过来向其他人说:我们继续唱歌吧。来,喝酒。

他把手里的花推到舒欢怀里,然后搭着何应龙的肩膀坐到角落里继续喝酒,何应龙叫着林晨和齐铭,四个男生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嗨起来。梁冬冬说:我去点歌,刘慧慧搀着严舒欢坐到沙发的另一头,轻轻拍着她的背,舒欢安静地坐着,沉默,脑子里一片浆糊。

生日会最后看似热闹的结束了。

何应龙牵着刘慧慧回爱巢, 路,以前几分钟就到了,如今觉得特别漫长。

好不容易到了宿舍门口,她站住了,对着严科挥了挥手,严科把怀里的花递到她手上说:今天有点唐突了,希望没有搅了你的兴致。

舒欢说:哪有,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你早点回去吧。

严科说;好,你也早点休息,生日快乐。

舒欢点点头,捧着花上楼了。

严科目送着她上楼,手插进裤兜,一个盒子硌得皮肤有些疼。

何应龙奇怪严舒欢并没有接受严科,为他的哥们抱不平。刘慧慧说:舒欢你还不了解,慢热型的,给她点时间吧,慢慢来,以后可能会感动她的。

何应龙说:我那兄弟这趟情海看来难渡了。

刘慧慧若有所思地说:你觉不觉得今天林晨的反应有点异样?

何应龙说:什么异样,你是说...?

刘慧慧看着他,一挑眉:没错,你没看出来吗?

何应龙恍然大悟:原来还有内里乾坤啊,我说呢。这可不好办了,两边都是兄弟,我帮谁都不是。

刘慧慧说:别瞎操心了,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她顺手拿出前几天网购的山楂,刘慧慧其实不爱吃酸,之所以会买是因为看网上说吃山楂减肥,虽然她不胖,但是在变瘦方面还有潜力,所以顶着婴儿肥她开始每天吃两颗。

何应龙顺手拿过山楂,给她剥了纸膜,露出里面的山楂,他拿起这红色的果肉送到刘慧慧嘴里,她吃东西的时候两片薄薄的嘴唇上下咀嚼,带着一丝娇俏,何应龙情不自禁地亲了上去,刘慧慧也不闪躲,双目含春,迎接着他的嘴唇。

齐铭新去的公司算是初创公司,他一个人又做选品,又做设计,又做运营,又做客服,又做推广,之前在前东家那里学的东西虽然都派上了用场,但是还远远不够,逼得他秒变加班狗,这样带来的结果是飞速成长,不到几个月,齐铭在公司已经能够独当一面,销售额水涨船高,老板对他青睐有加,他也变得越来越自信。

最令林晨和梁冬冬震惊的是,齐铭公司有个部门的老大居然说要把自己的侄女介绍给他,齐铭满心以为自己的魅力值迅速上升,后来和其他同仁一合计,原来那个部门老大和很多人说过类似的话,目的不过是笼络人心,他的确有一个侄女,但是相貌平平,公司起初有几个人试着和她接触了一下,并没有觉得很幸福,加上年轻,还不知道牺牲色相博取幸福,所以老大的侄女一直待字闺中。

梁冬冬笑嘻嘻地说:老大这么看得起你,你就从了吧。

齐铭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样子说:我自卑,高攀不上。

林晨和梁冬冬哈哈大笑。

他俩和齐铭转地铁的时候需要分开走了,林晨和梁冬冬熟稔地聊着公司的产品和市场变化,齐铭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后面看着他们,怅然若失。

不过很快,他就到了自己的小窝,吃着刚点的外卖,喝着肥宅水,优哉游哉,他热衷于设计,也喜欢推广,对自己的前途莫衷一是,悲观又乐观,渴望得到更害怕失去,看似开朗实则忧郁。

早上八点半,他终于被嚎叫无数声的闹钟惊醒,胡乱抓件衣服套上,用最快的速度洗漱,拿上手机和公交卡就出门了。

周一的地铁,人山人海不足以名其状。齐铭靠在一隅,双手握着手机,紧蹙双眉,两只拇指不停地在手机屏幕上按压,他的前后左右还有无数个和他一样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在看手机。

突然地铁到站,上来一位扎着双马尾的女生,齐铭并没有注意她,这名女生气质卓然,衣着不凡,上身是一件雪纺衬衫,下身穿波点长黑裙,一上来,好几双眼睛就盯上了她,但她浑然不觉,自顾自拿出包里的书看起来。

真是勤奋,齐铭暗自感叹。

虽然女生并没有座位,只能站在一边,但她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看书入迷,齐铭到站的时候,她也把书合起来,塞进包里,匆匆地下车。

齐铭迅速地往公司的方向走去,他发现那女生居然和他是一个方向,在他身后大约四五米的距离走着。

齐铭心里忽然想到:她不是在跟踪我吧。

想到此,赶紧加快脚步,足下生风到了公司,刚好赶上打卡。

大约过了几分钟,齐铭在座位上正准备吃早餐,那个女生居然进来了,齐铭心里一阵激动,又一阵疑惑: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上班?

没想到的是,这名女生却是今天来报到的新人,设计部招的设计师,梅欢。

齐铭想到以后和她会有很多工作上的交集,心里默念:无论如何,也算缘分吧。

林晨的眼神,梁冬冬看在眼里,她站在林晨身后,像是一个看戏的傻子,却情不自禁感伤起来,她希望舒欢答应严科,这样林晨就不会有多余的心思,她才有更多机会和他在一起。

然后她分明听到舒欢看着严科说道:严科,谢谢你,可是...可是...我可能还没准备好,我也不确定有你说的那么好,请给我一点时间......

