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在线赌场

韩寒承认退学是种失败,不再傲骨的他真的变成油腻中年人了吗?

  如果说谁的人生真的值得交换,或许不少人会选择曾经的青春偶像韩寒。

  因为他的人生实在顺遂充盈,自由自在。

  韩寒刚出道时是少年楷模,屡屡口出狂言,代表学生党发声。

  后来变成青年公知,抨击社会的黑暗面,和油腻的大众拉开距离。

  年纪渐长的韩寒又变得接地气起来,因女儿小野变身国民岳父,是中青年网民调侃的对象。

  他在做自己的同时,全盘被市场接受。他有很多次创业,每一次都能在时代的浪潮中获益。

  当然,他也有不少黑点,被方舟子怀疑代笔,被很多人攻击的直男癌言论……

  这一次,他又掀起了全网讨论的热潮。

  36岁的他在微博长文中明确表示,自己退学是一件失败的事情,并不值得学习。

  与过去的与主流价值观抗争的形象大相径庭。

  

  评论中都认为叛逆的韩寒被生活驯服,开始崇尚不酷的犬儒精神。

  

  17岁的韩寒和36岁的韩寒当然不同,却也不意味着全面倒退。

  1、韩寒的“自我否定”是来自精英阶层的反思。

  首先要思考韩寒为什么要说出“打脸”的观点,他明明可以继续保持大众对他的期望一路叛逆下去,或者避而不谈,都是安全牌。

  正是因为他忠于了自己的思考而非主流赋予他的人设。

  承认自己错了和承认社会有问题哪一个更难呢?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批评,尤其是来自有话语权的精英阶层的批评,因为批评一件事要比理性分析一件事并给出解决办法简单得多。

  提出问题更具戏剧性,更能煽动人心,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会避重就轻。

  有记者问,在公共事件之中,为什么韩寒再也不发声了。

  韩寒的回答是,因为发现大家写得都很好。

  其实言外之意,是他发现自己写得没那么好,或者写得好不好都不再有什么意义。

  

  韩寒坦言:”看之前曾经的那些轰动一时的杂文,写来写去都是那样,最后都是发泄情绪,其中观点有七八成正确,其余的有待商榷。”

  

  就冲这一点,韩寒就要比市面上大多数内容创作者强很多。

  2、韩寒的看似妥协是自然且理性的成长。

  如果有人希望36岁的韩寒依然保持20岁时的心智,这是荒谬的。

  少年韩寒曾写出一篇“战斗檄文”《穿着棉袄洗澡》抨击国民教育。

  其中,他视通才教育是多余且愚蠢的,就像穿着棉袄洗澡。

  甚至说“对于以后不去搞理科方面研究的人,数学只要到初二水平就绝对足够了,理化也只需学一年,如果今天的学习只为了明天的荒废,那学习的意义何在?”

  这些话曾给了许多人不好好学习的借口。少年韩寒启发青少年心智的意义,要大于他本身的观点。但我们必须承认,当时的认同,并不是出于理科真的无用,不过是因为理科太难。

  如今韩寒又写出一篇《我所理解的教育》,从标题上就能发现他的锋芒收敛许多。

  “现行的教育制度包括高考制度,肯定无法照顾到方方面面,也有很多需要改进之处,但没有一个制度是可以照顾到所有人的,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它有着基本的公平。不谈每个省或者不同民族的录取分数问题,好的大学基本上是对所有家庭敞开的”

  不是他放弃了抵抗,而是终于认清了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

  那篇《穿着棉袄洗澡》完全是从韩寒自身出发,而这篇《我所理解的教育》则是客观面向整个立体的世界,格局高下立判。

  正是因为看见曾经的偶像有所思考,不再继续炒“叛逆”的冷饭,或者炮轰已经远离他很久的中国教育,才觉得当初没有信错人。

  3、商业不是个坏东西,它是个中性词语。

  采访中其他惹人争议的部分,是韩寒说所有创作者都应该是商人,并且说梵高也是没把生意做大的商人。

  

  韩寒没有反对市场,这一点他对大众绝对真诚,因为他自己是绝对的市场受益者。如果一方面享受财富,一方面标榜自己与时代的格格不入,才令人觉得可憎。

  商业和优质的内容并不是相斥的部分。就像艺术片导演贾樟柯所说,商业与艺术对立是人为的柏林墙。

  韩寒说他上世纪出道的第一秒钟,就不想让他的责任编辑拿不到奖金,也不想自己电影的合作伙伴赔个底朝天。

  试想,如果你是一位编辑或者投资者,你会不会更爱这样的创作者呢?

  如果36岁的韩寒让你失望了,认为他面目可憎且精神油腻,不仅是因为韩寒变了,也是因为你变了,更因为时代在变。即便如今20岁的韩寒,原原本本地再次出现在你面前,你仍然无法保证自己会全然喜欢。

  而我仍然觉得中年的韩寒很帅。

  (编辑:咖啡糖)

  职业女性出品,转载请注明出处来源『职业女性』附ID:careerwomenmag