严科的眼神黯淡下去,但是他很有风度的说:没关系,我会等你,等你想清楚。

然后他转过来向其他人说:我们继续唱歌吧。来,喝酒。

他把手里的花推到舒欢怀里,然后搭着何应龙的肩膀坐到角落里继续喝酒,何应龙叫着林晨和齐铭,四个男生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嗨起来。梁冬冬说:我去点歌,刘慧慧搀着严舒欢坐到沙发的另一头,轻轻拍着她的背,舒欢安静地坐着,沉默,脑子里一片浆糊。

生日会最后看似热闹的结束了。

何应龙牵着刘慧慧回爱巢, 路,以前几分钟就到了,如今觉得特别漫长。

好不容易到了宿舍门口,她站住了,对着严科挥了挥手,严科把怀里的花递到她手上说:今天有点唐突了,希望没有搅了你的兴致。

舒欢说:哪有,谢谢你...们为我做的一切。你早点回去吧。

严科说;好,你也早点休息,生日快乐。

舒欢点点头,捧着花上楼了。

严科目送着她上楼,手插进裤兜,一个盒子硌得皮肤有些疼。

何应龙奇怪严舒欢并没有接受严科,为他的哥们抱不平。刘慧慧说:舒欢你还不了解,慢热型的,给她点时间吧,慢慢来,以后可能会感动她的。

何应龙说:我那兄弟这趟情海看来难渡了。

刘慧慧若有所思地说:你觉不觉得今天林晨的反应有点异样?

何应龙说:什么异样,你是说...?

刘慧慧看着他,一挑眉:没错,你没看出来吗?

何应龙恍然大悟:原来还有内里乾坤啊,我说呢。这可不好办了,两边都是兄弟,我帮谁都不是。

刘慧慧说:别瞎操心了,看他们自己的造化吧。她顺手拿出前几天网购的山楂,刘慧慧其实不爱吃酸,之所以会买是因为看网上说吃山楂减肥,虽然她不胖,但是在变瘦方面还有潜力,所以顶着婴儿肥她开始每天吃两颗。

何应龙顺手拿过山楂,给她剥了纸膜,露出里面的山楂,他拿起这红色的果肉送到刘慧慧嘴里,她吃东西的时候两片薄薄的嘴唇上下咀嚼,带着一丝娇俏,何应龙情不自禁地亲了上去,刘慧慧也不闪躲,双目含春,迎接着他的嘴唇。

齐铭新去的公司算是初创公司,他一个人又做选品,又做设计,又做运营,又做客服,又做推广,之前在前东家那里学的东西虽然都派上了用场,但是还远远不够,逼得他秒变加班狗,这样带来的结果是飞速成长,不到几个月,齐铭在公司已经能够独当一面,销售额水涨船高,老板对他青睐有加,他也变得越来越自信。

最令林晨和梁冬冬震惊的是,齐铭公司有个部门的老大居然说要把自己的侄女介绍给他,齐铭满心以为自己的魅力值迅速上升,后来和其他同仁一合计,原来那个部门老大和很多人说过类似的话,目的不过是笼络人心,他的确有一个侄女,但是相貌平平,公司起初有几个人试着和她接触了一下,并没有觉得很幸福,加上年轻,还不知道牺牲色相博取幸福,所以老大的侄女一直待字闺中。

梁冬冬笑嘻嘻地说:老大这么看得起你,你就从了吧。

齐铭一副士可杀不可辱的样子说:我自卑,高攀不上。

林晨和梁冬冬哈哈大笑。

他俩和齐铭转地铁的时候需要分开走了,林晨和梁冬冬熟稔地聊着公司的产品和市场变化,齐铭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后面看着他们,怅然若失。

不过很快,他就到了自己的小窝,吃着刚点的外卖,喝着肥宅水,优哉游哉,他热衷于设计,也喜欢推广,对自己的前途莫衷一是,悲观又乐观,渴望得到更害怕失去,看似开朗实则忧郁。

早上八点半,他终于被嚎叫无数声的闹钟惊醒,胡乱抓件衣服套上,用最快的速度洗漱,拿上手机和公交卡就出门了。

周一的地铁,人山人海不足以名其状。齐铭靠在一隅,双手握着手机,紧蹙双眉,两只拇指不停地在手机屏幕上按压,他的前后左右还有无数个和他一样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在看手机。

突然地铁到站,上来一位扎着双马尾的女生,齐铭并没有注意她,这名女生气质卓然,衣着不凡,上身是一件雪纺衬衫,下身穿波点长黑裙,一上来,好几双眼睛就盯上了她,但她浑然不觉,自顾自拿出包里的书看起来。

真是勤奋,齐铭暗自感叹。

虽然女生并没有座位,只能站在一边,但她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看书入迷,齐铭到站的时候,她也把书合起来,塞进包里,匆匆地下车。

齐铭迅速地往公司的方向走去,他发现那女生居然和他是一个方向,在他身后大约四五米的距离走着。

齐铭心里忽然想到:她不是在跟踪我吧。

想到此,赶紧加快脚步,足下生风到了公司,刚好赶上打卡。

大约过了几分钟,齐铭在座位上正准备吃早餐,那个女生居然进来了,齐铭心里一阵激动,又一阵疑惑:她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上班?

没想到的是,这名女生却是今天来报到的新人,设计部招的设计师,梅欢。

齐铭想到以后和她会有很多工作上的交集,心里默念:无论如何,也算缘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